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五十九章 爭奪

第五十九章 爭奪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眾所周知,阿塞城曾經有十大家族,而現在則是九大家族,但事實上,在這九大家族之上,還有一個家族,它居於所有家族之上,那便是喬伊斯家族。

喬伊斯家族,一個有著百多年歷史的男爵家族,其先祖是一位有著戰功的正式騎士,被王國授予爵位的同時,更是被封賞了一塊領地,而這塊領地,便包括阿塞城在內。

所以說,喬伊斯家族才阿塞城真正的主人,其他的九大家族,雖然名字響亮,但事實上,對阿塞城沒有絲毫支配權。

而每年的利益分配,便是喬伊斯家族將一些能賺取豐厚利益的「行當」,委託給這九大家族經營,從中進行抽成的過程。

這種經營管理方式,跟中國古代的「地主」頗為相似,但許可權卻更大,不但在領地內擁有生殺予奪的權利,而且所經營管理的範圍也更廣,不僅僅是農耕,更是包括礦產開採、商業貿易等其他能賺錢的行當,都能夠管理。

而九大家族便是直接從喬伊斯家族手中接取「委託」,每年扣除應上交的抽成,其他的便是他們所賺。

當然,這其中,自然是有著許多門道,有賺錢多的,自然也有賺錢少的,如農耕之類的,賺錢便比較少,而與之相對,礦產開採則是富得流油。

所以每年年初,有資格從喬伊斯家族手中接取「委託」的家族,都會想盡辦法爭搶收益巨大的「委託」。

「端上來!」

隨著城主奧蘭多.喬伊斯的話,一位身穿黑色管家服的男子端著一個整齊擺放有九份皮革文書的托盤走上前來。

而見到這九份皮革文書,九大家族的家主眼睛都直了,目光直勾勾的望著這些文書。

這九份文書,便代表著喬伊斯家族的九份委託,每一份委託,都有著喬伊斯家族的相應授權,只是委託內容不同罷了。

「你們先傳著看一下吧!」

對於這種熾熱的目光,城主奧蘭多.喬伊斯早已見慣不怪,讓九大家族家主傳遞瀏覽之後,便靜靜地等待著。

接過文書,九大家族一個個瀏覽傳遞著,很快,便傳到了坎貝爾家主布羅德手中,肖恩與優娜也湊上前去觀看。

發現委託的內容挺多,有農耕的,有草原畜牧的,也有鐵礦開採的,總之種類很多,被分別寫在了九份委託書上,不過很明顯,不同委託書上的委託,獲得的收益是不同的,有些的差別更是極大。

如農耕委託與鐵礦開採委託,兩者之間的收益差距絕對數倍不止。

「好了,開始表態吧,第一份委託,城東30里爾雲山的鐵礦開採,哪一個家族願意承包?」

見委託書已經在九大家族家主手中傳了一遍,城主奧蘭多.喬伊斯開口道。

「稟城主大人,我安修斯家族想接取這份委託。」

他這話一落,一個身寬體龐,看起來頗為富態的中年男子,立即表態道。

「稟城主大人,我菲爾丁家族也想接取這份委託。」

與安修斯家族幾乎同時,另外一個家族的家主也開口道。

對這兩個家族,肖恩有所了解,若說阿塞城九大家族中哪兩個家族最強,那無疑是安修斯家族與菲爾丁家族。

兩個家族都是擁有極其深厚底蘊的家族,是九大家族中最為古老的兩個家族,族中坐鎮的見習騎士,更是在20多年前便已經是見習騎士,據聞距離正式騎士,也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除了城主府的那位正式騎士,能壓這兩個家族一頭之外,其他家族,都不是這兩個家族的對手,所以,每年礦產開採這最賺錢「行當」的委託,一般都會在這兩個家族中產生。

「還有哪個家族對礦產委託有興趣?」

見安修斯家族與菲爾丁家族先後表態,城主奧蘭多.喬伊斯點了點頭,目光望向剩下的七大家族,但卻久久沒有得到回應,畢竟不是任何家族都敢跟這兩個家族死磕的。

不過就在眾人都以為,今年的礦產開採又將在這兩個家族中產生時,一個意外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稟城主,坎貝爾家族也想接取這份委託。」

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目光都不由望向了坎貝爾家主布羅德,不過很快便越過了他,望向了站在他身後的肖恩,因為剛才說出這話的便是他。

別說其他人,便是坎貝爾家主布羅德也因為肖恩這話一陣愕然,不過他很快便反應過來,臉上顯出焦急之色,望向肖恩道。

「肖恩,你……?」

他實在有點不明白肖恩如此做的原因。

雖然他的確是想靠著肖恩見習騎士的實力,為家族奪得一份更好的委託,但也沒有想過去爭奪礦產開採。

雖然這份委託利潤是最大的,但爭奪這份委託的兩大家族,實力實在是太強,根本不是坎貝爾家族所能堪比的,即便現在肖恩已成為了見習騎士,也不行。

畢竟別人家族的見習騎士,已經成名20餘年,距離正式騎士都已經不遠,他不認為,這樣的實力,是肖恩能夠堪比的。

「小弟,礦產開採爭奪太激烈了,我們還是……」

即便是幫助家族打理家族產業兩年,已經能自如應對各種突發情況的優娜,也是面色微驚,她實在沒有想到,肖恩如此大膽,居然敢打礦產開採的注意,於是趕緊委婉出聲,想要打消肖恩爭奪礦產開採的念頭。

「父親,姐姐,我只是試一試,即便不成,也不會有損失……」

肖恩以試一試為借口道。

但事實上,他心中是有一定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