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離開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離開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見到肖恩到來,少女站起身,向肖恩行了一個貴族禮節,招呼道。

「肖恩哥。」

「嗯,你來了。」

肖恩點了點頭,應了一句,目光四處尋找座椅,然後便是面色微抽搐,目光狠狠地瞪向了少女莉麗。

餐廳中,除了依蘿.高修身旁有著一張空著的座椅外,其他地方居然沒有多餘的座椅,顯然是被人撤走了,毫無疑問,這定然是如今變的古靈驚怪的少女莉麗的傑作。

沒有辦法之下,肖恩也只得走到依蘿.高修身旁坐下,淡淡的少女體香從身旁傳來,讓肖恩忍不住心中一盪,一種莫名的情緒在心中出現。

對於依蘿.高修,他並不討厭,也不可能討厭得起來,無論是性格還是容貌都無可挑剔,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討厭得起來?

晚餐結束,肖恩送依蘿.高修離開,走在坎貝爾家的走廊之上,依蘿.高修忽然開口,脆生生道。

「肖恩哥在躲我嗎?」

「沒,沒有。」

肖恩下意識否決道,雖然他之前的確在躲著對方,但這一刻,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卻是不願讓對方知道。

「那我怎麼感覺你離我的距離,很遠很遠。」

依蘿.高修停下腳步,紫色的眸子倔強地直視著肖恩道。

面對著少女直視過來的目光,肖恩微微一嘆,最終還是開口道。

「過幾天我會離開卡洛王國,前萬科爾本帝國。」

經過一年多的沉澱,他的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他也發現一個事實,卡洛王國已經給不了他提升的條件了。

卡洛王國終究太小,無論是為了修鍊資源,又或者是為了更高級別的血脈天賦,他都必須離開卡洛王國,前往科爾本帝國,因為只有那裡,才能給予他想要的。

聽到肖恩的話,依蘿.高修展顏一笑,臉上掛起了美麗的笑容,道。

「這就是肖恩哥,一直躲避我的原因嗎?」

小文點了點頭道。

「我不知道這次去會花費多長時間,但時間應該不會短,所以——」

肖恩的話沒有說完,便被依蘿.高修打斷了。

「我會等,我會一直等下去……」

說完之後,依蘿.高修臉唰的一下紅了下來,雙手捂著臉,啪嗒啪嗒地跑向了馬車。

望著載著依蘿.高修離開的馬車,肖恩愣愣出神,雖然這個世界的貴族小姐並不像前世封建社會裡那些大家閨秀那樣保守,但說出這樣的話,也是需要極大勇氣的,這份心意,真心有點沉重。

因為知道肖恩就要離開,隨後時間,依蘿.高修幾乎每日都會來坎貝爾家族,而肖恩也不再躲避,用餐時很自然的坐在她的旁邊,偶爾也會抽空,陪她在花園中逛逛。

終於,離開的那天還是到來,告別依蘿.高修以及坎貝爾家一眾人,肖恩踏上了前往科爾本帝國的路上。

科爾本帝國,人類眾多王國當中最為強大的一個帝國,與西極聖巫國一同佔據了大陸中心,最為富裕與最為遼闊的一片土地。

前往科爾本帝國的商隊肯定是沒有的,且不說路途太遠,就說路途之上的種種危險,便不是一般商隊所能承受得起的,所以一般而言,能在國與國之間來回的商隊是極其稀少的,像卡洛王國便沒有。

騎著馬,肖恩從莫阿城進入荒野,穿過荒野,然後向著科爾本帝國行去。

一路之上,除了屍偶,便是各類野獸,看不到一個人,幸好他帶有地圖,否則的話必將迷路。

「速度有點慢啊……」

感覺到坐下馬的速度,肖恩不由皺起了眉,此時他倒有一點後悔,沒有將血斧比雷爾身上的初級馭獸天賦弄到手,雖然與高級馭獸天賦比起來,差了不是一點半點,但弄一隻速度快一些的野獸來作為代步工具,還是沒有問題的。

不過也沒有辦法,天賦羅網的複製融合機會極其珍貴,每一次都需要精打細算,明知道那位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身上有著高級馭獸天賦,還去複製融合血斧比雷爾身上的初級馭獸天賦,實在是有點浪費。

嗷——

突然,一聲獸吼從旁邊的樹林中傳出,肖恩坐下的馬頓時騷動起來,不安地奔行著,且不斷發出驚叫聲。

肖恩略微皺眉,一邊安撫著坐下的馬,一邊望向獸吼聲傳來的方向,便見一隻渾身毛髮雪白的巨大野獸,從樹林中竄出,向他這邊衝來。

這是一隻體長五米,身高兩米多的獅型野獸,只是在其額頭之上,卻有一柄鋒利宛如彎刀的尖角。

它露出鋒利的巨大獠牙,閃電般向肖恩這一人一馬撲來。

坐在快要被嚇癱的馬上,肖恩眉頭微皺,手中的劍帶起一抹寒光掃出。

噗嗤!

一抹足有十多米長的寒光閃過,渾身白色毛髮的獅型野獸額頭之上,出現了一條血橫,這條血痕分兩路,一路向腦後延伸,一路向嘴下延伸。

啪嗒!

渾身白色毛髮的野獸停了下來,不僅如此,更是從中間緩緩向兩邊倒了下來,赫然是被肖恩一劍劈成了兩半。

但即便如此,肖恩皺起的眉頭,也沒有舒展開來,他從馬上躍了下來,目光望向了這匹騎了幾天的馬。

只見這匹馬已經四肢無力的趴在了地上,劇烈的顫抖起來,無論他怎麼催促,都爬不起來,便宛如突然間,得了無地症般。

動物對危險氣味的感知,是十分敏銳的,那隻白色毛髮的獅型野獸,雖然已經被他殺了,但對方出現時,釋放的那種危險氣味,卻是將這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