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六零俏軍媳 >第1465章 搏一搏

第1465章 搏一搏

小說:六零俏軍媳| 作者:秋味| 類別:都市言情

「多謝小姑子提醒了,這麼多年都是國家出計劃我們幹什麼?不用多動腦子,現在突然和外國人做買賣,還真的轉換一下思想,鬥智斗勇才行。」沈易玲看著她感激地說道。

「我也不想我們吃虧。」丁海杏黑著臉說道。

「小姑子說的我們要學習,可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怎麼樣才能突破眼前的困境。」沈易玲焦急地說道,「雖然完不成任務也沒什麼,可就是有些不甘心。」

「沒什麼?最多沒有話語權,靠邊站,坐冷板凳。從此一張報紙看半天,一杯茶水混一天。」丁海杏撇了下嘴,嘲諷說道。

她可不想大哥因為這個打擊抑鬱了,現在得好好的想想要怎麼做。

「呵呵……」沈易玲聞言苦笑道,「這也沒什麼?不用那麼忙了,也不用操心了。就踏踏實實的過日子唄!反正衣食無憂。」

「是啊!只是我哥從次以後眼神失去光彩,黯淡了下來,碌碌無為罷了。」丁海杏輕描淡寫地說道。

「別說了。」沈易玲捂胸口難受地說道。

「嫂子,那麼我們就要搏一搏。」丁海杏拉著她手,緊緊的攥著,眼神堅定地看著她道。

沈易玲抬眼看著清澈的目光中堅毅,慌亂的心看著她道,「能行嗎?」

「能!」丁海杏肯定地說道。

沈易玲升起雄心萬丈,「怎能未戰先怯呢!我們試一試。」

「嗯!」丁海杏開心地點點頭道,「大哥什麼時候回來。」

「初三。」沈易玲看著她說道。

「有兩天時間可準備。」丁海杏小聲嘀咕道。

「準備什麼?」沈易玲好奇地問道。

「說服你和大哥的利器。」丁海杏臉上浮現神秘的笑容道。

「小姑子要怎麼做?」沈易玲被她給勾的心癢難耐的問道。

「等著瞧好吧!」丁海杏笑眯眯地說道。

「這丫頭又賣關子,想急死我們不可。」丁媽拍著她的後背說道。

「媽,媽說出來你們感覺不出來,等回來我畫出來,直觀感受衝擊力更強。」丁海杏求饒地看著他們說道。

「那就等等吧!」丁媽只好說道。

「媽,您打的很疼耶!」丁海杏扭動著上身說道。

「我沒用勁兒啊!」丁媽低頭看看自己的手道。

「您這勞動人民的手能一樣嗎?輕輕一拍就是五指山。」丁海杏嘿嘿一笑道。

「你皮糙肉厚不怕。」丁媽隨口說道。

「呵呵……」大家都笑了起來。

氣氛一下子和緩起來了,終於有了除夕團圓的味道。

「我姑姑怎麼樣?」丁海杏看著老兩口不僅有些擔心地問道。

「沒有連累姑姑吧!」沈易玲跟著也憂心的問道。

「沒聽你姑姑說什麼?」丁爸看向丁媽問道,「你聽明悅說什麼了嗎?」

「沒有小姑子從來不跟我說工作上的事情,從她的臉色上我也看不出來什麼?」丁媽微微搖頭道,「不知道是我感覺的錯覺,小姑子這幾年越來越有當官的架勢了,喜行不怒於色。」

「咋地,那丫頭給你擺官威了。」丁爸聞言這眉毛立馬就豎了起來道。

「沒有,沒有。」丁媽擺擺手趕緊說道,「小姑子在家跟以前一樣,只是我能一眼看穿她,現在不行了。」突然感慨道,「功力深厚了。」

「呵呵……」丁海杏聞言笑了起來,「媽真會形容。」

「是真的。」丁媽重重地點頭道,「我看不透她。」隨即又道,「不過我倒是不擔心她,她的工作沒有變動,而且有上面有人,應該沒事吧!」

「媽說的是凌丹姝。」丁海杏眸底划過一抹幽光道。

「對啊!她回京了,不過她也得保證工作的執行力度,所以目前來說明悅是安全的。」丁爸眸光深沉地說道。

「其實身在體制內,無論有沒有運動,都是妖魔遍地橫行,猶如在懸崖邊上行走,不想墜入地獄,就得百鍊成鋼。」丁海杏感慨唏噓道。

「體制內果然最為歷練人。」丁爸有些擔心地看著他們道,幾個孩子多多少少都在體制內,在清水衙門還好,混吃等死,可是個個都有實權,爭鬥的暴風眼。

即使不出錯,多少人虎視眈眈的想把你拉下馬,真是容不得半分差錯。

丁海杏自然看的出丁爸眼中的擔心,可這保證的話說出來也沒有說服力。

身在局內,個個都是棋子,作為棋子你該高興,起碼有價值,而不是棄子。

難怪那麼多人不擇手段的努力向上爬。

「你們去睡吧!守夜我們來吧!」丁爸看著她們三個道,「不用陪著我們老兩口。」

「去睡吧!不然沒有精神,來拜年的過來的早,到時候你們想睡也睡不了了。」丁媽隨聲附和道,「不用陪著我們熬夜。」

「那我們去睡了。」丁海杏也不想這麼大眼瞪小眼的守著,目光看向沈易玲與紅纓道,「走,睡覺去。」

「這……」沈易玲看向丁爸、丁媽,她是兒媳婦,不是小姑子,在娘家可以這般的肆意。

「沒關係,去睡吧!」丁媽笑容溫暖地看著她說道。

「那好吧!」沈易玲點了點頭,起身道。

她們三人去睡覺了,丁爸、丁媽則除夕夜守了一晚,直到天沒亮社員們來拜年。

大年初一丁海杏領著孩子們去熟悉的人家拜拜年,就回來伏案作畫。

沈易玲則如往年一樣,去看曲中原他們,看著他們在杏花坡的日子過的倍滋潤,也放心下來。

日子過的再滋潤心裡不舒坦,不能從事自己喜愛的工作,這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

想重返工作崗位,沈易玲也是無可奈何,她自己的組織關係都沒恢復,工作也沒著落,真是無能為力。

只能寄希望政策的改變吧!

所以沈易玲從曲中原他們那裡回來,臉色自然是不愉。

丁媽問明情況後,寬慰她道,「小曲他們雖然不能重返工作崗位,但是學生也不少。依然是教書育人,只是專業性不強。」

「嫂子看開點兒。」丁海杏也勸說道,只是言語蒼白,乾巴巴的。

「嗯!」沈易玲也只好點點頭,不看開點兒,只能徒惹煩惱,鬧的誰心裡都不痛快。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