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七十章 荒野試煉開始

第七十章 荒野試煉開始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明天出發,全員不得缺席。」

一眾學員面前,教師喬叟語氣嚴肅開口道,而聽到他的話,不少學員呼吸都慢了半拍,該來的終究來了。

在這兩個月的針對訓練中,所有學員都意識到荒野試煉即將開始,而如今,便是真的開始了。

荒野區,屍偶的樂園,在那裡除了屍偶,還是屍偶。

其他生物一旦出現在那裡,便會立即遭到屍偶發狂般無止盡的襲殺。

百年前那場席捲全人類的巫毒之災,人類雖然最終挺了過來,並沒有被巫師一族滅族,但也因此失去大半領土,而這失去的領土,便是如今的荒野區。

可以說,荒野區便是人類之痛。

見到它,便會讓人不由想起百年前的那段悲戚的歷史,超過三分之二的人類死在了那場空前的災難中,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損失最慘重的一次!

「終於要開始了!」

與其他學員懷著緊張與忐忑心情不同,當聽到教師喬叟這話時,肖恩心中卻是不由露出一絲喜色。

他早已在期盼這一天的到來了。

對於其他人來說,屍偶是極度令人噁心與危險的怪物,是絕對不願意碰到的東西,但對於肖恩來說,屍偶身上卻是蘊藏著「機遇」,是能讓他實力短時間內更進一步的「素材」。

自上次遇襲之後,他便再也沒有遭到過襲擊,但深深的危機感,卻縈繞在他心間,揮之不去。

為此,這段時間,他加緊修鍊,幾乎從沒有懈怠過,實力快速增長,力量已經達到五千斤。

一月增長一千斤左右,這個增長速度,簡直恐怖,他敢說,整個尼奧騎士學院,沒有誰的實力增長速度能快過他,即便是泰特斯.柯克也不行,如果對方有這種增長速度,那此時便已經不再是見習騎士,而是正式騎士了。

但即便如此,他仍舊覺得還不夠,因為他擔心,下一次來的暗殺者,將會是正式騎士,畢竟之前那個暗殺者,便已經接近正式騎士,下次派來的人,不可能會比之前那人還弱。

如果僅僅是普通的正式騎士,肖恩自信即便不敵,也可以逃脫,怕就怕來的暗殺者是一位老牌的正式騎士,那就真的危險了。

正式騎士與正式騎士之間,實力同樣是有著巨大差別的。

力量突破萬斤,初入正式騎士的人,被稱作下位騎士,而往上,力量突破3萬斤,便被稱作中位騎士,而再往上,力量突破6萬斤,則是會被稱作上位騎士。

如今的肖恩,速度方面,也就相當於普通下位騎士,如果來的是巔峰下位騎士,乃至以上,他恐怕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他不是沒有想過先下手為強,只是無論是尼奧騎士學院還有對方背後家族都是一道坎,除非他殺了人之後便遠遁其他王國,否則的話,只能隱忍。

第二日,尼奧騎士學院門口,一支足有兩百餘人的隊伍,從尼奧騎士學院出發,浩浩蕩蕩,向著王都之外而去。

他們統一穿著黑白相間的騎士裝,騎著卡洛王國特有的以耐力驚人著稱的紫棕馬,正是肖恩所在的四年級全體學員。

當然,並不僅僅是四年級全體學員,在學員當中,也能看到一位位身穿紅色皮甲的成年人,都是學院的正式教師,除了帶班的教師外,學院更是額外增派了數位教師同行,為的便是在荒野試煉過程中,盡量保護這些學員的安全。

隊伍白日趕路,夜晚安營扎帳篷休息,一路向著荒野要塞而去,即便是傳言中劫匪橫行的地方,也暢行無阻,絲毫沒有見到劫匪的蹤跡。

開什麼玩笑,一隻足有兩百餘位修習有騎士法的好手外加十多位正式騎士組成的隊伍,哪個強盜團敢打劫,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膽。

紫棕馬的確不愧為以耐力著稱,行進速度極快,幾乎每日都要前行千餘里,最終,他們在第七天中午時分,趕到了一處巨大的要塞。

這是一座宛如連綿山嶽的要塞,極為壯觀,橫貫在那,將荒野與卡洛王國領土分隔開,保護著卡洛王國不受屍偶的侵襲。

「快看,是尼奧騎士學院來了!」

「尼奧騎士學院,就是一直佔據卡洛王國第一寶座的那個學院?」

「不是那個學院還有哪個學院。」

「不知道這次它這第一的寶座能否保住,聽說好幾個學院這一屆都有著猛人出現,特別是貝埃騎士學院,這次聽說是沖著第一來的。」

「哼,尼奧騎士學院,我倒要看看,它排名憑什麼在我們貝埃騎士學院前。」

「對,這次一定要給他們厲害看看。」

當肖恩等人抵達時,立即吸引來了不少目光,這些人赫然都跟肖恩等人同齡,是來自卡洛王國其他騎士學院的四年級學員。

面對這個一直佔據卡洛王國第一學院寶座的學院,自然有許多其他學院不服,所以當尼奧騎士學院一抵達,立即遇到了許多不善的目光。

而這其中,又以貝埃騎士學院的學員表現得最為眨眼。

貝埃騎士學院,排名僅在尼奧騎士學院之下的一個學院,因為常年屈居尼奧騎士學院之下的原因,與尼奧騎士學院關係可謂勢如水火。

「看來不太友善啊!」

位於尼奧騎士學院隊伍最前列的是四年級一班,也就是精英班學員,此時一位面容俊朗的淺灰發少年,目光掃了一眼這一道道不善的目光,嘴角輕笑道。

在他旁邊,或者說被他簇擁著的,是一位金髮少年,少年隨意的站著,卻已經成為了隊伍的中心,他神色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