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四十三章 殺狼

第四十三章 殺狼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望著眼前的頭狼,肖恩面色肅然,借著營地火把的光芒,能見到對方身上,有著十餘道傷口,這些都是他在對方身上留下的,但即便如此,他臉上也沒有絲毫喜色。

這種傷勢,對於普通人來說光是流血,便足以讓對方虛脫甚至死亡,但對眼前的頭狼來說,顯然並不適用。

對方的體型實在太過龐大,在普通人身上看起來足以稱作重傷的傷口,在對方身上,卻只能算是小傷,在緊繃的肌肉擠壓下,幾下就停止了流血,想要讓對方流血而死,根本不可能。

他不是沒有攻擊過頭狼咽喉這處致命弱點,但是頭腦的狡猾超出想像,每當他攻向對方咽喉時,對方都會憑藉著速度躲避開來,即便是躲避不開,也會用身體防禦最為強悍的部位,以最小的代價,擋下他的劍。

顯然,眼前的頭狼擁有極其豐富的戰鬥經驗,這很好理解,作為野獸,自一出生開始,便與各類野獸廝殺爭奪生存的空間,頭狼能脫穎而出,成為這群狼型野獸的首領,戰鬥經驗又豈會缺乏。

「看來必須動用劍法了。」

望著眼前這隻狡猾的頭狼,肖恩心中自語道。

對於一位修習騎士之法的人來說,他們最強的時候,便是他們動用自身騎士法的時候,這一點,對於任何修習騎士法的人來說,都是適用的。

因為不動用騎士法時,他們至多能發揮出六分、七分實力,但若是動用騎士法中的招式——也就是騎士法的發力技巧,則可能發揮出八分甚至九分、十分力,所以才會有騎士法也是戰鬥法這一說話。

銀霜初雪!!!

配合銀霜騎士法的獨有呼吸節奏,銀霜騎士劍法第二式劍招被肖恩使出。

一瞬間,他的劍變得極其凌厲,宛如冬季當中的寒霜般,彷彿能將眼前一切都凍僵延緩。

咻!

在夜色中,反射著銀色光芒的劍光,向著頭狼咽喉刺去。

望見刺來的長劍,頭狼巨大的身軀一扭,詭異地向著旁邊躲避開來,動作之靈活,簡直宛如一隻猿猴。

這樣的交鋒,已經不下十餘次,所以它已經很有經驗,並自信能憑接著這樣的躲避躲開這個人類的武器。

但就在下一刻,他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嘶吼。

這道原本應該被它躲避開來的劍光,居然在它躲避開之前,便已經劈到了它面前,而且還是瞄準了它身上防禦最為薄弱的脖頸。

若非關鍵時刻,他以利爪抵擋,此時,對方的武器恐怕已經讓它受創甚至死亡。

但就算是以利爪擋下了這道劍光,它依舊出奇的憤怒,因為它擋下這一劍的左前爪,儼然已經受了重傷。

對,是重傷,而不僅僅是受傷!

動用了騎士劍的一劍,威力自然不是之前的攻擊所能堪比的。

若說之前的攻擊,發揮出了肖恩六成威力的話,那現在便是九成。

威力比之前強了太多,一劍劈下,直接破開頭狼的狼爪,而後更是入肉三分,差點將它整隻爪子劈成兩半,這種傷勢,即便是相對於體型巨大的頭狼來說,也算是頗為嚴重的傷勢了。

嗖!

憤怒的頭狼,眼中閃動著凶色,後退猛地蹬地,然後巨大的身軀撲了起來,快速向著肖恩撲去。

完好的右前爪,露出五根鋒利利爪,帶起一道森寒弧線,自上而下,向著肖恩劈下。

嘭!

迎接它的是,肖恩另一式騎士劍法——銀霜奔雪。

早在騎士劍差點將頭狼左前爪劈成兩半的時候,肖恩便已經在提防著頭狼的凶性大發。

此時對方撲來,可以說是正中他的下懷。

銀色的騎士劍宛如從雪峰奔涌而下的雪崩般,撞在頭狼的右爪上,而後同樣的入肉三分,跟之前的那一劍幾乎沒有兩樣。

嗷!

兩隻前爪都受傷,頭狼眼中凶性更是大發,不再顧兩隻前爪上的傷勢,發著狠勁,向著肖恩快速撞去,儼然是想用她那巨大的身軀將肖恩撞飛。

這一瞬間,給肖恩的感覺,簡直宛如一亮坦克壓過般。

嗖!

面對如此巨大體型的頭狼的衝撞,肖恩自然是不敢硬抗,只得選擇暫避鋒芒,不過躲避的過程中,他手中劍,卻又一次削了出去,同樣用上了銀霜騎士劍法。

噗嗤!

這一次瞄準的不再是頭狼的脖頸,因為即便瞄準頭狼的的脖頸,頭狼也會揮爪抵擋,所以他這次,直接削向了頭狼受傷的左爪,而且在他精準的劍術控制下,這一劍居然是瞄向之前那一道傷口的。

噗!

肖恩的騎士劍劈砍在頭狼的左爪上,而且直接與之前那道傷口重合,然後他便感覺自己的劍雖然受到莫大阻力,但還是直接一穿而過。

啪嗒!

帶著三枚鋒利爪子的半邊狼爪掉在了地上,他居然直接將頭狼的半截狼爪削了下來!

昂,昂!

半截狼爪被削了下來,頭狼痛那叫仰天長嚎,宛如發狂了般,一口向著肖恩咬去。

此時此刻,它已經顧不得這樣會不會被肖恩抓住機會,偷襲到弱點,它此時所想的,僅僅是要將眼前人類撕碎。

見到已經凶性大發向自己撲來的頭狼,肖恩眼中閃動著冷色,快速閃躲開來的同時,手中的劍也對著頭狼的脖子劈砍下去。

噗嗤!

肖恩與頭狼交錯而過,交錯而過的一剎那,他手中的騎士劍抹過了頭狼的脖子,深深的陷入了其中,然後又拔了出來。

殷紅的血不斷從頭狼脖頸出噴涌而出,頭狼裹挾著慣性前沖了幾步,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