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四位

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四位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傳奇騎士!」

見到這一幕,肖恩眼中精光一閃而逝。

傳奇騎士,與傳奇戰力雖然被稱作傳奇,但兩者是不能劃等號的。

傳奇戰力,說的是戰力達到傳奇,而這種達到的方式,有多種,可能是通過血脈天賦的增幅,可能是通過某種威力極其強大的武器,也可能是等級達到傳奇。

而傳奇騎士,卻是只有一種可能,便是自身境界達到了傳奇,而且一般而言,同戰力的情況下,傳奇騎士都會比戰力達到傳奇的人更強上一些,畢竟除了戰力外,傳奇騎士其他很多方面也達到了傳奇級別。

眼前衝天而起的這三人便是三位傳奇騎士,而如此判斷最直接的原因,便是因為他們能憑空飛行,這正是境界達到傳奇乃至以上強者的專利。

「巫族人,你們想做什麼!」

三道籠罩在白光當中的身影,其中一人,身穿血色騎士裝,年齡在50歲上下,他站在半空,目光如電,狠狠瞪向三位巫族人。

「從今天起克多特要塞將不復存在!」

三位巫族人中,一位面容蒼老的巫族人開口道。

「就憑你們?」

身穿血色騎士裝男子冷哼一聲道。

「哼!」

另外兩位騎士,一位身穿紅黑相間的騎士裝,另一位則是身穿純黑騎士裝,聽到這話,也不由冷哼了一聲,目中儘是冰寒。

「自然不只我們,你以為我們既然敢來襲,就沒有事先調查清楚你們要塞的情況嗎?」

面容蒼老巫族人冷笑一聲。

「你們……難道……?」

聽到這話,三位傳奇騎士都不由面色一變,一個不好的預感在三人心中同時出現。

「克雷多,可以動手了!」

面容蒼老巫族人聲音冰冷,宛如下判決般說道,說這話的時候,他動用了能將聲音擴大的巫術,致使聲音能傳到很遠的地方。

「我早就等得不耐煩了!」

而隨著他的話音,另一個冰冷的聲音也響了起來,這個聲音來自要塞之外。

然後便見,一位腳踏青色狂風、身穿黑袍巫師從要塞之外出現,直接沖向了要塞,胸前的「三」的金色巫族文字,證明他是一位三級巫師。

第四位三級巫師出現!

轟!

要塞的厚重金屬城門,因為之前的爆炸已經提前關閉,只見這位黑袍巫師僅僅一揮手,一團巨大的赤色火焰出現,撲在金屬制的要塞門上,眨眼間,便已經將要塞門融出一個巨大到足以讓馬車通行的豁口。

然後他徑直穿了進去。

而且,這還不算完,在這個黑袍巫師之後,一道道身穿灰袍的身影出現,同樣向著金屬門的缺口衝去,看數量,足有百餘人。

「不好……」

見到如此一幕,三位傳奇騎士都是面色一變,當即便想分出一人,前去攔截那一位沖入要塞的黑袍巫師。

「走得了嗎?」

天空中的三位黑袍巫師都是冷哼一聲,紛紛開始施展起巫術。

嗖!

一顆直徑足有十米的燃燒火球,向著身穿血色騎士裝的傳奇騎士衝去,炙熱的高溫讓周圍的空氣急劇升溫。

嗖!

一顆巨大的菱型冰塊出現,向著身穿純黑騎士裝的傳奇騎士撞去。

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風刃鋪天蓋地的出現,向著身穿紅黑相間騎士裝的傳奇騎士籠罩而去。

三位傳奇騎士都是面色一變,然後再也顧不得前去攔截已經沖入要塞的那位黑袍巫師,在這樣的攻擊面前,即便是他們,如果分心他顧,也有著死亡的可能。

「所有聖騎士、大騎士聽著,巫族人已經攻破城門衝進了要塞,所有人立即前往阻擊,小心,他們中有三級巫師。」

身穿血色騎士裝傳奇騎士撂下這樣一句話,便再也顧不得下面的要塞,轉身,手中騎士刀長度暴漲,一刀斬向撞向自己的巨大火球。

噗!

長刀延伸出去二十多米,然後一刀將巨大火球斬成了兩半。

看了一眼天空的中的戰鬥,肖恩面上略微遲疑,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嗖的一聲,沖向了要塞入口方向。

「快逃,巫族人殺來了!」

十多位普通人惶恐逃竄中,他們都是來往於要塞與其他城池的商人,根本就沒有修鍊過騎士法。

噗,噗,噗!

一位灰袍巫師面上露出殘忍笑容,手一揮,數十道一米長的風刃飛出,眨眼間便將這十餘人斬成了兩截,殷紅的血將街道染紅。

「混蛋!」

見到手無縛雞之力的同胞在眼前被殘殺,一位有著大騎士實力的方臉傭兵,睚眥欲裂,咆哮一聲,一刀延伸出去八米長,向著出手的灰袍巫師斬去。

「不自量力!」

面對著劈斬而來的刀刃,灰袍巫師冷哼一聲,手一揮,一道青色的膜出現,擋在了身前。

蓬!

由防禦立場凝聚的刀刃撞在青色的膜上,瞬間便被反彈了開來,這赫然是一個二級防禦巫術。

「什麼?」

一刀被彈開,方臉傭兵面色頓時一變,這個巫族人居然是一位堪比聖騎士的二級巫師。

「一隻小蟲子,也想替別人報仇。」

灰袍巫師臉上露出輕蔑之色,手一揮,一道巨大的只有七八米長青色風刃,頓時出現,在地上留下一道清晰劃痕之後削向了方臉傭兵。

方臉傭兵面色一變,想要舉刀橫檔於胸前,抵擋這道巨大的風刃,但由二級巫師施展的二級巫術,速度又是何等的快,在他的刀還沒有舉起來前,風刃便已經貼近了他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