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七十九章 結束

第七十九章 結束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城牆之下,屍體成山,血流成河,要塞成了名副其實的絞肉機,不斷的有前仆後繼的屍偶倒於其下。

十餘萬隻屍偶,到了現在,也僅剩兩三萬隻而已。

而要塞這邊,也不是沒有傷亡,覺醒血脈天賦屍偶數次爬上圍牆,雖然最終都被擊殺,但卻有百多人死在了這幾次襲擊中,其中甚至包括學院學員。

而正式騎士們與巫徒級屍偶的戰鬥,也到了尾聲。

一隻只巫徒級屍偶被斬殺轟然倒下,而正式騎士這邊,也出現了傷亡,雖然戰鬥中,他們會相互支援,但還是有兩位正式騎士直接當場被巫徒級屍偶捶碎防禦立場而死,其他正式騎士,連趕過去救援都來不及。

「結束了!」

見到已經騰出手來的正式騎士們,肖恩心中想到。

果然,當正式騎士們騰出手來,開始對普通屍偶出手時,剩下的兩三萬隻屍偶,很快便被解決掉。

自此,城牆之下,已經再沒有一隻活著的屍偶,有著的僅僅是十萬具屍偶屍體。

十萬隻屍偶屍體堆砌在一起,直接將接近城牆的一段區域完全覆蓋,血在低洼處積起一灘血水,血腥味到處瀰漫。

此時,在要塞城牆指揮所內,有著兩個男子。

其中一個男子身穿與伯爵爵位對等的將官服,身上氣息深沉,同時還帶著強大的威嚴之氣,顯然是一位經常發號施令之人。

而另一個男子,身穿紫色騎士裝,身上氣息比之前面男子更甚,如山如海,更是帶著恐怖的煞氣,在他面前,便宛如面對屍山血海般。

望著下面正在被打掃的十萬屍偶屍體,身穿將官服男子詢問道。

「你覺得這次屍潮背後有沒有巫師一族的影子?」

「你覺得有巫師一族在背後操縱?」

身穿紫色騎士裝男子意外的瞥向身穿將官服男子。

「對,而且可能還是十分強大的巫師,以你對這一族的了解,覺得有沒有可能?」

身穿將官服的男子正色道。

「如果是一級巫師的話有可能!」

身穿紫色騎士裝的男子皺眉道。

而聽到他的話,身穿將官服的男子則是面露擔憂之色。

一級巫師,實力遠在巫徒級巫師之上的巫師,對應人類世界的騎士,便是大騎士級別,也就是王國強者級別,知道屍潮背後,可能有著這樣的恐怖存在操縱,他的心便沉甸甸的。

「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如果是一個一級巫師,我自信還是攔得住的。」

身穿紫色騎士裝的男子開口道,從他的話語中,透出強大的自信,因為他便是卡洛王國為數不多的王國強者之一。

數日後,包括尼奧騎士學院在內的十五所騎士學院,紛紛離開了要塞,荒野獵殺屍偶試煉算是正式結束。

離開時,不少學員都心有餘悸地望了一眼這處要塞。

短短十幾天時間內,她們在這處要塞的經歷,比他們之前十幾年的經歷還要驚險。

肖恩同樣回頭望了一眼這處要塞,不過他的目光,不是心有餘悸,而是帶著渴望。

對於別人來說,這處地方是危險之境,但對他來說,卻簡直是一處寶地。

他的力量天賦、速度天賦想要升到更高級別,從這個地方尋找擁有力量天賦、速度天賦的屍偶複製融合,是可能性最大的。

而且,更讓肖恩心動的是,血脈天賦不僅僅只有速度、力量兩種,還有很多其他的種類。

這些天來,他從要塞的老兵口中聽聞了不少有關血脈天賦屍偶的消息。

有渾身刀槍不入,即便是見習騎士也難傷分毫的,覺醒防禦血脈天賦的屍偶。

也有能將身體某部分化為刀劍之類武器的屍偶。

也有沒有翅膀,卻能飛起來的屍偶。

也有能隱身的屍偶。

……

而其中,最恐怖的卻是要數一種能操縱火焰的屍偶,僅僅一隻普通的覺醒血脈天賦屍偶,並非巫徒級屍偶,操縱的火焰威力卻是已經達到了正是騎士的級別,最後更是由兩位正式騎士聯手才將其斬殺。

毫無疑問,這處地方就是一處寶地,絕對是一處能讓他短時間內變得更強的地方,他甚至想過要不直接答應那個中年,直接參軍算了。

不過想了想,還是搖頭,參軍的束縛性太大,實在不是他的所願。

一路無事,尼奧騎士學院一行隊伍回到了學院。

而隨著這一行人回歸學院,肖恩的名字被傳播開來,憑藉著與泰特斯聯手斬殺力量屍偶的戰績以及實力,肖恩的名字迅速在學院中傳播開來。

,啪!

一隻茶杯被狠狠摔在地上,直接摔得粉碎,華萊士面色陰沉道。

「什麼?那傢伙現在的實力堪比泰特斯?有著堪比泰特斯的潛力?」

「是的,少爺,這消息是從那些參加荒野試煉的四年級學員口中傳出的,而且十分一致,可信性很高!」

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恭敬地低頭道。

「該死,這傢伙怎麼會有這種潛力?不好,這傢伙現在表現出這種潛力,如果讓家族知道,我跟這個傢伙結下死仇,一定會嚴懲我的。」

想到這,華萊士面上閃過一絲後悔,早知會如此,當初他就不該因為被拒絕丟了面子,便出手對付肖恩。

沒錯,他對付肖恩的原因,僅僅是因為他丟了面子。

這在肖恩前世,是一件十分微不足道的小事,但這對於這個等級極端森嚴的世界,一直將平民視作能隨意斬殺牲口的貴族來說,卻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

貴族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