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百四十二章 潛入

第一百四十二章 潛入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數天後,不但習得氣味追蹤術,更是又修習了一個用來趕路的二星巫術——風遁術的肖恩離開了臨時住處,向著卡洛王國方向而去。

全速趕路的他,速度是極為恐怖的,僅僅半天,他便已經穿過了森林,來到了森林之外,不過,不久之後,他卻是又竄回了森林,只是手裡卻是多了一個巫族人。

這是一個身穿白袍,頭上戴著黑色斗篷的巫族男子,此時,正被他如老鷹抓小雞般提在手裡。

剛出森林,還未走出幾步,他便與一個巫族人面碰面,心中一驚,當即毫不猶豫出手,將這個巫族人敲暈,提著對方便重新竄入森林。

足足深入了森林五六里,確認聲音已經傳不到森林之外,肖恩才隨手一甩,將這個巫族人甩在了地上。

啪嗒!

落地的疼痛讓這個巫族人悠悠轉醒,他抬眼向肖恩望去,頓時滿臉大驚失色地驚叫起來。

「你是……人類……」

「閉嘴。」

肖恩眉頭微皺,用巫族語冷聲呵斥道,因為有著高級語言天賦,再加上最近一段時間的刻意使用,他的巫族語已經很是流利,即便相較於真正的巫族人也不逞多讓。

被他聲音中的冰冷嚇到,巫族人趕緊閉上嘴,只是望向他的目光中,依舊帶著驚恐與害怕。

「這裡是不是屬於斯墨多拉巫國?」

沒有與對方廢話的意思,肖恩直接開口詢問自己最想知道的。

雖然從那位乾瘦巫徒口中得知了卡洛王國的大致方位,但畢竟沒有地圖,再加上曾經被巫師追蹤得慌不擇路,他似乎又進入了某個巫國的領地,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是。」

巫族人緊張回答道。

確定還在斯墨多拉巫國,也就是說距離卡洛王國並不太遠,肖恩心中略微鬆了一口氣,又開口問道。

「離這裡最近的城池叫什麼名字,有多少人口?」

「是圖拉斯城,有六千人口。」

「城中有幾位巫師?」

「有兩位巫師大人。」

……

半個小時後,一位身穿白袍,頭戴黑色斗笠的人從森林中走出,徑直向著圖拉斯城方向走去,這人並不是剛才的那個巫族人,而是肖恩。

又詢問了一些事後,肖恩果斷殺死了這個巫族人並掩埋起來,不過衣物、斗篷、鞋卻被他剝了下來,換到了自己身上。

沒有地圖,想要返回卡洛王國,勢必會繞很多彎路,而且肖恩可沒有忘記,在荒野中,可是有著那種恐怖的巨型屍偶的存在,一個不好貿然闖入對方的領地,幾乎是有死無生,所以他需要一張地圖,最好是一張標註有哪些地方是極度危險之地的地圖。

經過一番考慮之後,肖恩做出一個決定,那便是潛入巫師城池中獲取地圖。

這看似很大膽,但肖恩卻覺得可行性很大。

一般人想要潛入巫族城池,可行性的確很低,畢竟長相相差太大,不會巫族語,也不會巫術,一遇到巫族人立馬就會露餡。

但他不同,除了長相外,其他的都全部滿足。

論巫族語,現在的他,說出來的巫族語已經與巫族人沒有兩樣,論巫術,他也是絲毫不虛,雖然等級不高,但的確是貨真價實的巫術。

唯一外貌方面,也可以用白袍與斗篷遮掩,只要不取下斗篷,恐怕沒有人能想到他會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人類。

「風遁術。」

精神力在腦中觀想出一個比六芒星陣更加複雜的圖陣,頓時,一道青色的風出現在了肖恩腳下,托著他,向著剛才那位巫族人所說的城池方向而去。

風遁術這個巫術,是肖恩覺得有趣而學的,雖然飛得不高,離地甚至不足半米,但畢竟是離開了地面飛了起來,單是這一點,便已經讓肖恩極為滿足,至於速度問題,倒是其次。

被青色的風托著,前行了兩三里之後,肖恩見到了一座城池,同樣的是那種有著許多尖塔的城牆,只是規模比克地普勒城卻是小了一些。

城門口,有著數位似乎是城衛的巫族人正檢查著過往的人,每一個從城門進入的巫族人,都會被他們檢查一遍才會放行,有些跟肖恩一樣,戴著斗篷的更是被要求取下斗篷檢查。

見此,肖恩心中一緊,沒想到進入城池的檢查居然會這麼嚴,不過已經到了這裡,也沒有折返的可能,突然折返,反而會更讓人懷疑。

他駕馭著青色的風,不快不慢地直接向著城門口飛去,飛到城門口時,並沒有像其他巫族人一樣,停下來接受檢查,反而是直接駕馭著風便往裡面飛去。

「停下,巫師大人有令,所有進入城池的人都要接受檢查……」

見到肖恩沒有停下的意思,一位身穿城衛服飾的巫族人當即想出聲呵止,不過卻是被另一位身穿城衛服飾的年齡頗大的巫族人強行拉住了,並在耳邊小聲說道。

「那是巫徒大人,就不用檢查了。」

「可是巫師大人的命令,不是說任何人都要接受檢查嗎?」

前者略微皺眉道。

「命令是讓我們檢查有沒有想要混入城池的人類,但你看那位巫徒大人可能是人類嗎?」

年齡頗大城衛搖頭道。

「不是,人類怎能可能會巫術?」

「那就對了,既然肯定不是人類,又幹嘛因此去得罪一位巫徒大人,要是惹得這位巫徒大人不爽,隨便動動嘴,我們這份差事說不定就沒了。」

順利進入城池,肖恩鬆了一口氣,解除了風遁術後,他在城中漫無目的走動了起來,實際上他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