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之肥妹翻身 >第967章 做不到相守就離開

第967章 做不到相守就離開

小說:重生之肥妹翻身| 作者:無微不至| 類別:都市娛樂

攤開手心,米老伯塞進來的東西,是一塊碧綠色的雲紋配蝙蝠的玉佩。

雖然安沐不是很懂玉器,但是手裡這塊玉佩的手感和外形,一看便是價值不菲。

「米老伯,這東西我不能要。」

「姑娘,以後老米家就是你的了。這前門大胡同一共八間屋子,全歸你了,房產手續三天內會有人給你送來的,你放心。」

米老伯一邊說,一邊摸索著到了門口櫃檯的地方。

彎腰從櫃檯里的一個抽屜拿出一個早就準備好的背包。

「這是我老米家的徒弟,現在也歸你了。」

米老伯指著那個皮膚黝黑的男人交待道。

「米老伯——我……」

「好了,那我就走了。山水有相逢,如果有緣咱們還能見!」

米老伯背起那個軍綠色的背包,像是身後有鬼追一樣快速出了鋪子。

那敏捷的身影怎麼看都不像是個瞎眼老頭。

「現在怎麼辦?」

安沐拿著手中透心涼的玉佩一臉懵逼。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米老伯像是找了個冤大頭背鍋。

很不幸的是,她好像就是那個背鍋的?

司徒軒笑著說道「既然這裡是你的了,那你想怎麼辦都可以了。」

安沐「……」

「這米鋪我肯定不會經營,要不我直接賣了?」

安沐看了一圈,摸著下巴說道。

「您不能賣了這裡,只能找下一個有緣人接管這裡。」

站在一旁皮膚黝黑的那位徒弟開口了。

安沐看著這個皮膚黝黑,面無表情,大臂如同小樹一樣粗的健壯男人,問道「如果我一定要賣掉呢?」

「你賣不掉。」男人篤定的說道。

「如果我想要賣了這裡,就沒有賣不掉的。」安沐不喜歡這個回答。

她根本不信那個跑路的米老頭說的什麼有緣人。

安沐現在考慮的可能性是,這房產是不是有問題,比如贈予她之後就會把一大筆債務轉到她的身上。

這種贈予的坑人例子,安沐可是聽許雯雯說過呢。

想到這裡,立刻讓k拿來了工作的電腦,安沐給許雯雯說了下這裡的情況。

「安總,給我半個小時,我會查下這房產的情況。」許雯雯馬上開始處理這件事。

有了許雯雯處理,安沐放心了。

她抬眸就看到一旁看著她笑的司徒軒,嗔怪道「都是你,害我背鍋。」

「親愛的,這胡同我看過了,佔地位置特別好,如果改成一處大宅子非常好呢。」

司徒軒指著桌上的茶說道「或者改成一處茶館也很好,你說呢?」

說到了茶,安沐倒是有些心動了。

「到時候再看吧,等雯雯那邊來了消息再說。」安沐現在沒時間也沒錢來改造這胡同里的房子。

更何況,誰知道這房子有沒有問題,如果真給了她一身債,那她一定會直接賣了這地方還債。

「回去吧,我有點累了。」安沐起身說道。

她剛從凳子上站起來,就聽到皮膚黝黑的男人說道「你們要等我下,我得把後院的灶火給滅了。」

「等你?為什麼要等你?」安沐奇怪的問道。

那男人依舊用很認真地語氣說道「你現在是米家的家主,我自然是要跟著你了。」

米家的家主?

「等——等一下!什麼米家家主?」安沐頭頂上的黑線又冒出來了。

男人指了指桌上的那塊玉佩「這是米家家主才有資格拿的。」

「這個?」

安沐拿起玉佩,看到男人點頭,她立刻走過去塞進了男人手裡「那現在給你了,好了,你是家主了,以後別跟著我。」

「我並不是有緣人啊,這玉佩給我也是無用的。」

男人走到了安沐身邊,手一揚,那玉佩穩穩掛在了安沐的脖子上。

安沐甚至都沒看清楚那男人怎麼做的,反正等她反應過來,胸前多了個冰涼的玉佩。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能摘下這個東西,否則必有橫禍。」

男人說出的話配合他認真無比的模樣,讓安沐頭皮發麻。

司徒軒臉上的笑意褪下去了。

他之所以帶安沐來,主要還是看中了這胡同的地理位置,他是想要在b省給安沐找個安靜喝茶的地方。

他可不想看到她因為這裡受到威脅。

「k,請這位先生離開。」司徒軒下了命令。

「我不能走!」男人往後退了一步說道。

司徒軒輕哼一聲「我說要你走,你必須離開!」

話音落下的同時,k已經出手了。

對付手無寸鐵的人,k自然不會使用武。器。

「別擔心。這人趕走就好了。」

司徒軒握住了安沐的手。

他有些微涼的指尖落在她的手心裡來回摩挲,安沐手心一癢,緊繃臉上有了些笑意。

「你就是沒事兒找事兒。」

「這裡離學校近,把這裡改成你的地方方便些。」

司徒軒只是想為她找一處安靜又有特色的地方。

以前在安陽的茶館她就很喜歡,現在來了b省,他也一直惦記著這件事。

不過……

看了眼屋內纏鬥在一起的兩道人影,司徒軒的眸中閃過一絲冷意。

他沒想到那個米老頭附贈了這麼個棘手的男人。

「嘭——」

「乒乓——」

「啪——」

不過幾分鐘,剛才還整潔的米鋪,瞬間一片狼藉。

本就不怎麼結實的桌椅在兩人你一腳我一拳之下成了一地的柴火板。

還有地上黑色白色的米,更是撒了一地。

安沐不禁捏了捏眉心,埋怨的看了眼身旁的司徒軒。

此時司徒軒也有些意外,這個人竟然和k能打成平手?

米老頭真的就只是個賣米的嗎?

司徒軒突然覺得自己調查來的信息也許並不準確。

「嘭——」

又是一聲巨響,k的胸前結實的挨了一拳,直退到了櫃檯旁才止住步子。

「噗!」

他剛穩住身形,一口鮮血從嘴巴里噴了出來。

「k?!」安沐和司徒軒都驚呆了。

「我不想傷人。」出拳的男人捏著拳頭,抱歉的說道。

安沐打量了下這個男人。

和k打鬥了這麼半天,這個男人竟然連大氣兒都沒喘。

「為什麼一定要跟著我?」安沐示意瘋子扶住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