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六十五章 朗伯的請求

第六十五章 朗伯的請求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此時,餐廳門口,正聚著一群人,有些人是之前店裡的食客,而有些人則是大街上看到有熱鬧看,過來湊熱鬧的。

他們中,有著一個身穿黑色皮毛大衣的男子,正是眼神兇惡男子口中的那個用黑色斗篷遮面的男子。

「居然有見習騎士的實力,這份報酬可不好拿!」

見到肖恩輕鬆擊敗三人,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將黑色大衣的領子翻起,將他的臉完全遮住,然後轉身擠出了人群。

他叫黑狐魯薩,這不是名字,而是他的外號,之所以會有這樣一個外號,是因為他狡猾如狐狸的性格。

每次動手之前,他都會對動手的對象進行極為詳細調查,甚至讓人試探動手對象的實力,然後再制定周詳暗殺計劃,所以他暗殺的成功率一直很高,久而久之,便有了黑狐魯薩這樣一個稱號。

那三個一臉凶樣的男子便是他花錢弄來試探肖恩實力的,結果也正如他預料般,的確試探出了肖恩的「實力」。

「抱歉,是我連累你們了!」

將三人趕走,肖恩面帶歉意地望向摩爾與朗伯。

「沒事。」

莫爾搖了搖頭,說道。

「看來你被人盯上了,小心一些。」

「嗯。」

肖恩鄭重點頭,對於莫爾口中的「人」,他心中已經隱隱有所猜測,整個王都,會派人對付他的,恐怕也只有那位伯爵子弟華萊士了。

去年,對方不知道什麼原因,忽然間離開學院,直到年末都沒有歸來。

不過對方也不是沒有留下對付他的手段,本森與撒克里便是他留下來對付肖恩的手段,只是對方沒有想到都是,肖恩的實力會成長那樣快,很快便超出了威爾科。

「肖恩哥,你太強了!」

當肖恩目光望向朗伯時,卻是意外發現這個靦腆少年,正雙眼放光的望著他,眼中儘是崇拜之色。

「額,還好吧!」

蕭恩面露好笑之色,沒想到這個靦腆的少年,居然對戰鬥有如此大的興趣。

經過這檔子事,三人也沒有繼續在店內用餐的想法。

雖然,被砸爛的桌椅已經被那三個人賠償了,但看店長望向肖恩三人那幽怨的眼神,三人便知道,估計這家店以後是不會歡迎自己殺人了。

三人就近找了一個餐廳,草草的解決了這一頓,然後便返回了學校。

兩天後,尼奧騎士學院開學,教師還是以前那個教師,班上學員都來了,除了本森。

教師第一時間便將本森未歸的消息上報到學院,見此,肖恩知道,學院要開始調查本森的事了。

不過他並不擔心,坎貝爾家雖然覆滅了亞當斯家,不過卻並沒有對本森做什麼,而亞當斯家,卻不在學院的保護範圍內,所以學院應該是不會追究坎貝爾家責任的。

果然,幾天後,他雖然被學院叫過去問話,但卻沒有對他與坎貝爾家進行處罰,顯然學院已經調查清楚了一切。

不過有一件事卻是令他挺意外的,調查的人告訴他,半個月前,本森曾經出現在王都倫德家族莊園,不過隨後就消失了。

倫德家族,自然是華萊士所在的家族,沒想到,本森居然躲過了坎貝爾家的監視,而且還來到了王都,至於對方找華萊士,恐怕是想讓華萊士替他報仇,只是不知道華萊士有沒有答應。

如果有,那就真的有點危險了,他立即寫信詢問坎貝爾家情況,卻是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既沒有遭到莫名襲擊,也沒有找到什麼勢力打壓,肖恩心中不由鬆了一口氣,看來華萊士沒有對坎貝爾家動手,至少是暫時。

不過這件事卻是給他敲醒了警鐘,即便有著學院的庇護,對方也不是完全沒有對付他的辦法,他心中對於提升實力的迫切感又急了幾分。

一日中午,剛睡了午覺起來的肖恩房門被叩響了,肖恩打開門,便見到莫爾出現在門口,與他一同的,還有一個靦腆少年。

少年正是朗伯,他一身尼奧騎士學院的黑白騎士裝,腰間掛著騎士劍,顯然已經開始了劍法的修行。

「找我有事?」

肖恩疑惑地望向莫爾,對方很少在這個時間點來找自己的,因為對方知道,自己這個時間,一般都會開始修鍊了。

「不是我找你,是他找你!」

莫爾無賴地聳聳肩,指了指旁邊的朗伯道。

「朗伯,好久不見,找我有什麼事嗎?」

蕭恩目光望向朗伯招呼道。

「肖恩哥,我想請你教我劍法。」

朗伯搔了搔頭,不好意思地開口道。

「劍法?也是,你現在應該也開始銀霜騎士劍法的修習了,沒問題。」

肖恩恍然,一口便答應了。

訓練的時候順便指點一下,也費不了多少時間,再說,以他與莫爾的關係,照顧一下對方表弟,也是理所當然。

三人向著肖恩平常修鍊的小樹林而去。

小樹林中,肖恩目光望向略顯忐忑的朗伯道。

「你先向我演練一下銀霜騎士劍法吧。」

「是。」

南伯緊張地應了一聲,開始演銀霜騎士劍法,一劍又一劍,模樣極其認真。

「這……」

望著對方演練的銀霜騎士劍法,肖恩面上沒有什麼變法,目光卻是略微側頭望向旁邊的莫爾。

察覺到肖恩的目光,莫爾無奈一嘆,略微搖頭。

見此,肖恩心中已經有數,不再做聲,默默看著朗伯將整套銀霜騎士劍法演練完。

望著一套銀霜騎士劍法下來,已經微微出汗的朗伯,肖恩略微猶豫,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