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百七十六章 展露

第一百七十六章 展露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輪到肖恩接受檢查與上交身份牌。

前面的那支傭兵隊因為剛統計完獵得的巫族人身份牌,現在正在分配軍功幣,因為收穫不錯,每一個人都被分配到了數量不少的軍工幣,感覺到周圍一些小傭兵隊投射來的羨慕目光,所有人面上都是得意之色。

「這是我獵殺到的巫族人身份牌!」

將自己的身份牌遞給計算軍功的士兵,肖恩又加一個皮袋子遞了過去。

皮袋子中總共只有六塊巫族人身份牌,所以顯得有點空嘮嘮。

「快看,那傢伙居然只有那麼一點收穫!」

之前,排在肖恩前面的黑皮膚傭兵怪笑著道。

「我敢打賭,那傢伙這次能得到的軍功,絕對不超過20個。」

臉上有雀斑的傭兵打賭道。

「20個,你太看得起他了吧?我打賭,絕對不超過十個。」

黑皮膚傭兵反駁道。

這一次負責軍功統計的士兵是一位年輕士兵,他怪異看了一眼肖恩,而後接過了肖恩手中的皮帶子,隨意的將其倒在了桌子上。

「一級巫徒三個,二級巫徒三個……」

然後他目光瞟向六枚身份牌並念了出來,只是念到一半卻是愣住了,甚至嘴張開都忘了閉上。

身份牌上一級、二級巫族文字之後,原本他以為應該是寫著「巫徒」兩個巫族文字的位置,寫著的不是「巫徒」文字,而是刺眼的「巫師」文字。

這些身份牌居然全部都是巫師身份牌!

他趕緊抬起頭又看了一眼肖恩,而後又望向桌上巫師身份牌,視線在肖恩與桌上的巫師身份牌上來回移動數次,面上表情驚疑不定,最終化為了懷疑道。

「對不起,我做不了主,需要向上請示。」

「沒問題,快點就行。」

肖恩滿不在乎地微微一笑。

他當然明白對方這樣說的原因,很顯然,對方在懷疑這些巫族人身份牌有問題,簡單說,就是在懷疑他偽造身份牌。

「怎麼回事?」

黑皮膚傭兵與臉上有著雀斑傭兵本來就在注視著這邊,想看肖恩最終能獲得幾枚軍功幣,此時見到這一幕,不由奇怪地湊上前來,這一看卻是驚叫起來。

「什麼?三枚一級巫師,三枚二級巫師?」

這一身驚呼,頓時將他所在的傭兵隊以及其他傭兵隊的傭兵吸引了過來,這些傭兵走來,一看到桌上的六塊巫族人身份牌,也都不由紛紛面色怪異望向肖恩。

「三枚一級巫師,三個二級巫師,怎麼可能?這小子的軍功居然比我們傭兵隊還高?」

「當然不可能,這些身份牌肯定有問題,這小子完蛋了,居然敢偽造身份牌?」

顯然,所有人都不認為這些身份牌是肖恩憑藉自己實力狩獵到的。

啪,啪,啪!

遠處,有腳步聲傳來,只見之前那位統計軍功的年輕士兵與一位身穿紅黑色騎士裝、面容上帶著濃重威嚴氣息的男子走來。

見到這個身穿紅黑騎士裝男子走來,一眾傭兵紛紛讓開路來,因為他們都認識這個男子,對方正是要塞軍中三位傳奇騎士之下的聖騎士領隊之一。

身穿紅黑騎士裝男子走到肖恩面前,他看了一眼桌上的六塊身份牌,這一看卻是一愣,因為這些身旁居然全部都是真的。

他眼睛微眯,目光銳利如刀,回頭望向肖恩,聲音冰冷道。

「這些身份牌哪來的?」

「獵殺巫族人得來的。」

面對著對方銳利如刀的目光,肖恩神色平靜,畢竟這的確是獵殺巫族人得來的。

「你知道冒領軍功的後果嗎?」

「知道。」

肖恩依舊平靜。

「好,給你一個機會,向我證明你擁有殺死這些巫師的實力,如果做不到,那麼你只能一輩子待在要塞監獄了。」

身穿紅黑騎士裝男子聲音越加冰冷。

這些身份牌當中,足足有著三個二級巫師的身份牌,即便是一個一個的單獨獵殺,至少也得擁有聖騎士實力,而肖恩的年齡,能達到聖騎士的人可以說是極少,除非是那種天賦極好的大家族子弟,但那種大家族子弟又豈會為了一點點修鍊資源跑到荒野來冒險?

嗖!

他話音剛落,卻是猛地一驚,因為從他身前,一道身影快速閃過,快速閃向了測力的金屬牆。

蓬!

一生巨響傳出,正面測力的金屬牆劇烈顫抖了起來,他猛地側頭望過去。

頓時便見到金屬牆上多了一道足足接近五厘米的斬痕,而在這道痕迹旁邊,剛才那個青年已經收劍歸鞘。

50萬斤力!

身穿紫黑騎士裝男子深深看了一眼那道斬痕,而後望向肖恩,語氣緩和了下來。

「抱歉,之前是職責所在,還望見諒。」

「沒事。」

肖恩搖頭,他也知道突然間甩出三塊二級巫師的身份牌,的確是很容易讓人懷疑,不過明明獵殺到了二級巫師的身份牌,卻因為身份牌容易引起懷疑而不用,這實在是可惜,畢竟這可是三千軍功,都夠他兌換輔助修鍊的藥物三個月了。

權衡利弊之後,最終他還是決定將這些身份牌拿出來,雖然會因此而暴露一些實力,但也是值得的。

最終,肖恩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拿著沉沉的裝有3300個軍功幣的袋子離開了,剛才還出聲嘲諷過他的一眾傭兵,望向他的目光有驚駭、有震驚、也有羨慕。

沒有徑直返回租住的地方,肖恩先是在一家酒館吃了一頓大餐之後,才返回了租住的地方。

僅僅幾天而已,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