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深夜,瑞典最繁忙的交通樞紐上,車輛川流不息,宛如一條蜿蜒的長龍。

一輛白色沃爾沃S80低調行駛在其中,並不十分顯眼,唯獨那三位數的獨特車牌,顯示著這輛車的不簡單來歷。

沃爾沃,與瑞典皇室有著不解之緣的豪車品牌,時常出現在瑞典皇室婚禮、迎接賓客等重要場合,可以說是瑞典皇室的指定用車。

眼前這車正是一輛貨真價實的瑞典皇室迎賓用車。

此時,在這輛車後排,一位二十餘歲的黑髮青年視線迷迷糊糊,正處於半醉半醒的狀態,但從他微微翹起的嘴唇,便能發現他此時心情很不錯。

數個時辰前,他站在所有學者心中的聖地——斯德哥爾摩音樂廳,從瑞典國王手中接過全球最具有含金量的獎章和證書,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以二十三歲之齡,榮獲諾貝爾化學獎的學者。

而他現在,則是剛從有著「世界上最擁擠晚宴」之稱的諾貝爾晚宴現場離開。

以二十三歲之齡,奪得這項全球最高獎項,用「人生贏家」這個詞來形容他,再正確不過,他已經能夠想像今後的「奢華」生活了。

便在他遐想的時候,前面駕駛座的瑞典皇室特派駕駛員,一位身穿得體侍服,將車開得四平八穩,一看便知擁有豐富駕車經驗的瑞典男子,忽然,額頭冷汗直冒,滿臉驚慌叫道。

「Sir,the?brakes?are?out?of?order!!!」

「what……?」

聽到這具英文,青年亡魂皆冒,一身的酒意消散大半,不敢置信地大吼道。

而這卻成了他在這個世界最後的聲音,隨後,他便見自己所乘坐的轎車宛如離弦之箭般衝出十字路口,與一輛迎面駛來的大型貨車,宛如彗星撞月球般,劇烈地撞擊在了一起。

……

「啊!」

一位頭上裹著帶血紗布的少年驚叫著睜開眼睛,眼中儘是驚慌之色,而後毫無猶豫地一個側翻向旁邊躍去。

咚!

少年重重摔在了木質地板上,發出一聲劇烈聲響,而且還是頭先著地那種。

「啊——」

少年尖叫,但這次卻不是驚惶,而是殺豬般的痛哼。

原本他的頭上就帶傷,此時又再次頭撞地,簡直傷上加傷,頓時,宛如針扎的疼痛一波波傳來,讓他疼得眼淚鼻涕都快要流出來。

「該死,該死,這……究竟怎麼回事?」

雙手使勁地抱著頭,良久之後,頭上的疼痛才有所減弱,少年目光狐疑地打量向四周。

陳舊的木質地板。

鋪著做工粗燥毛毯的床。

磚石堆砌的牆壁。

全木質的窗戶。

已經褪色的書桌。

幾本羊皮書籍。

以及一盞老古董般的油燈。

「這,這裡……是哪?」

醫院肯定不可能,連基本的醫療設備都沒有,顯然這裡不可能是醫院病房。

那麼,這裡又是哪裡?

自己之前不是遇到車禍了嗎?怎麼會忽然間到了這個地方?

便在他如此想著的時候,立即發現自己腦中多了許多陌生記憶,不,不應該說是陌生記憶,倒不如說是本不應該是他的記憶。

「名字叫肖恩.坎貝爾,十五歲,是尼奧騎士學院的學生,跟人決鬥受傷……」

「呃,還有半個月就要被強制退學,難怪不得被別人一激就應戰了……」

一股股記憶,頓時如潮水般湧現。

記憶包含了一位叫肖恩.坎貝爾少年的成長經歷,不過時間越近,便越是清晰,而越遠則越是模糊,極度的真實,便宛如是他自己親身經歷過的般。

不好的預感在心中升起,他連忙打量現在的自己,頓時目瞪口呆。

「這……這不是我的手!」

一身略顯陳舊的細麻布材質衣褲,胸前有著開襟,腳上則是穿著一雙短筒襪。

而那一雙手,比成人略小,且滿是厚重的老繭,最重要的是,這雙手皮膚白皙,根本不是黃皮膚,顯然這雙手並不是他的。

「穿越……?」

一個詞從他腦中蹦出。

作為生活在信息大爆炸時代的人,自然知道穿越為何物,但令他想不通的是,那些穿越的傢伙不都是在現世混得不如意的嗎?

自己這個眼看就要過上「奢華」生活的諾獎得主,再怎麼看也不像是在現世混得太慘,怎麼就趕上了穿越的浪潮?

自己可還沒來得及享受美好生活呢!

「這裡的建築似乎都帶有歐洲中世紀風格,這裡難道是歐洲中世紀?」

作為一位學者,這種時候,他比普通人更加冷靜,知道穿越已成事實之後,他開始嘗試通過腦中記憶對這個世界進行初步探索,希望找到盡量對自己有用的情報。

忽然,他臉色一陣煞白,因為他從腦中記憶了解到,百年前,這個世界曾經遭受過一場空前瘟疫,世界超過三分之二的人都死在了那場瘟疫中。

「這,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是……黑死病?運氣不會那麼差吧,剛好穿越到了黑死病肆虐的時期?」

黑死病,曾經肆虐在歐洲大地上的恐怖瘟疫,又被稱作大滅絕、大瘟疫,具有可怕傳染性,前前後後總共爆發多次,造成大量的人口死亡,許多城鎮更是成為無人城鎮,一度讓歐洲人的平均年齡從四十歲銳減到二十歲,可見這種瘟疫的可怕。

最麻煩的是以當時的醫療條件,只要身染這種瘟疫,幾乎無葯可治,就跟現在的艾滋病沒有什麼兩樣,但破壞性卻比艾滋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