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三百六十章 空間屏障?

第三百六十章 空間屏障?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果然是一個家族的!」

望見這道突然出現、並一舉將他的雷火攻擊擊碎的的人影,肖恩眼睛微眯,最壞的情況出現了。

雖然與疤痕豹族老者芬克戰鬥,但他的目光還是留意到了不遠處觀戰的這三位氣息明顯極其強大的豹族老者。

當這三人出現時,他便已經在猜測這三人與皮科爾是不是來自同一個家族,畢竟同樣是豹族人,而且同樣出現在路加城。

而現在隨著三人當中其中一人出手,這個猜測徹底得到了證實。

「你想殺了他?」

一擊將紫色雷火擊碎,豹族老者目光帶著冷色望向肖恩。

「是他先想殺我的。」

肖恩面上看不出表情道。

「即便如此,你也不能殺他,因為他是我阿諾德家族的人。」

豹族老者冷聲說道。

「也就說只能你阿諾德家族殺人,不能別人殺你阿諾德家族?」

聽到豹族老者如此強詞奪理的話,肖恩反問道。

「你可以這樣認為!」

豹族老者言語當中儘是霸道。

「我不管你與他究竟有什麼仇,不過既然打傷了我阿諾德家族的人,你就留下一條手臂賠罪吧!」

「一條手臂?」

周圍圍觀的人驚嘆阿諾德家族霸道的同時,望向肖恩的目光都不由帶上了同情。

戰氣的修鍊雖然並不需要武器的配合,但同樣需要四肢健全才能修鍊,少了一條手臂,幾乎已經斷絕了繼續修鍊下去的可能。

埃米莉面色變了又變,再三猶豫,最終她從人群當中飛出,向著豹族老者請求道。

「加德長老,這一位是我的朋友,並非有意冒犯你們阿諾德家族,打傷你們阿諾德家族的人也僅僅是為了自保,還請網開一面。」

「埃米莉?」

望見替肖恩求情的埃米莉,豹族老者眉頭挑了挑,沒想到肖恩與埃米莉認識,而且還關係匪淺。

略微考慮,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說道。

「如果是一般的事,看在殿主的份上,我可以給你這個面子,不過如果今天我放他安然離開了,恐怕我阿諾德家族會成為最大的笑話,所以,我不能答應你。」

嘭!

說到這裡,他目光冰冷望向肖恩,腳下猛地一蹬地面,身體如炮彈般射起,地面之上直接出現了一個直徑幾十米的大坑。

「肖恩,快逃!」

埃米莉攔在肖恩與豹族老者之間,想要阻攔一下豹族老者給肖恩爭取逃跑時間,哪怕是一丁點也好。

嘭!

但下一刻,她只覺眼前一花,整個身體便被推了出去,而豹族老者卻是已經掀開她逼近到了肖恩近前。

這種速度,比之肖恩動用防禦力場後,再經過速度天賦、飛行天賦增幅之後的速度還要快了不少,至少也是六級獸戰士級別,甚至可能是七級獸戰士。

咻!

一柄長刀出鞘,帶起一抹森寒的刀光,向著肖恩持劍的右手斬去。

「可惜了!」

接住埃米莉,狼族老婦人可惜的搖了搖頭。

如此年輕一位五級獸戰士,還擁有血脈天賦,本是前途無量,但卻要被斷絕了前路,真心可惜了。

「哈哈,五級獸戰士又如何?斷了一臂,從此以後,再也無法寸進,你就絕望的等著被我超越吧!」

皮科爾面上是止不住的病態興奮,結果雖然跟預期的有所出入,但還不算壞。

「這小子慘了!」

捂著腹部的刺傷,已經從地上爬起的芬克更是面露冷笑。

噗!

一道血光出現。

所有人震驚,所有人吃驚,一些人更是眼睛睜得大大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難道是……?」

即便是圍觀的一眾實力不弱於豹族老者的人,同樣吃驚的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幕。

啪嗒!

一個人眼睛不甘地啪嗒一聲倒地,鮮血從脖頸處流淌而下,這個人正是芬克。

在他旁邊,有著一位持劍青年,赫然是被豹族老者逼近,明明已經陷入危局的肖恩。

一瞬間,對方居然擺脫豹族老者,出現在了芬克身旁,在芬克絲毫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將對方斬殺。

「瞬移,這絕對是瞬移!」

有人驚呼出聲。

而除阿諾德家族外的其他家族高層,則是一個個面露戲謔之色,阿諾德家族這一次算是碰上「釘子」了。

「他居然會瞬移!」

埃米莉臉上則是有著驚喜,她是真心的為肖恩高興。

「瞬移?」

天空之上,失去肖恩身影又再次找到的豹族老者,面容沉得像陰雲,特別是見到肖恩旁邊倒在地上的芬克時,臉上的陰沉更是彷彿能滴出水來。

「抱歉,你阿諾德家族的規矩在我這裡不管用。」

面對著豹族老者想要吃人的目光,肖恩輕笑一聲。

事實上,即便被砍斷了一臂,他也是有一定把握重新長出來的。

高達高級的自愈血脈天賦,再加上那株千年龍血草,以他的估計,重新長出手臂應該不難。

不過他並沒有讓人斬斷一臂的打算,擁有瞬移的他,若真心想走,除了上次見到的虎族老者那種頂級強者有一定把握將他留下外,其他人真心做不到,即便是眼前的豹族老者。

「該死,他居然會瞬移!」

皮科爾面色惶恐向著人群當中躲去,生怕肖恩注意到他。

即便是五級獸戰士實力的芬克,也被當著族老的面殺死,更何況實力只有四級獸戰士的他。

但對於他這個罪魁禍首,肖恩又豈會不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