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一百九十七章 易容

第一百九十七章 易容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在十七公主宅邸呆了數日之後,少女伊芙在十七公主的護送下返回了萊斯利家族,因為有著十七公主與棕發中年的存在,倒是沒有發生之前來時的刺殺,畢竟連上肖恩,總共已經三位傳奇戰力了,即便是有勢力想要刺殺,也絕不會選擇這種時機。

隨後日子,少女伊芙再次回歸了以往的枯燥生活,肖恩雖然能看出對方心情不佳,不過卻也沒有自找麻煩,提出帶其出去舒緩心情之類自找麻煩的事。

經過前幾日觀看魔化過程以及後面與魔化人的戰鬥,他對魔化天賦的潛力評估再次提升了一個台階,這樣的天賦,既然暴露出來,會被敵對勢力盯上也是必然,甚至一些保持中立的勢力,恐怕也不會樂意見到擁有這種天賦的人存在下去,所以說,少女的處境很危險是必然。

同時肖恩也了解到,萊斯利家族也是有傳奇騎士的,只是似乎因為少女天賦暴露的原因,遭到敵對傳奇騎士襲擊,雖然將這位來襲的傳奇騎士擊斃了,但自身卻也身受重傷,如今還在修養,這也是十七公主會將保護的時間定為半年的原因。

時間便這麼過去,一個月後。

萊斯利家族大門處。

「老亨利,你今天有點晚啊?」

一位萊斯利家族守門騎士走向了一輛裝滿蔬菜與肉食的馬車,慣例地翻看了一下,而後向著駕車的五十餘歲老人招呼道。

「剛才在路上遇到了一個貴族老爺的馬車,所以就——」

被叫做老亨利的老人身材略顯肥胖,便宛如是一顆皮球般,聽到守門騎士的話,慌忙解釋道。

「行了,你進去吧,廚房已經催過一次了,趕緊,再過一會兒,諸位小姐、少爺就快要起來用早餐了。」

揮手打斷了老亨利的話,萊斯利家族守門騎士催促道。

「是,是。」

老亨利恭敬點頭,駕著裝滿菜的馬車,便駛了進去,只是誰都沒有留意到,他的眸子中並沒有老人的遲暮,反而是有著精光四溢。

早晨起來,洗漱之後,肖恩與少女伊芙都來到了院中修鍊騎士法,一時間,劍刃劈碎空氣的聲音在院子一左一右不斷響起。

因為院子夠大的原因,兩人倒是沒有影響到彼此。

「伊芙小姐,這是今天的早餐。」

臨近早餐時間,平日送餐的女僕手中端著一個裝有兩份早餐的托盤走入院子中,向著正在院子當中修鍊的少女伊芙道。

「嗯。」

少女伊芙點了點頭,轉頭向著肖恩道。

「肖恩大哥,早餐來了。」

肖恩收劍歸鞘,從一直侍候在旁邊的一位女僕手中接過濕帕子,擦拭起額頭的汗水,而後便與少女伊芙走進了餐廳。

擺有餐桌的房間中,平日送餐的女僕已經將兩份早餐擺放在了餐桌上,今日的早餐很豐盛,除了牛排、麵包、火腿外,還有一杯橙色的果汁。

而平日送餐的女僕則是恭敬地站在餐桌的旁邊,準備侍候兩人用餐。

「今天的早餐來的有點晚,我都餓了。」

少女伊芙坐到餐桌旁,嗅了嗅杯中橙色果汁的好聞氣味,便準備端起果汁飲下去,在餐桌旁邊侍著那位女僕見她動作,眼神中不禁有一抹喜色一閃而過。

聽到少女伊芙的話,肖恩好笑地看了一眼對方,今天的早餐來得的確是有點晚,不知道廚房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目光慣例掃向了侍在餐桌旁邊的女僕,面色當即一變,一個閃身出現在少女伊芙旁邊,一把將她手中的果汁奪了下來。

「肖恩哥,你……幹嘛?」

手中果汁被肖恩奪去,少女伊芙略帶不滿地望向肖恩,不過見到的卻是一張極為嚴肅的臉,她面色不由一愣,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肖恩露出如此嚴肅神色。

肖恩沒有回答少女伊芙,而是目光冰冷望向餐桌旁平日負責送餐的女僕道。

「你叫什麼名字?」

「大人,我叫露比。」

似乎是被肖恩兇惡的眼神嚇到了,女僕臉上露出楚楚可憐神色道。

「你在萊斯利家族有多少年了?」

肖恩繼續問道。

「已經有十年了,我是五歲的時候,被選入萊斯利家族的。」

女僕彷彿受到委屈,隨時會掉下眼淚般。

「那你為什麼連頭飾都不會扎?說,你究竟是誰?」

少女伊芙滿是疑惑望著肖恩逼問平日用餐女僕,不明白他的用意,這個送餐女僕她是認識的,因為對方已經給她連續送了一年的餐了。

此時,聽到肖恩這句話,她忙望向平日送餐女僕的頭上,果然發現對方的頭髮略顯凌亂,頭上的頭飾,更是完全插反了,居然將本應該插在左邊的頭飾插到了右邊。

嗖!

便在她目光望向平日送餐女僕時,變化出現了。

這個送餐女僕居然一個向後急退,體外覆蓋上一層防禦立場,居然蓬地一聲,撞碎而來房間牆壁沖了出去。

「什麼?」

到了現在,少女伊芙基本已經可以確定,眼前的人不是平常的那位送餐女僕,因為據她所知,對方根本沒有歧視資質,也沒有修鍊過騎士法。

「東西可能有毒,千萬不要吃。」

向著少女伊芙交代了一句,肖恩冷哼一聲,前一刻還在餐桌旁,下一刻卻是已經消失在房間內。

嗖!

身穿女僕裝,但「女子」的行動卻絲毫不見遲緩,眨眼間便已經快要衝出院子。

蓬!

可是,就在她快要竄出院子的時候,一隻手掌從前方向著他一掌拍下,一掌便將他扇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