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極道騎士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多重搜尋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多重搜尋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軍事

足足好片刻,肖恩才在空間石上銘上了一個大約是方形的陣紋。

這是一個僅僅只有81道紋路的陣紋,比之之前的三角形銘紋足足少了27道紋路,但難度卻足足提高了數倍,一切皆因為空間石實在太小。

嗡!

將空間戒指取下,防禦力場灌入陣紋當中,頓時,空間戒指之上的方形陣紋亮了起來。

啪嗒!

但就在下一剎那,一聲異響聲響起,本已經亮了起來的紋路黯淡了下去,結果已經顯而易見,第一次戰獸空間煉製,以失敗告終。

「繼續!」

將這枚空間戒指放置一邊,小文拿出另外一枚空間戒指固定之後,再次開始了銘紋。

在獸人領地當中,不少獸人栽到他的手中,所以他手中空間戒指不少。

十餘分鐘之後,銘紋再次完成。

啪嗒!

隨著防禦立場的灌入,金色的紋路先是一亮,後又是發出一聲異響,徹底黯淡了下來。

第二次戰獸空間煉製失敗。

肖恩沒有停歇,繼續開始了煉製。

第三次煉製同樣失敗。

第四次煉製同樣失敗。

第五次煉製……

嗡!

隨著防禦力場的灌注,空間石上的方形陣紋慢慢亮了起來,最終變成亮金之色,形成了一個美麗的方形圖案,久久都沒有暗淡下去。

「吁」

見此,肖恩輕「吁」了一口氣,終於煉製成功了。

被煉廢了的空間石,不但不能成為戰獸空間,就連原有的空間戒指的作用都將失去,也就是說徹底的廢了。

而哪怕最便宜的空間戒指,也要一百晶石左右,跟十枚晶石一柄的長劍根本不能比,即便現在肖恩晶石不少也經不起這樣消耗。

也幸好這些空間石戒指並沒有花錢,否則的話他要鬱悶的吐血。

不過他也知道,煉製了五次才成功,對他來說,已經是很高的成功率了。

一方面是因為他今天才開始學習煉製,對煉製過程的掌控還有待提高,等待以後技術成熟後,成功率肯定便會提升上去。

另一方面,戰獸空間因為體積小的原因,本就是極為難以煉製的東西,雖然僅僅是一階,但煉製難度卻比許多二階物品更難,一些二階煉器師,情願煉製二件物品,也不願意煉製戰獸空間,實在是難度太高成功率得不到保障。

別看他跟之前那柄劍一樣同為一階物品,但價格卻貴了十倍不止。

上次在路加城舉辦的拍賣會,最貴的一件一階物品,也才賣到幾千晶石,而那枚戰獸空間,卻足足賣到了7萬晶石,兩者間價值的差距可見一斑。

將這枚戰獸空間戴在左手小拇指之上,肖恩防禦立場灌入,頓時一個虛無的空洞出現在了地面之上。

然後他從腰間將一個竹筒取出打開,一大五小,總共六隻血色甲殼的蟲子從中爬出,正是上次得到的那六隻噬血蟲。

噬血蟲十分好餵養,進食一次可以管上數天,也幸好如此,才沒有被肖恩餓死。

「進去!」

在肖恩的操縱下,六隻噬血蟲從虛無的空洞當中爬進了戰獸空間,那是一個大約十立方左右的空間,進去之後,六隻噬血蟲並沒有向肖恩反饋窒息之類的信息,顯然,這個戰獸空間是沒有問題的。

第二日,肖恩趕往乘坐晶石船的廣場。

「嗯?」

來到廣場附近,肖恩不由眉頭一皺。

此時,廣場的幾路入口居然都排起了長長的長隊,在最前面,正放置有一塊長寬30厘米左右黃色晶石,每一個要進入廣場的人,都被要求將手按在黃色晶體之上。

「還沒放棄嗎?」

肖恩搖搖頭,顯然,這是聖靈殿以及幾大勢力對他的再一次搜尋。

不動聲色的走向一處偏僻地方,趁四周無人之時,肖恩動用了空間隱身,然後向著停靠晶石船的廣場行去。

雖然已經易容,不過肖恩並沒有打算排隊接受檢查入內,接收了一位「靈族之神」的記憶,肖恩對於晶石物品可謂是十分了解,自然知道有那種即便不調動血脈天賦也能測出「最強戰力」的測力晶石。

再加上測力晶石上面顯示的年齡,他若是過去接受檢查,幾乎肯定會露出馬腳。

噗!

空間隱身向廣場行走當中,忽然,一種異樣的感覺透過肖恩身上,肖恩感覺自己剛才像是穿過了某個東西。

「準備的還真夠充分的!」

肖恩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然後繼續向著廣場走去。

剛才那是一種類似屏障之類的東西,有著一定程度上讓隱身、空間隱身失效的能力。

可惜,肖恩現在的空間天賦已經達到高級,空間隱身水平水漲船高,想要讓他的空間隱身失效,不說沒有可能,但煉製難度卻是極高,即便是聖靈殿以及各頂級勢力也不可能大批量製造。

從停靠晶石船廣場的一間廁所當中走出,肖恩從容走向昨日購買船票的那艘晶石船。

「這是我的憑證!」

來到貴賓通道前,肖恩將上面有「七」字樣的晶石牌遞給一位守在貴賓通道前的靈族男子。

靈族男子一身中高檔衣物,並不像普通的船員,反而像是有一定身份的船上管事,按理說,這樣的人應該不會出現在迎賓通道處的,但對方卻出現在了這裡。

雖然略微奇怪,不過肖恩也沒有探究的意思,別人怎麼樣跟他無關。

「你好,不知貴姓?」

「馮曼.羅伊。」

肖恩說出了之前編造好的名字,疑惑望向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