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三百五十一章 恐怖痕迹

第三百五十一章 恐怖痕迹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什麼?全部消失了?」

皮科爾面色變了,他面色凝重望向馬族僕人。

「你確定?」

「大人,這個消息我已經向弗格斯家族的人確認過好幾遍了,絕對沒有錯,現在弗格斯家族已經亂作一團,恐怕要不了多久,消息便會傳遍全城。」

馬族僕人肯定道。

「怎麼會……?」

皮科爾面色徹底變得難看。

他正在等待弗格斯家族擊殺肖恩的「消息」,而這種時候,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卻是突然間消失了,若說這兩者之間沒有聯繫,他說什麼都不信。

「難道,難道是……?」

忽然,他心中有了一個猜測。

整個城當中,有能力讓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無聲無息消失也只可能是長老鄧巴了。

「肯定是,肯定是那個老傢伙動的手……」

顯然,應該是鄧巴那個老傢伙發現弗格斯家族向那個肖恩出手,震怒之下,將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殺了。

「那個肖恩有沒有被殺?鄧巴那個老傢伙知不知道是我讓弗格斯家族下的手?」

他面色上陰晴不定。

那個肖恩不是獸神殿的弟子,他並沒有觸犯獸神殿的殿規,即便長老鄧巴知道是他讓弗格斯家族下的手也奈他不得,但以長老鄧巴的性格,這事絕不會就這樣算了,這次之後,恐怕少不了要被對方針對。

最終,他決定在回到獸神殿之前,盡量少與長老鄧巴碰面,免得對方找機會針對他。

弗格斯所有家族高層全部消失的消息傳播的速度比想像的快,不過半個小時,消息便已經傳到了旅館。

五樓的客廳當中,埃米莉正與鄧巴在其內喝茶,聽到一位獸神殿僕人的通報,她目光望向鄧巴道。

「你把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全部殺了?」

同住五樓的她,知道今早鄧巴出去了很長一段時間,也猜到了對方出去的目的,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將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都殺了。

「不要冤枉老人家!」

聽到埃米莉的話,鄧巴不滿道。

「不是你動的手?」

埃米莉目光當中帶著懷疑,與皮科爾一樣,她也認為這是鄧巴動的手,畢竟這附近有能力做到的也只可能是他了。

「喂,喂,你這是什麼眼神?老頭子我像是敢做不敢當的嗎?」

鄧巴瞪了一眼埃米莉,最後無奈聳聳肩說道。

「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肖恩那個小子動的手!」

「他?」

埃米莉皺眉。

對於肖恩,給她的感覺便是十分神秘,但即便如此,若說是肖恩讓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消失,她也不太信。

畢竟弗格斯家族當中,即便不算那位五級獸戰士,也有好幾位四級獸戰士。

看出埃米莉不信,鄧巴無奈嘆了口氣。

「只能說那小子藏得太深,他身上擁有能增強戰力的血脈天賦,本來老頭子我還想暗中護送他一程的,沒想到根本用不著,弗格斯家族那位五級獸戰士都被他宰了!」

「什麼?」

埃米莉徹底變得吃驚。

雖然猜到肖恩的實力應該不止表面上那樣,卻也沒想到,會超出這麼多,連五級獸戰士都能斬殺。

「那小子就是一個怪胎……」

鄧巴也是微微驚嘆。

「真不知道當初主持獸神殿選拔的傢伙是怎麼搞的,連這種怪物都漏過了。」

……

一個月後,肖恩進入斯諾阿領。

斯諾阿領,處於獸人領中部的一處領地,抵達這裡,意味著肖恩這趟穿越獸人領之行,算是走了一半了。

前後時間加起來,總共花費了三個月,也就是說,他要穿過獸人領地,抵達處於蘭坦大陸中間的靈族領地,還需要再飛行三個月。

「再往前飛行半天,應該便能遇到一座城池。」

肖恩一邊飛行,一邊根據地圖以及周圍的地貌,調整飛行的方向,以免方向偏移。

忽然,他目光猛地向下望去。

下方,按照地圖標示是一片山脈地形,原本應該是連綿不斷的青翠山嶽,但此時卻是滿目瘡痍。

大量的山嶽被夷平,被切成兩半,有些更是留下了深深的坑窪。

而更恐怖的是地面之上時不時出現的,一道道延伸極長,橫跨數個山嶽,深不見底的裂痕,便宛如是魔鬼張開的嘴般。

「好恐怖的破壞力,究竟是什麼級別的強者交手造成的破壞?」

肖恩心中閃過一絲心悸。

如今最強戰力達到王級騎士的他,論破壞力已經是極強,普通的小山包,已經能夠做到一擊擊碎的程度,但跟眼前的破壞力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根本沒法比。

如果說他現在破壞力是導彈級,那麼造成這種破壞的對象的破壞力便是核彈級。

「不,不一定是獸人強者,也可能是某種實力極端強大的凶獸……」

肖恩搖頭,如果真是凶獸造成的,那對他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

雖然凶獸的實力與自身的血脈天賦並不一定完全劃等號,但大部分情況下是這樣的。

如果在這裡交手的是兩隻凶獸,那麼這兩隻凶獸身上擁有極為恐怖血脈天賦的可能可以說是極大。

以破壞力來估計,擁有混合血脈天賦都有可能。

半天后,距離交戰處最近的城池。

肖恩出現在了一家門外牌匾略歪的酒館之內。

看戰鬥的痕迹,明顯剛發生沒多久,附近出現了如此大戰,作為距離最近的城池,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

果然剛進入酒館,肖恩聽到的幾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