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百六十四章 抵達

第一百六十四章 抵達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回到馬車內,見綠髮少女露比.克拉克還沒有走,肖恩道。

「那五千金幣用帝國的存金卷付給我就行!」

「哼!」

狠狠瞪了眼肖恩,綠髮少女露比.克拉克扭過頭,從馬車上走了下去,一邊走一邊踢著腳邊的一塊石頭。

對於偌大一個商隊來說,五千金幣自然是不算什麼,這一趟賺的,絕對會是這個數字的幾十倍,畢竟這種行走於王國與王國之間的商隊,雖然風險很大,經常遭受各類危險,不過利益也是極大的,但剛剛受的這股子氣卻是讓她很憋屈。

自她接手這支商隊以來,從來都是她敲詐別人,伸手向別人要錢,所以才會給諾埃爾.阿洛德留下雁過拔毛的印象。

但這次卻是別人伸手向她要錢,那感覺,糟糕透了。

給受傷的護衛包紮,收斂戰死護衛的屍體,商隊再次出發,五天後,一座巨大的城池遙遙在望。

城牆是由數噸重的巨石砌成,足有30多米高,城門是摻雜了許多貴重金屬的厚重金屬門,城門兩邊,一位位守門士兵,體格精悍,氣息沉穩,一看便知道實力絕不簡單。

姆加福城,科爾本帝國的邊境城池,也正是這次商隊的目的地,商隊從其他王國運送來的貨物,便會在這裡出手。

到了這裡,肖恩自然也到了跟商隊分別的時候。

「慢走,不送。」

綠髮少女露比.克拉克氣鼓鼓的望著肖恩道,哪怕事情已經過去幾天了,她還在為被肖恩敲詐去的那5000金幣而生悶氣。

「嗯,好的,下次有這種輕鬆賺大錢的機會,可一定要告訴我。」

見對方這樣,臨別前,肖恩忍不住戲弄了綠髮少女露比.克拉克一句,然後在對方咬牙切齒,恨不得要吃了肖恩的目光遠去。

在城池中逛了一下,肖恩找了一家酒館落腳。

在卡洛王國時,肖恩打算到科爾本帝國來尋找優秀血脈天賦與能輔助修鍊的藥物,但真正到了科爾本帝國境內時,他卻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入手了,他索性找了一家酒館,住了下來,看能不能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畢竟酒館這種地方,是消息流通最快的地方。

時間很多,也不急在一時,肖恩草草吃了頓晚飯之後,便在酒店房間內,好好的睡了一覺。

這段時間,一直在馬車當中睡覺,雖然比夜晚露宿樹上好了很多,但還是睡得不太舒服,所以他決定好好休息一晚。

第二日早晨,在酒館的後院內,修鍊了一陣騎士劍法後,肖恩來到前面的餐廳,點上了一份早餐吃了起來。

早餐有牛奶、麵包、煎雞蛋、還有一根火腿,科爾本帝國在食物風格方面,跟卡洛王國頗為相似,肖恩吃得倒是比較舒心。

他一邊吃著,一邊打量著餐廳中其他用餐的人。

其中,有傭兵打扮的男女,也有富人打扮,應該是商人的男女,他們一邊吃著,一邊交談著。

因為天賦羅網的探查能力進一步進化,達到了30米範圍內也能輕鬆探查天賦的程度,他視線一掃,便是將餐廳內所有人身上的天賦看了一個通透。

有經商天賦,有騎士天賦,也有各類武器天賦,等級都不高,最高的也才中級而已,其中唯有一人擁有他比較在意的血脈天賦,不過卻是初級火焰天賦,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根本無用。

肖恩旁邊一桌,是三個體格魁梧的壯漢,這是三個傭兵。

姆加福城,作為科爾本帝國一個重要的物資中轉中心,自然是少不了商隊的,很多商隊都會抵達這裡,既然有商隊,自然也就有了傭兵,這三個傭兵,便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出現在這裡。

「怎麼樣,杜瓦,來姆加福城一個月了,還適應吧?」

其中一位身穿皮甲,小臂部分露在外面的壯漢,望向旁邊一位額頭有一道猙獰傷疤的壯漢道。

「還行,比克多特要塞那邊,輕鬆不少。」

額頭有一道猙獰傷疤的壯漢開口道。

他曾經在克多特要塞做過一段時間的傭兵,後來在一次戰鬥中受了重傷,傷愈之後,便離開了克多特要塞,來到了姆加福城。

「杜瓦,克多特要塞那邊究竟是怎麼樣的?」

另外一位壯漢是一位有著亞麻色短髮的壯漢,他聽到被稱作杜瓦的壯漢提起克多特要塞,不由好奇開口問道。

聽到亞麻色短髮壯漢的詢問,額頭有猙獰傷疤的壯漢,一陣沉默,似被亞麻色短髮壯漢的話勾動了回憶,片刻後才深呼一口氣,道。

「很危險。」

「很危險?」

亞麻色短髮壯漢面上帶著一些疑問道。..

「跟在姆加福城做傭兵比起來呢?」

「比在姆加福城做傭兵危險太多了,隨時會丟命,就像是絞肉機,我是再也不敢去那種地方。」

額頭有猙獰傷疤的壯漢後怕說道。

「聽說那邊做傭兵的報酬很豐厚,是姆加福城這邊的十幾倍,甚至幾十倍,是真的嗎?」

旁邊,赤著小臂的壯漢詢問道。

「是,只要敢冒險,賺錢很容易,而且每殺一位巫族人,都會有軍功,這種軍功,不但兌換輔助修鍊的藥物,甚至連騎士法都能兌換。」

額頭有猙獰傷疤的壯漢,撩開額間的頭髮,讓頭上的猙獰傷疤全部露了出來,說道。

「如果僅僅是想多賺一些錢,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去,那地方就是一個人獵人的地方,傭兵獵殺巫族人,而巫族人也獵殺傭兵,我這道傷口便是一位巫徒的風刃留下的,差點便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