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二百四十八章 怒

第二百四十八章 怒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進入卡洛王國境內,見到卡洛王國內沒有巫師一族襲擊的痕迹,肖恩的心放了下來,為免太過驚世駭俗,他在在距離王都城門很遠的地方便降下,然後一路步行走進了王都。

王都之內,繁榮依舊,來來往的人不在少數,不過相較於科爾本帝國帝都的那種繁榮,卻還是要差上不少。

肖恩漫步走著,目光打量著已經有一年沒有見到的王都,忽然,他眉頭微挑,望向街邊的一家珠寶首飾店。

與周圍的熱鬧喧嘩不同,這家珠寶首飾店冷冷清清,彷彿被遺棄了般,與周圍的熱鬧形成鮮明的對比,這家珠寶首飾店牌匾之上有一個圓形的標誌,而對於這個標誌,肖恩再熟悉不過,因為這正是坎貝爾家的標誌。

他抬腳走了進去,偌大的一個首飾店裡內只有幾個顧客,見到肖恩進來,店鋪中一位年輕女店員頓時來了精神,熱情招呼道。

「這位少爺,想要些什麼?戒指?又或者是項鏈?我們店推出了一款最新款項鏈,採用的都是最上等珍珠,而且是由默克大師製作,絕對是……」

「我自己看一下。」

肖恩搖搖頭,打斷了這位店員的熱情推薦。

「儘管看,我們店內的東西,絕對是王都最便宜的。」

女店員也察覺到自己太過急切,姍姍說道。

目光看著這些珠寶首飾,肖恩淡淡詢問。

「你們店的這些珠寶首飾都不差,為什麼來買的人沒有幾個?」

「哼,還不是隔壁那家店搞的鬼。」

女店員眼中閃過憤色,示意肖恩看向珠寶店的對面,肖恩望了過去,便見這條街的對面,與這家珠寶店相對的位置,也有一家珠寶店。

「競爭不過我們,就只會用一些下三濫的手段,實在是太可惡了。」

說到這兒,年輕女店員氣得牙痒痒地,連眉頭都憤怒得皺了起來。

「下三濫手段?」

肖恩目光中閃過了一絲冷意,看來自己離開王都的這一年,已經有人欺負到坎貝爾家來了,面上卻是沒有變化,繼續詢問道。

「怎樣的下三濫手段?」

「哼,僱傭一些地痞,來故意敗壞我們店裡的名聲唄……」

女店員臉上儘是不忿之色。

……

從珠寶首飾店出來,肖恩沒有了繼續閑逛的興緻,他冷著一張臉,快步往坎貝爾家趕去。

坎貝爾家平時商討家族大事的房間中,一眾坎貝爾家高層眉頭盡皆緊鎖,討論了半天,也沒能討論出一個能真正解決當下困境的辦法。

「肖恩少爺回來了,肖恩少爺回來了……」

便在這時,一位僕人急匆匆地跑了進來,連門都沒有敲一聲,便推門直入,看得坎貝爾家一眾高層直皺眉。

肖恩的三叔伯伏恩.坎貝爾心情正不好,這位僕人的冒失可謂是撞了槍口,他頓時出聲大聲呵斥道。

「回來了就回來了唄,坎貝爾都這個情況了,還整天到處遊手好閒,嗯……?」

說到一半,他忽然愣住了,然後站起來不敢置信地望向跑進來的僕人,急聲問道。

「你剛剛說誰回來了?」

不僅是他,一眾坎貝爾家高層也都滿臉不敢置信,又帶著一點希冀地望著這位跑進來的僕人。

「是肖恩少爺,是肖恩少爺回來了!」

僕人面上儘是喜色道。

哐當,哐當!

一眾坎貝爾家族高層盡皆推開椅子猛地站了起來,趕緊向著屋外走去,只是當他們剛走到屋外的時候,卻是已經見到一位身穿藍色衣服的金髮青年,正向他們這邊走來,這不是他們剛才正在談論的肖恩又是誰?

「肖恩,你回來啦!」

望著肖恩,家主布羅德臉上儘是激動之色。

「嗯。」

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肖恩點了點頭。

一眾坎貝爾家族高層重新坐回屋內,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在家主旁邊重新安置了一張座椅,而這張座椅上坐著的便是肖恩。

「父親,我聽說家族的生意受到打壓,這是怎麼回事?」

喝著茶,肖恩詢問道。

「哎,一言難盡。」

家主布羅德嘆了一口氣,說道。

「自你走後,起初之時,其他各大家族對坎貝爾家還算客客氣氣,不過時間一長,便變得不太買坎貝爾家的帳了。」

「特別是你去了一年音訊全無之後,前不久又不知從哪傳出你的死訊後,這些家族便漸漸有了心思,開始明裡暗裡的在生意上針對坎貝爾家族。」

「皇室與高修家族沒出手幫忙嗎?」

肖恩眉頭微皺,在離開之前,他曾經拜訪過皇室與高修家族,希望他們能夠在坎貝爾家遇到困境時照拂一下。

「有的,如果沒有他們的照拂,讓那些家族不敢太過分,坎貝爾說不定早就不存在了。」

旁邊,優娜接話道。

「不過這些家族都是在生意上針對坎貝爾家,所以無論是皇室還是高修家族,都不太好插手。」

「究竟是哪些家族在針對我們家族?」

肖恩點了點頭,繼續詢問道。

「針對我們家族的人不少,都是一些眼紅我們家族財富的家族,你在的時候屁都不敢放一個,你一離開,就全都冒出來了。」

家主布羅德道。

「其中牽頭的是瓦倫公爵家族。」

「瓦倫公爵家族……?」

肖恩略微回憶,記憶中好像有這個家族的印象,不過這個家族雖然是公爵家族,但在一眾公爵家族當中,並不算多麼出眾,所以肖恩對這個家族印象並沒有多深。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