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二百七十七章 遇巫師

第二百七十七章 遇巫師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無盡的荒野當中,一支由幾十輛馬車組成的隊伍在緩慢前行,這是坎貝爾家族、高修家族、以及其他一些與坎貝爾家關係友好家族組成的隊伍。

距離離開王都已經十餘天,隊伍已經離開了卡洛王國境內,進入到了荒野當中,一路之上,異乎尋常的順利,既沒有遇到凶獸的襲擊,也沒有遇到巫師一族。

嘎——

天空之上,一聲像是鷹鳴但又比鷹鳴更加響亮與霸氣鳴叫響起,隨後,一隻翼展足有十幾米的巨型凶禽出現,在它那宛如鐵鉤的利爪之上,抓著一隻有著斑白紋路、體長足有三米多的牛型野獸。

它滑落到地面,將牛型野獸甩在了隊伍旁邊的地面之上,落地,向著隊伍發出了邀功般的嘎嘎聲。

對於這一幕,隊伍中人已經見怪不怪,只是望向這隻巨型凶禽的目光,有著深深的敬畏之色。

數天前,他們親眼所見,一隻實力達到聖騎士的熊形凶獸,直接被這隻巨型凶禽一道風刃劈成兩半,事實上,隊伍之所以至今沒有遇到凶獸襲擊,都是拜這一隻巨型凶禽所賜,以隊伍為中心,方圓幾百米範圍內,但凡有凶獸出現,還未來得及襲擊隊伍,立即便被會被巨型凶禽擊殺。

「看來今天有牛肉吃了。」

從馬車當中走下,肖恩來到巨型凶禽旁邊,摸了摸巨型凶禽毛髮以示獎勵,而後他瞥了一眼足有三米多的牛型野獸,向跟隨而來的豪斯.加西亞與華德.格里芬兩人吩咐道。

「將它抬到板車上去,晚上讓廚師把它當做今天的主食材。」

「是少爺。」

兩人都是點頭應道,然後一人抬頭,一人抬後背,輕鬆的將這隻牛型野獸抬起,往隊伍當中一輛空著的板車走去。

傍晚,隊伍停在路邊,開始紮營準備晚餐,而肖恩以及其他一些騎士則是趁此機會開始了騎士法的修鍊,因為要趕路的原因,也只有早晨傍晚有時間修鍊騎士法。

一個小時後,莉麗來到肖恩面前,向著肖恩喊道。

「哥哥,哥哥,晚餐好了。」

「好,知道了。」

肖恩收劍歸鞘,旁邊立即有僕人遞上濕水的毛巾,擦拭之後,與莉麗一起向著就餐的帳篷走去。

「莉麗,肖恩大哥這邊。」

在這裡就餐的,有坎貝爾家高層與嫡系,也有高修家族高層與嫡系,見到肖恩進來,依蘿立即向兩人招呼道,兩人於是走了過去在對方旁邊的空位上坐下。

僕人已經陸續將晚餐端了上來,有牛排、也有牛骨湯,顯然是將今天巨型凶禽抓住的那隻牛型野獸作為食材的。

「好吃。」

切下一片肥美的牛排,塞入嘴中咀嚼,莉麗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這些天來,眾人口福不淺,每餐都有各種野味,這可把莉麗這隻饞貓高興壞了。

肖恩也切下一片肥美的牛排,塞入口中,濃郁的肉香頓時傳來,他不由眼前一亮,咀嚼了幾下,吞了下去。

「肖恩伯爵,不知接下來還要走多久?」

與肖恩坐在同桌的沃爾頓開口詢問道。

肖恩微微估算,回答道。

「應該還要20多天吧。」

隊伍的行進方式是用馬車,行進速度比他當初要慢了一些,所以時間上也會多花上一些。

十多天後。

單獨在一輛馬車當中,肖恩像是在閉目休息,但事實上,他在修鍊冥想法。

趕路的時間,不能修鍊騎士法,所以也只能將巫師的冥想法拿來修鍊,巫師天賦達到卓越級之後,肖恩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修鍊速度變快,這十幾天當中,他的巫師境界已經從三級巫徒提升到了一級巫師。

雖然對他整體實力的提升並沒有多大幫助,不過也聊勝於無,而且佔用的時間是不能修鍊騎士法的時間。

哧——

忽然,肖恩所乘坐的馬車一頓停了下來,肖恩睜開眼,拉開窗帘往外看去,便見整個隊伍的馬車都停了下來,他眉頭微皺,從馬車上走了下去。

噠噠!

一個少年騎馬向這邊趕了過來,正是豪斯.加西亞,來到肖恩近期,他沉聲道。

「少爺,前面出事了。」

「出事?!」

肖恩腳步一蹬地面,身形快速閃爍,很快就來到了隊伍最前面,頓時面色一變。

此時,在隊伍前方的道路上,十幾輛頗為新的馬車東倒西歪,一百多人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躺著,屍體上並沒有尋常的刀劍劈傷,而是全部焦黑,宛如遭到了雷擊。

肖恩進入馬車當中翻找了片刻,下來時,臉色已經微沉。

「肖恩伯爵,看出什麼沒有?」

便在這時,沃爾頓也趕了過來,向剛從馬車上下來的肖恩問答。

「是巫族人乾的。」

肖恩沉聲說道。

「你確定?」

沃爾頓臉色一驚。

「我確定,財物沒少,除了巫族人,我實在想不出其他。」

肖恩點頭道。

馬車當中,珠寶玉飾之物並沒有被帶走,顯然,這並不是劫財,而且這些人身上的傷勢,動手的方式要麼是巫術,要麼是雷電血脈攻擊,而顯然,應該是前者。

「居然有巫族人攔截,我們要不要換一條路?」

沃爾頓面有憂色道。

「不用,那樣太繞了,而且其他路也並不一定就安全了。」

肖恩搖搖頭。

將珠寶玉飾以及糧食食物轉移到隊伍馬車當中,將散亂的馬車以及這一百多人的屍體堆積起來全部焚燒,隊伍再次前行,只是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來,那支隊伍的遭遇給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