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四十一章 頭狼

第四十一章 頭狼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一劍擊斃這隻狼形野獸,肖恩並沒有停留,而是向著打鬥聲傳來的方向趕去,既然會有狼型野獸竄進營地,而且這麼久也沒有商隊護衛趕來救援,那便代表著那邊的情況恐怕也不容樂觀。

而當肖恩趕到時,見到便是眼前一幕。

一群三十餘人的護衛正與二十多隻狼行野獸僵持,有些是兩人共同圍攻一隻狼型野獸,還算輕鬆,而有些則是一人獨斗一隻狼型野獸,抵擋的就頗為艱難了,宛如航行在波濤洶湧大海中的一艘小小帆船,隨時都有翻船的危險。

這二十多隻狼型野獸跟肖恩剛才擊斃的狼型野獸幾乎一模一樣,都有著油黑的皮毛,兩米有餘的身長,眼中那綠光幽幽的光芒,看得人一陣心悸。

但這不是最令人心悸的,最令人心悸的是,在這二十多隻狼型野獸當中,還有著一隻不同於其他狼型野獸的狼。

它有著超過三米的身長,體型壯碩如牛犢,配合上它那一身黝黑的皮毛,在夜色中,簡直宛如移動的小山包。

這顯然是一隻頭狼!

此時,正有一位手持砍刀的壯漢與這隻頭狼僵持著。

壯漢身高接近1米8,在這個世界,這種身高,只能算是平均水準,算不得多高,但是在他那不足1米8的身高之下,有著的是宛如岩石質感的肌肉,一塊塊宛如疙瘩般隆起的肌肉,將他不足一米八的身高填充得臃腫起來。

肖恩認識這個壯漢,因為他便是這隻護衛隊的隊長,也就是那位管事口中的修習有騎士法的人,如今從對方使用的武器看來,對方所修習的騎士法應該是刀類騎士法。

昂!

一聲震耳欲聾的嘶吼,那身長超過三米的頭狼,仰天長嘯一聲,而後張開血盆大口,猛地一個前撲,向著壯漢撲殺而去。

迎接他的是壯漢的一記重刀。

壯漢顯然是有不俗實力的,否則也不可能會得到商隊管事以及其他護衛的信任與敬重,見到撲來的頭狼,他手中的厚重長刀,帶著勢大力沉的氣勢,劈砍在了這隻頭狼的頭上。

鐺!

長刀撞在頭狼頭顱之上,卻是傳來精鐵交集般的聲響。

頭狼被長刀劈中的腦袋上,並沒有預料當中的巨大傷口出現,只有一絲淡淡的血痕,宛如擦傷似的,相對於頭狼那巨大的體型,簡直可有可無,類似的傷勢,來上幾百次,恐怕也不能讓它斃命。

「好強的防禦!」

見此,肖恩面色肅然,眼前這隻頭狼顯然比他剛才擊斃的那隻狼型野獸強悍太多。

特別是那身防禦簡直駭人。

壯漢一砍刀劈砍在上面,居然僅僅是留下些許宛如擦傷的傷勢,這種防禦絕對比數月前他試煉時遇到的那隻屍偶的防禦都要強悍。

唰!

硬扛著壯漢的砍刀,頭狼撲到了壯漢身旁,一隻粗大的前爪伸出,五根幽幽利爪宛如五把鋒利的彎刀,向著壯漢抓去。

嘭!

壯漢舉刀橫擋,擋住了這隻利爪,但從利爪上上傳來的巨大力道,卻是讓他控制不住身形,直接被撞得向後滑了出去。

顯然這隻頭狼強悍不僅僅是身體防禦,它那一身力氣,相較於它的防禦也是不逞多讓。

這絕對是一隻能全面碾壓屍偶的野獸,無論是防禦還是力量!

憑藉著豐富的搏鬥經驗,壯漢迅速調整重心,而後重整旗鼓,再次與頭狼對峙起來,只是他的臉上卻是有著一絲揮之不去的焦急。

就在剛才,他分明看到一隻狼型野獸闖入了營地當中,而他自己卻被這隻實力最強的頭狼拖住,分身乏力,根本沒有時間前去救援。

他目光不由望向商隊的其他護衛,卻見他們面對二十餘只狼型野獸的攻擊,抵擋得也是頗為艱難,他心中不由暗叫糟糕。

以那隻狼型野獸的實力,營地中那群非戰鬥人員,是絕對抵擋不住的。

他已經能夠想像那群人的凄慘結局了。

啪,啪,啪!

忽然,他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他回頭望去,便見一個少年正手持騎士劍走來,正是那四位客人當中的一位。

雖然奇怪,對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過他還是大聲提醒道。

「快走,趕緊離開這裡!」

雖然這隻頭狼已經被他拖住,但他也是頗為艱難,稍有不慎,便可能被頭狼突破,而如果這隻頭狼突破他的封鎖,第一個遭殃的必將是眼前這個少年,所以他才會大聲呵斥對方離開。

昂!

但是他的提醒顯然已經晚了,在他發現少年的時候,頭狼也發現了少年,碧綠的眼中閃過著幽芒,頭狼猛的一個前沖,直接憑藉著強悍的身體防禦,將壯漢連同他手中的刀一起撞得偏移開來,而後快速向著少年撲去。

「小心!」

自己的防守被頭狼突破,壯漢面色大變,轉身狂追頭狼的同時,大聲向著少年喊道。

奈何,他的速度根本不及這隻頭狼,不僅如此,那個少年似乎也被衝來的頭狼嚇破了膽,居然沒有向著旁邊躲閃,雖然躲閃也並不一定能躲閃開來。

嗷!

見獵物居然沒有躲閃,頭狼興奮的咆哮一聲,張開了它那能將少年腦袋一口吞下的血盆大口,儼然是想將少年的腦袋一口吞下。

「該死!」

壯漢心中焦急不已,他已經能夠想像,少年究竟會有何等凄慘的下場。

眼見著這個與自己孩子年齡差不多的少年就要死在自己面前,壯漢心中宛如火山般憤怒,同時又是一陣強烈自責。

眼前的少年恐怕是被竄入營地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