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七十七章 屍潮

第七十七章 屍潮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當肖恩等人趕回宿舍時,發現學院教師已經等候在宿舍前的空地上,盡皆神色嚴肅,在他們周圍聚集了不少學員,正以班級為順序,排成隊列。

「按照班級,排成隊列!」

見肖恩一眾人趕回,一位教師開口道。

「是。」

肖恩等人不敢怠慢,紛紛進入各自的班級,同時心也是微沉。

能讓這些正式騎士的教師,神色嚴肅,顯然,這次的屍襲絕不簡單。

當各班點名確認所有學員已經歸來之後,教導主任哈德.易維斯走上前,目光望向一眾學員,神色嚴肅道。

「剛剛接到要塞軍的傳訊,有大批屍偶來襲,同時也命令我們,加入到要塞城牆守衛當中。」

「這是命令,也是我們的義務,作為王國騎士,戰時接受軍隊調動,是我們的義務,所有人都沒有拒絕的權利。」

「事情緊急,多的我就不說了,但是絕不要丟了尼奧騎士學院的臉面,現在,各班以班級為單位出發。」

「是。」

一眾學員,雖然心中,頗為緊張,但還是大聲應道。

這些天來,獵殺屍偶的試煉,不是沒有效果的,雖然並沒有完全克服對屍偶的恐懼,但也比以前好了太多,至少不會在面對屍偶時,十成實力發揮不出五成的情況發生。

一眾尼奧騎士學院的學員,在教師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向著要塞城牆而去。

不僅是尼奧騎士學院的學員,沿途,肖恩也看到了,往相同方向趕去的其他騎士學院的學員。

但凡是卡洛王國的「騎士」,在入學騎士學院前,都會被告知,戰時需要無條件接受軍隊徵召的條件,若是不接受,根本不會允許入學,所以,其他學院也加入城牆守衛當中,也是可以想到的。

「帶他們去白岩段圍牆……」

「帶他們去巨石段圍牆……」

當肖恩等人抵達時,立即被一位將官模樣的中年分配到了靠近城門的一段圍牆。

登上圍牆,一眾學員,頓時被眼前的景色驚到了。

遠處天邊,正有大量東西蔓延而來,密密麻麻,宛如廁所里的的蛆蟲,仔細打量,這才發現,這哪是蛆蟲,而是一隻又一隻的屍偶。

「好……多!」

「怎麼會這麼多?」

「恐怕不下於十餘萬隻了吧?」

有學員聲音微顫,說道。

雖然這些天來,他們對屍偶的恐懼已經減緩,但是當見到如此多的屍偶時,卻又是不由自主的恐懼起來。

肖恩同樣是面色微沉的注視著正快速逼近的屍偶。

即便已經猜到了這次的屍襲非同一般,卻沒想到數量會如此之多,居然超過了10萬。

10萬,這是什麼概念,像阿塞城那種城市,整個城的人口也在10萬人左右,而那已經算是周邊最大的一個城了,不少小城,人口根本不足10萬。

可以想像,一城之人,全部變成「力大無窮」的屍偶衝來,會是怎樣的場面,會是怎樣的令人毛骨悚然。

「那是……什麼?」

忽然,有學員發出驚呼聲,面色更是第一時間變得極度蒼白,目光死死盯著屍偶群中的一個身影。

「那是……」

肖恩順著這位學員的目光望去,瞳孔也頓時一縮,在屍群中,有著一個高大身影。

這個身影,高足有三米,渾身帶著一種鐵灰之色,便宛如鋼鐵澆灌,立於平均身高不足兩米的屍群中,便宛如鶴立雞群。

同時,肖恩在屍群中,還發現了好一些這樣高大的身影,不由面色更肅然了。

屍偶,作為百年前巫師一族巫毒的產物,至今仍舊沒有被完全消滅,一方面是數量太多,畢竟佔據了當時總人口的2/3,另一方面,便是因為其中有著,實力比普通屍偶更為強大與危險的個體。

事實上,肖恩他們最近幾天獵殺的屍偶,包括那隻覺醒力量天賦的屍偶,都僅僅是普通屍偶,而在普通屍偶之上,卻有著實力更加強大的屍偶。

而這種渾身布滿鐵灰色的屍偶,便是其中一種。

根據書籍介紹,這種屍偶被稱巫徒級屍偶,之所以會被這樣稱呼,是因為這種屍偶擁有著堪比巫師一族巫徒的實力。

而巫徒,按照人類實力來計算的話,實力便相當於正式騎士,也就說,這些渾身鐵灰色的屍偶,每一隻都堪比正式騎士。

「果然出現了!」

隨著這些高足有三米的屍偶出現,一眾尼奧騎士學院的教師,也不由神色凝重起來。

以他們的實力,再加上防禦立場,普通的屍偶,即便再多,在他們力量沒有耗盡之前,都對他們構不成絲毫威脅。

但這種巫徒級屍偶不同,他們已經有了與正式騎士抗衡的實力,也就是說他們的攻擊,已經擁有打破防禦立場的威力。

就這麼一會兒,屍潮已經逼近了城牆三百米範圍內,而這時候,城牆之上,已經有了反應。

砰,砰,砰!

,數百塊重達數百斤的巨石,從城牆上呼嘯而出,狠狠的砸向屍群。

轟,轟,轟!

這些巨石宛如炮彈般,狠狠砸在屍群當中,頓時出現片片暗紅之色,宛如一朵朵盛開的暗紅之花。

凡是被砸中的屍偶,立即粉身碎骨,他們的身體防禦雖然不錯,但也僅僅不錯而已,在這些帶著巨力狠狠砸來的巨石面前,一樣是脆弱的。

肖恩目光望向投出這些巨石的器械,這是一種投石機一樣的裝置,有著一根長足有十多米的豎直木杆,木杆一頭固定著一個巨大的金屬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