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回到山溝去種田 >第七百八十五章 動議

第七百八十五章 動議

小說:回到山溝去種田| 作者:二子從周|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八十五章動議

一路上李君閣都是小跑,腦子裡不停地翻著念頭。

這到底是啥?野生動物不會只出現個體,肯定是種群,有多少?

蜀山的野生動物分布如何,不知道;和外界有無連接通道,不知道;黔州那邊情況怎樣,不知道。

因此這種怪老虎到底還有多少,不知道。

而且食物鏈頂端的新物種發現,這是多少年沒有過的事情了?這整個事情就充滿了不科學,為什麼之前都沒有被發現過?

難道蜀山是一個絕地?除了懸天寨從其餘地方都到不了這裡來?

那這片區域到底有多大?

除了這些,還有人事。

這個發現權,自己是否需要立刻拿到手?

還是等瞿院士回去分析DNA後,自己在配合公布紅外攝像機的照片?以後有事情大佬先頂著,別又鬧出一個華南虎事件?

萌虎的發現對李家溝和蜀山到底是好是壞?

發現者的身份如果坐實,是不是自己有多了一道保護傘?李家溝又多了一道保護傘?

或者引來國家的干預控制,自己一番心血化為流水?

國家利益面前,任何個人都得讓步。別說扯不到那上面去,研究鯉魚都出院士了,科學的事情真不好說。

不管怎麼說,保護區建立是鐵板釘釘的事情,李家溝相應的隊伍是不是要立刻升級?

盤鰲鄉派出所,有沒有可能提公安分局?表哥剛來屁股都沒坐熱,這位置保不保得住?

……

平日里靈活的腦子現在完全跟僵住了一般,新發現的衝擊太大,光見問題一個個往外冒,答案,卻一個都沒有。

直到李君閣回到營地,這神情都還有些恍惚。

蜀山上有老虎!還是紫色的!說出去誰信?!

看到苦人窩歪斜零碎東倒西歪的黑木頭破房子,李君閣才反應過來,這裡怕真是人家倆萌虎的越冬地,自己這次來霸佔了人家的地頭,還得讓倆萌虎在山上冷兩天,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自己之前還有把這裡建成李家溝保護站的蜀山前進基地的想法,現在看來估計得後退十多里,回到移動基站那個位置去。

對了,答應今晚別人吃雞,這雞從哪裡來?

迷迷糊糊地穿過破房子回到營地,表哥從竹架檯子上下來,拍著他的肩膀:「喂!你一晚上去哪兒了?兩點過後就不見人。」

李君閣決定實話實說:「去昨天發現那堆糞便的地方守了一夜,想著能不能看到爺爺說的紫老虎。」

表哥就呵呵笑:「想碎了你的心了!紫色老虎,這麼多科學家都沒發現,然後你昨天聽說今天就發現了,老天爺該有多瞎?」

李君閣被他懟得沒言語,只好在心裡暗自腹誹,這都已經發現了!咋地!

不過表哥這話提醒了他,這事情,還是等瞿院士研究結果出來之後在提比較好,到時候將照片發給瞿院士,該怎麼做還是他拿主意。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人士,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

等等,照片?這還沒有拍呢!

不過好歹是想通了一個扣,李君閣這下也不著急了,屁顛屁顛去找米熬粥去。

早上隊伍起來,瞿院士也不去遠處了,抓住李君閣還有獵戶叔育爺爺去谷頂松林處,尋找大貓的蛛絲馬跡。

經過竹林下套子的地方,李君閣往每個陷阱周圍都灑了些空間草籽。

都是牛人,科學加土辦法,兩相結合,沒一會就推斷出這裡有兩隻大型貓科哺乳動物待過,然後從步態間距推測出性別大小體型體重,又從松樹上的痕迹,從能提升自己體重的能力,推測出它們的肌肉力量。

瞿院士越來越興奮,這些堆斷已經說明,這有可能是一個新物種,他大膽假設這是一個金錢豹的新種,個體比現有發現的金錢豹都要大很多,骨骼粗大,肌肉強勁。

但這也正是它們在其它地方消失的原因,因為要支撐如此大的體型和力量,這個品種所需要的食物比一般貓科動物要多,一旦獵物匱乏,首先消失的就是它們。

之所以在蜀山得以留存,是因為這裡保護得和古代原始森林幾乎一樣。

雖然以前每年秋天,從被唯唯命名成「碧峰山高速公路」的主要獸道下碧峰山的那些動物,會被以往的人們獵殺不少,但是總體來說,蜀山的生態維持在了能讓這個品種得以生存的最低線上,才使得它在這一地區得以繼續繁衍。

如何找到它們,保護它們,這就是一個系統大工程了,瞿院士說道:「這片區域太重要了,我回去會給國家建議,成立蜀山自然保護區,不,應該成立蜀山碧峰山一體的自然保護區,然後皮娃你們要配合工作,將這種貓科動物找到,有了實證,成立自然保護區那就會少很多阻力。」

李君閣說道:「這不應該有阻力吧?我們本來就已經保護這麼多年了。」

瞿院士握著育爺爺的手:「這十幾天深受教育啊,回去我還要建議修改野生動物保護法案,現在的法案,還是過於粗糙,各種條款還明顯不夠細緻,而且保護名單多年沒有調整了,一些物種的保護工作已經刻不容緩,可還是沒有列入到名單裡邊去。」

李君閣笑道:「瞿老,我覺得不應該是要求他們修改,而是應該要求他們定出一個怎麼修改的規定來。比如每幾年修改一次?什麼條件納入名單?什麼條件從名單下來?諸如此類,不然一次過後依然是外甥打燈籠。」

瞿院士嘆了口氣:「這難度又上去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