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出要塞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出要塞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便在這時,一位身穿白綠相間廚師服的中年從後廚趕來,向少女艾麗詢問原因後,趕緊道歉道。

「三位傭兵大人,真心對不住,店裡實在沒有現成的水晶沙丁魚,我現在就讓人去訂貨,明天就能送到,要不你明天再來。」

「嗝,約翰遜,看來你面子不行啊。」

三人中,一個皮膚略黑傭兵手中端著一杯麥酒,醉醺醺地說道。

「對,這傢伙分明就是看不起你。」

另一個臉上有著雀斑的傭兵身子晃了晃,彷彿隨時會坐倒在地上般,聽到皮膚略黑傭兵的話,頓時起鬨道。

「居然敢不給我約翰遜面子。」

被兩人話一激,光頭壯漢搖搖擺擺站起來,將身後重達幾十斤的騎士槍拔出,杵在地上道。

「信不信,老子砸了你這家店!」

「混蛋,這三個傢伙太欺負人了!」

一位在餐廳中用餐的年輕傭兵不滿冷哼一聲,剛想站起身,卻是被旁邊的一位同伴死死拉住。

「噓,不要惹事,那是赤龍傭兵隊的人,惹不起。」

「赤龍傭兵隊……?!」

聽到這個名字,被拉住的傭兵面色一變,臉上神色青一陣白一陣,幾番掙扎,最終還是沒有站起來。

赤龍傭兵隊,克多特要塞中能排到前列的傭兵隊,不但擁有聖騎士級別的強者坐鎮,即便是大騎士也不在少數,跟這種強大傭兵隊比起來,他們那三五幾個人組成的小傭兵隊連給別人提鞋都不配。

與這位年輕傭兵同樣憤怒的不在少數,但最終都忍耐了下來,得罪了克多特要塞排名前幾的傭兵隊,結果想想都能猜到,在克多特要塞混不下去是必然,為了一個沒半點關係的酒館得罪這樣的人,顯然並不明智。

「我管你有沒有現存的,我今天就要吃到水晶沙丁魚。」

光頭壯漢踢了一下腳下摔碎的盤子,將其踢到中年廚師身旁。

「不把水晶沙丁魚做出來,我就讓你——」

「滾——」

就在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打斷了光頭壯漢將要放下的狠話。

一瞬間,餐廳中為之一靜,不少人都眼神複雜地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那眼神,有佩服,也有著看好戲與幸災樂禍。

「誰?」

嘭!

將手中騎士槍槍柄狠狠砸在地上,直接砸碎了一大塊鋪砌的石板,光頭壯漢一雙略顯醉意的眼睛狠狠瞪向肖恩。

「小子,是你要讓我約翰遜滾?好,很好,居然敢管我約翰遜的閑事,今天就讓你……」

光頭中年提起騎士槍,便想一槍向肖恩刺去。

忽然,他感覺兩隻手被人綁住了,不由疑惑回頭,卻見之前的兩位同伴此時居然面色蒼白,額頭冒冷汗地死死抓住他的手。

「約翰遜,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皮膚略黑傭兵瞟了一眼正目光冰冷望向這邊的肖恩,嚇得趕緊又低下了頭,死命抓住光頭壯漢的手不放手。

「對,約翰遜,今天就到這裡吧!」

臉上有雀斑的傭兵手在瑟瑟發抖,聲音有點發顫。

「放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了,那小子居然敢不給我們赤龍傭兵隊面子,我要廢了他。」

光頭壯漢雖然有點疑惑兩位同伴前後的變化,但此時他酒勁上來,哪還會在意這些。

聽到光頭壯漢這話,皮膚略黑傭兵與臉上有雀斑傭兵那叫嚇了一個哆嗦,趕緊捂住光頭壯漢的嘴不鬆手,此時,他們想殺死光頭壯漢的心思都有了。

別人的確不給你赤龍傭兵隊面子,那又怎麼樣?別人有那個資格,你廢了對方?別開玩笑了,你確定你能幹贏一個聖騎士?

這兩人,正是當初肖恩返回要塞時排在他前面的那兩個傭兵,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年了,但因為印象太深,一眼便將肖恩認了出來,所以才會面色瞬間變得蒼白。

「約翰遜,那人我們惹不起。」

兩人直接捂住光頭壯漢的嘴,硬拖著往外走去,生怕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等一下。」

但越是怕什麼越是來什麼,兩人拖著光頭壯漢剛走到門口,剛才那個冰冷的聲音卻是再次響起,兩人嚇得差點沒拔腿就跑,好在知道跑不過所以忍住了,回頭帶著討好望向肖恩道。

「大人,請問還有什麼事?」

「把飯錢跟砸壞的東西賠了。」

肖恩看了一眼狼藉的地面說道。

「是,是。」

兩人哪敢拒絕,慌忙掏錢,直接將身上的所有錢都掏了出來,慌忙遞到少女艾米手中。

「要不了這麼多,要不了這麼多。」

少女艾米被這突然間的轉變弄懵了,看到手裡居然被塞了好幾張價值一千金幣的存金卷,不由慌張說道。

「就當是嚇到你的補償。」

撂下這句話,兩人拖著被他們堵住嘴巴的光頭壯漢,一遛煙跑了。

「謝謝。」

少女艾米與中年廚師走到肖恩面前感謝道。

雖然他們的店在克多特要塞也是有一些背景的,但遠水解不了近火,等將那邊的人找來,店恐怕早已被砸得稀巴爛了。

「不用,他們打擾到我用餐了。」

肖恩搖頭,繼續切下一塊肥美的蝦肉,沾上湯汁,不急不緩地塞入嘴中。

之後,餐廳陷入了詭異的寂靜,唯有一個咀嚼的聲音在響起,那個聲音便是肖恩用餐的聲音。

一隻去掉蝦殼都有三斤重的帝王龍蝦下肚,肖恩滿意地點了點頭,也不管酒館內這詭異的氣氛,將錢放在餐桌上,站起身離開了酒館。

直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