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三百六十七章 詭異

第三百六十七章 詭異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是這塊測力水晶有問題還是因為空間血脈天賦太過特殊?」

最終也沒有想出一個所以然的肖恩,將測力水晶收回次元空間,向修鍊室外走去。

「少爺!」

打開修鍊室的門,肖恩從修鍊室中走出,聽到動靜的靈族女子恭敬的迎了上來。

「嗯,幫我準備洗澡水,還有等一下不用將飯菜送到房間來,今天我準備自己到餐廳去用餐。」

肖恩開口道。

「是。」

靈族女子恭敬應道。

半個小時後,換了一身乾爽衣物的肖恩,乘坐電梯下到了五樓。

五樓,娛樂樓層,整層樓沒有房間,有著的是一個個娛樂場所。

有餐廳,有酒館,有相互切磋競技的對戰室,還有不少其他的休閑場所……

旅途太過漫長,對於沒有修鍊室不能修鍊的那些人來說,自然需要一些打發時間的方式。

「一份牛排。」

進了一家餐廳,找了一張空置的餐桌坐下,肖恩接過漂亮靈族女店員遞來的菜單,看了一會,點了一份牛排,靜靜吃了起來。

與獸人不同,靈族在飲食方面極其的注重,烹飪過程極為的講究,而烹飪出來的菜品也的確是沒得說,極為的美味。

用完餐,肖恩並沒有立即返回房間,而是前往了對戰室,經過上次的戰鬥,他發現他對靈族的了解實在是太少,所以他決定去對戰室看看。

對戰室,坐落於五樓最左側的一處數千平米房間,房間正中,有著一個凸起的上千平米平台,當肖恩抵達室,這處平台之上已經站著兩個人。

其中一人,是一位美麗紫發女子,女子一身藍色勁裝,姣好的身材顯露無疑,面容精緻當中帶著點點嫵媚。

而另一人,這是一位高大的金髮男子,體格壯碩,配上長長的金髮,宛如是一頭髮怒的雄獅。

「克萊門特,收回你之前說的話,否則我會讓你在床上躺幾個月。」

紫發女子美麗好看的眉頭深皺,聲音當中帶著壓抑著的怒氣。

「怎麼?我說錯了嗎,你珀西家族不就靠幾個女人撐起的嗎,男人不是軟蛋是什麼?」

高大金髮男子聽到女子怒斥,不屑一笑。

「要是你真能讓我在床上躺幾個月,那算你厲害,就怕你被我乾的在床上躺幾個月……」

他露出了幾分意味不明的怪笑。

「你,找死!」

紫發女子顯然是聽明白了高大金髮男子話中隱含的意思,臉色氣的青一陣白一陣,雙手之上,有淡淡青色光芒閃爍,赫然是已經動用了靈技。

嗡!

平台四周,一層透明的防護罩升了起來,紫發女子猛的竄了出去,單手如兩條長鞭抽出,接連不斷抽向高大金髮男子。

嘭!

高大金髮男子身上沒有任何光芒閃爍,只是雙手劈出,如兩柄鐵錘,與穆麗兒抽來的手撞擊在了一起。

他所在家族的靈技以肉身強化為主,能將肉身的力量、速度、防禦,大幅度提升,因為強化的是內部的肉身,所以一般是看不到靈光的。

嘭嘭嘭!

數次撞擊,高大金髮男子居然處於弱勢,雖然沒有受傷,不過卻是被撞得連連後退。

「哼!」

接連被撞退,高大金髮男子冷哼一聲,身上沒有光芒閃爍,但雙手卻是隱隱膨脹了一圈,青筋暴顯,已經由之前的全身強化,變為單純強化雙臂。

雖然失去了全身強化的效果,但雙臂的力量卻是恐怖增加。

嘭!

膨脹一圈的雙臂果然比之前強了不少,僅僅一次碰撞,便已經將紫發女子撞飛了出去。

「哼,蠻牛而已!」

紫發女子顯然對這種情況極為了解,揉了揉發痛的手臂,腳上青光閃爍,躲開了高大金髮男子迎面而來的一拳,然後繞向了高大金髮男子身後,而高大金髮男子則是趕緊一個轉身。

最終,這場戰鬥紫發女子以略微優勢勝利。

隨後,又有數場對戰發生,對戰的雙方都是年輕人,顯然正印證了那句話:年輕人火氣盛。

「巨人族沒有遇到尚且不知,但就我所知道的人族、獸人族、巫師一族,面對靈族的靈技時,的確會一定程度上被壓制。」

肖恩心中自語道。

人族與獸人一族,兩個種族可謂是極為相像,擅長的都是近身戰,如果遇到靈族的遠攻手段時,很可能會陷入只有招架之力、沒有反手之力的被動局面。

而巫師一族,雖然擁有遠程手段,但卻幾乎沒有什麼近戰能力,沒被近身也就罷了,如果被靈族近身,立即十成實力只能發揮出兩三層。

當然,這裡的人族、獸人一族、巫師一族都僅僅指一般存在,而並不包括擁有血脈天賦的存在。

如肖恩,靈族想要剋制它,那是絕不可能,擁有眾多血脈天賦的他,只會克制靈族。

靈族靈技是需要通過修鍊才能獲得的,而且等級越高的靈技,修鍊起來難度便越高,即便天賦再高的靈族人,也不可能每一樣靈技都會。

而肖恩身上血脈天賦,根本不需要修鍊,複製融合之後便能如臂指使,而且還能隨著本身實力的增強跟著增強,所以,要說克制也是肖恩克制靈族人。

又半月過去,肖恩實力達到160萬斤,而這時候,晶石船也進入米德納領範圍,最終,晶石船在米德納領最大的城池哥努西城降落。

從貴賓艙通道,肖恩終於遇到了其他貴賓艙的乘客,這一看卻是不由心中微微訝然。

「居然全是年輕人?」

整艘船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