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九七當軍嫂 >第三百四十四章:數學聯賽(四)

第三百四十四章:數學聯賽(四)

小說:重生九七當軍嫂| 作者:苑樹山| 類別:都市言情

飛機抵達京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三點,因為飛機餐的味道不是那麼美味,所以一行六人吃得很少。下了飛機被主辦方接到酒店放好行李後,酒店提供午餐的時間已經結束,六人只好在酒店附近找到一家餐館,馬馬虎虎的吃了一頓。

帶隊的姚副校長是個微胖的中年人,長相十分親和,在學校的還有一個彌勒佛的外號。這次學校派他帶隊,也考慮到他的性格能幫助學生緩解賽前情緒緊張的原因。

這次因為有京城一中與陽合三中參賽,帶隊的三人心裡已經不抱多大希望,只求能保住第三名就不錯了。三個學生裡面,姚副校長最看好的是沈邵,在確定參賽名單以前,他看過沈邵進校以來的學習成績。發現他幾乎每次考試成績都很優秀也很穩定,沒有出現過大幅度升降的情況,這就說明這個孩子不僅腦子夠用,自我臨場情緒調節能力也非常好。

「張莉,你今晚與孫琴老師住一個房間,」考慮到張莉與孫老師都是女性,姚副校長乾脆安排兩人住一塊,「沈邵與曾平兩個住一個房間,有什麼問題也能互相探討一下,不過晚上要按時睡覺,我跟蔣老師會來查寢的。」

沈邵跟其他兩個同學齊齊點頭,數學考試不想其他科目要死記硬背一些東西,所以也不需要熬夜背書。最多在空餘時間裡做幾道模擬題,發散一下思路。

一行人回到酒店,因為三個房間緊鄰著,所以也不用特意囑咐什麼,就各自回了自己房間。

曾平看著沈邵熟練的把帶來的東西整理好,就像是平時做慣了這些事情,便忍不住問道:「沈邵,你對收拾房間好像很熟練?」

「嗯,都習慣了。」沈邵抬頭打量了下酒店的環境,兩張床上的床單很乾凈,地毯看起來也很整潔,整體上很符合五星級的標準。這次比賽的贊助商可真夠財大氣粗的,全國各地一百多名參賽的選手,光住酒店費用都要花去不少。

曾平學著他的樣子開始整理自己的行禮:「聽說這次京城一中的學生也要來參加,你說咱們這次能考過他們嗎?」

「還沒考怎麼知道結果?」沈邵見他似乎有些緊張,便笑著安慰道,「不管能不能贏,我們只要考出自己的水平,就問心無愧了。」

不過顯然這句勸慰的話並沒有起到多少作用,曾平雖然點著頭,但是心裡的緊張半分不減。

第二天上午,數學聯賽的流程出來後,幾乎所有參賽的師生都捏了一把汗。

雖說是數學聯賽,但實際上並不是只做幾張考卷就行。這次的比賽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筆試,也就是做考卷,這部分就會淘汰掉百分之五十的學生;第二階段是考心算,監考老師現場出題,然後考生在限定的時間內回答出正確答案,前十名能進入第三階段的決賽;第三階段的比賽比較複雜,那就是監考老師會念出一百種物品的價格,然後隨機從裡面抽取五樣,讓考生在30秒內算出總價格,價格正確後,又必須在一分鐘內標出五樣物品各自的價格。

第二階段的比賽雖然難了點,但是好歹那還屬於正常人的範疇。可是第三階段的比賽,那簡直就是在篩選天才。

姚副校長聽說比賽流程後,就急得出了一腦袋的汗,不過當他見京城一中的校長也跟自己一樣傻眼後,又覺得痛快起來,至少京城一中這次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京城一中校長似乎猜到了姚副校長的想法,於是在心裡冷笑一聲,手下敗將也好意思在他面前裝蒜,這芙蓉三中在他們省內充作老大還行。到了全國,只要有他們京城一中在,就永遠沒有他們什麼事。

想到這,他心裡嘆了口氣,這次如果那位顧二少願意來參賽就好了,他們學校拿冠軍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不過也有學校向主辦方抗議,說第三階段的比賽與數學沒有多少關係,結果卻被主辦方一句「算賬是數學知識基本運用方式」給堵了回去。

主辦方說得沒錯,第三階段考的試確實與算賬有那麼點關係,可是重點明明不是算賬,是考記憶力啊!

抗議無所,到了最後所有學校幾乎都抱著其他學校學生不一定也能記住價格的心態,讓自家學生去參加了第一階段的卷面考試。

卷面考試結束的第二天下午,成績就出來了,沈邵與其他兩個同學都順利的通過第一階段考試,姚副校長與兩位老師都鬆了口氣,好歹第一關順利通過了。

看到成績後,姚副校長為了緩解三個同學的考前緊張情緒,就讓兩個老師把三人帶出去玩玩,沒準今天心情好了,明天心算比賽時,也能全員通過。

沈邵跟著老師出了酒店,發現現在的京城與他後來記憶中的京城有些不同,但是唯一不變的就是屬於京城的繁華與厚重。

街道上的人來去匆匆,沈邵手裡捧著老師給他們買的奶茶慢慢喝著,偶爾欣賞一下街道旁邊某些具有鮮明特色的建築,悠閑得像是出來旅遊的。

「沈邵,你看!」走在他身邊的張莉扯了扯他的袖子,偷偷指了指前面停著的幾輛黑色賓士車,「好多賓士車。」

沈邵聞言望去,發現前方停著不少賓士車,並且每輛賓士車旁邊都站著一個身著西裝的保鏢,似乎是在等待什麼人出來。

正這麼想著,就見一行人簇擁著三人朝車這邊走,走在前面的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他身後還跟著一大一小兩個男孩子,大的一臉笑,小的毫無表情。

等這三人坐進車裡,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