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二百零一章 絕品

第二百零一章 絕品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絕品級別的武器?!」

見到透明長劍上漸漸亮起的神秘圖案,體型魁梧男子面色大駭,毫不猶豫地向後暴退。

絕品武器,珍品之上的武器,不但擁有珍品武器對防禦立場的親和,更是能對攻擊的威力進行振幅。

但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怕的是這種武器一般會自帶類似血脈天賦的「技」,一旦發動,立即便能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威力。

之所以會這樣,據聞是因為這類絕品武器都是用極其強大的凶獸屍骸製造,而這個「技」便是這個凶獸的血脈天賦,有些絕品武器「技」的最強威力甚至能夠堪比那隻凶獸全盛時期的一擊。

「晚了,雖然只能勉強激發,但滅殺你也足夠了!」

望著倉皇向後逃竄的體型魁梧男子,十七公主嘴角露出一絲輕蔑冷笑,她體外的防禦立場已經徹底消失,並不是她解除了,而是被全部灌注入了手中這柄水晶劍當中。

她抬起手,劍尖直指倉皇逃竄的體型魁梧男子,下一刻,堪稱詭異的變化出現了。

一簇簇巨大的火焰出現,剎那間便鋪滿了整個天空,整個天空紅彤彤一片,而後快速向著體型魁梧男子墜下。

「啊——」

體型魁梧男子瞬間被無窮火焰淹沒,他傳奇級別的防禦立場,甚至只來得及支撐一剎那便轟然破碎,慘叫一聲,徹底消失殆盡,甚至連骨灰都未曾剩下。

當肖恩趕到十七公主這邊時,見到的便是這樣一幕,他的眼睛不由一縮,眼中露出濃濃忌憚之色。

這種程度的威力,至少也是中位傳奇級別,即便是他動用了高級力量天賦之後達到中位傳奇級別的防禦力場,也不見得能擋下這樣的攻擊,也只有同時動用高級力量天賦與高級防禦天賦,防禦立場強度提升到封號傳奇級別,才有十足把握將其擋下。

「咦?」

以絕品武器自帶的「技」將魁梧男子擊斃,十七公主側頭望向肖恩戰鬥的方向,卻是猛地一陣愕然,那邊的戰鬥居然早已結束,不僅如此,作為其中戰鬥一方的肖恩更是已經趕了過來。

「居然能在兩位傳奇的圍攻下,還將他們反殺!」

目光注視著肖恩,十七公主眼中有著止不住的驚訝。

「倒是小看你了!」

「我也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殺招!」

肖恩面上同樣帶著感嘆。

果然不愧為科爾本帝國皇室子女,居然隨身帶有著這種「大殺器」,雖然在很早之前便已經知道品級達到絕品能增強戰力的武器的存在,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實物,威力果然極其恐怖,完全能在關鍵時刻扭轉戰局。

兩人心照不宣地向萊斯利隊伍所在返回,對於彼此,兩人心中都生出了忌憚之心。

因為怕波及到萊斯利家族的隊伍,所以無論是肖恩還是十七公主,都是將戰場引向了遠離萊斯利家族隊伍的地方。

當返回時,見到的便是二十幾個臉上包裹著黑布,且戰且退,正在撤走的人。

帶隊的兩位傳奇被殺,這些人可謂是被嚇破了膽,根本不敢戀戰,恨不得多長一條腿,能夠跑得快一點。

對於這些人,無論是肖恩還是十七公主,都沒有絲毫手軟的意思。

噗,噗,噗!

無數籃球大小的雷球出現,鋪滿了肖恩附近的天空,密密麻麻極為壯觀,而後宛如冰雹般向著逃跑的這些人落下,只是落下的不是冰雹,而是一個個帶著恐怖破壞力的紫色雷球。

當天空當中的雷球徹底消失後,地面之上,唯有數具焦黑的屍體剩下,死的已經不能再死。

嘭——

一隻巨大的冰鳥出現,劃破空氣,速度極快地向著逃跑的另外數人追去,而後自殺性地一頭紮下。

咔咔咔!

以冰鳥砸下的地方為中心,寒冰迅速蔓延開來,一瞬間便將逃跑的這數人盡數凍結,所有人都保持著跑的動作,仔細看甚至能看到臉上的驚恐,但卻是已經徹底死去。

對於兩人來說,擊殺這些實力最高也才聖騎士級別的人實在太過輕鬆。

收斂戰死者的屍體,給傷員包紮傷口,一番處理之後,萊斯利家族隊伍再次出發,肖恩也再次回到了之前的馬車內。

馬車內,所有人望向肖恩的目光,敬畏中帶著懼怕。

對於這些人來說,下位傳奇便已經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但卻忽然發現,身邊的某人是能擊殺下位傳奇的中位傳奇,心中的敬畏可想而知。

同時,心中難免又會帶上不安,即便知道對方不會傷害自己,但這種不安依舊不能消除,便如兔子見到猛虎,天生便會感覺懼怕。

「肖恩大哥,這次多謝了!」

少女伊芙感激地向著肖恩道。

肖恩的任務僅僅是受十七公主僱傭保護她,但這次卻是將萊斯利家族其他人也保護了起來,毫無疑問,萊斯利家族這一次是大大地承了肖恩的一個情。

「不用。」

肖恩搖頭,這一次他的主要目的還是保護少女伊芙,至於其他人不過是順帶而已,畢竟少女伊芙與這些人待在一起,保護少女伊芙的同時,自然也就保護到了其他人,當然,這種事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距離戰場百餘米的一處灌木叢中,直到萊斯利家族的隊伍已經走遠,已經看不到了之後,才有十幾人擠開遮掩的灌木從中走出。

無一例外,所有人都是面色蒼白,許多人額頭上儘是未乾的冷汗,後背的衣服更是被冷汗所浸濕,見到面色陰冷老人被殺之後,他們便躲在這裡,一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