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三十一章

第七百三十一章

小說: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類別:仙俠武俠

董齊坤此時很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感覺。

汪血凝說的倒是擲地有聲,但問題是沒有的東西他怎麼拿出來借給你?

所以董齊坤只得無奈道:「汪兄,我沒有騙你,我是當真沒有什麼七大限。

江湖上那些傳言都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我董家弄出來,你我既然是老朋友,我還用得著騙你嗎?」

董齊坤說的如此誠懇,但汪血凝卻還是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

「好好好,董齊坤,想當初我算是瞎了眼,才交你這種朋友!

也罷,既然你不顧當年的情面,那好,今日你我恩斷義絕,從此之後,再無往來!」

看到汪血凝竟然還做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樣,董齊坤簡直想要開口罵人。

不過事情都已經發展到了這份上了,管他什麼恩斷義絕,董齊坤也徹底不在乎了。

不過就在此時,又是一個聲音傳來:「董家主對自己的朋友這麼狠心?老夫跟董家主你不是朋友,想要借閱一番七大限那上古典籍估計會更難的。

不過老夫是很講規矩的,七大限我也不看,我只是想要交易你董家的噬天蟲,放心,價格隨你開,老夫出得起。」

一名身材佝僂,面相醜陋,但卻穿著一身名貴華服的老者從黑暗中走出來。

看到這人,董齊坤和董家老祖的心中都是同時一沉。

『鬼蟲王』司徒擎,這位在西楚武林可不是什麼好惹的存在。

江湖上誰都知道拜月教的巫蠱之術天下無雙,但這江湖上除了拜月教外,其他人也是懂一些巫蠱之術的,這司徒擎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修為還不弱。

他本身便有著武道宗師境界的實力,甚至手中還握著幾隻被拜月教都稱讚過的強大蠱蟲。

甚至據說拜月教都曾經花大價錢來招攬司徒擎,但卻被司徒擎給拒絕了。

當然這拒絕的原因可不是因為司徒擎乃心懷正道,之所以拒絕拜月教的招攬,是因為司徒擎性格脾氣要比汪血凝更加的古怪暴躁,加入拜月教後,他自己都怕把拜月教給得罪死了,所以便直接婉拒。

以司徒擎的性格,他此時跟董家之人說話已經算是足夠客氣了。

司徒擎輕哼道:「董齊坤,我索性也就直說了,你們董家半點巫蠱之術都不懂,噬天蟲在你手中可是白瞎了,將其交給我,該有的東西我一樣都不會少你的。

而且你就算是想要將這東西交到拜月教去,你也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拜月教可不會因為你的噬天蟲就真把你當成是真的心腹,況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董家已經加入了正道聯盟當中,此時若是把東西交給拜月教,才是大大的不妥。

所以把噬天蟲交易給老夫才是明智的決定,我想你們董家應該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董齊坤一臉的無奈之色道:「別說噬天蟲,我董家什麼蟲都沒有,你們為何就不聽呢?」

司徒擎面色一沉:「你們董家這是準備死硬到底了?別給臉不要臉!老夫可是很少心平氣和的與人說話!」

司徒擎這話可不是囂張威脅,而是他本來的性格就是如此,看到好東西,直接動手搶就是了。

只不過因為對方是九大世家之一的高陵董家,動手搶怕是搶不過,所以他才心平氣和的想要交易,沒想到董家卻是不給他面子。

就在這時,楚休手持天魔舞,施施然的也走了過來,淡淡道:「董家主,有好東西不拿出來分享,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

昔日我上門來交易舍神玉,一種功法你不答應,還想要我數種功法,好啊,現在我答應了,只要你給我舍神玉,這些功法我都可以給你董家。

不過你們董家的七大限必須要借我一觀,你放心,我也是一樣不會把功法給泄漏出去的,我楚休雖然不算什麼好人,但這點信用還是會講的。」

一些大派中人派來的探子都在暗中觀察著這一切,看到楚休竟然都出現了,這些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董家這次可是鬧大發了,來的這幾位,可沒有一個易與之輩。

雲嶺谷主汪血凝在散修宗師裡面實力也不算弱,司徒擎的蠱蟲甚至都能讓拜月教稱讚,更別說還有楚休這麼一個在北燕攪起腥風血雨的魔頭。

他們三人齊齊逼宮,董家怕是不交出東西也不行了。

但出乎人預料的人,董齊坤卻是悲憤的大吼道:「我董家就他嗎的沒有什麼七大限!」

在場的眾人都是一愣,呦呵,這董家倒是夠硬氣的啊,這種時候還在堅挺呢,他們是認為自己加入了正道聯盟當中,便可以得到那些正道宗門的庇護了?

其他人紛紛在暗中搖了搖頭。

正道聯盟針對的只是魔道,若是發生了跟魔道宗門相關的事情,正道聯盟才會出手庇護。

而現在這純粹是董家的私事,就算有楚休出面,他也只是為了寶物而來的,跟正魔之間的衝突沒關係,那幫正道宗門吃飽了撐的才會管這種閑事。

楚休的面色一沉道:「董家主,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貪婪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不過我也不想惹事,之前我跟你說的那些功法全都作數,我再加上三門功法算是添頭,來換一觀七大限的資格,你看如何?」

董齊坤還想要說些什麼,但卻是被董家老祖給攔住了。

之前他們還懷疑這些事情是楚休搞出來的,不過現在看到楚休自己都信了,還信誓旦旦的跑來找他交易七大限,看來這件事情跟楚休還真沒關係。

但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感覺到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