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科幻末世小說 >新婚告急,老婆不要跑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最美的新娘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最美的新娘

小說:新婚告急,老婆不要跑| 作者:千百頃| 類別:科幻末世

周圍的雨依舊還在淅淅瀝瀝的下著,墓碑上面的字依舊還在不停的滑落下來。地面上的雨水不停的濺落在她的腳背上面,腳踝的地方都被打濕了一點。

本來陸祁南還在旁邊擔心,擔心她會受到什麼刺激,從而傷害到她的身體,所以眼睛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他。

可是邱夢瑤卻什麼反應都沒有,臉上的神情也慢慢的變得平靜下來。接著就回頭看了看陸祁南,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並且勾著嘴角說:「好了!我們走吧!」說完就輕輕的挽住了陸祁南的手,臉上好像一副如無其事的樣子。

聽到她這麼說,陸祁南臉上划過一抹驚訝的神情。接著就愣了一下,並且慌張的看了她一眼就說:「那……那我們走吧!」一邊說著就伸手慌張的攬住了她。邱夢瑤一邊跟著她往前走,一邊回頭往王欣然的墓碑上看了一眼。

大雨傾盆而下,周圍的泥土混合著雨水濺到了車子上面。邱世成已經暈過去,姜琦也倒在了地上,並且額頭上好像已經磕破了,還流了很多血。

王欣然慢慢的從車裡爬出來,並且慢悠悠的走到姜琦面前。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臉上充滿了諷刺的笑容。

此時姜琦感覺自己好像馬上就要死了,泥土混合著水濺到了她的臉上。她伸手輕輕的摸了摸肚子,感覺到肚子上傳來的疼痛,她臉色瞬間就變得慘白。

就在這時王欣然慢慢的走到了她面前,並且勾著眼睛打量著她,然後一臉邪魅的說:「哼!姜姐姐你還好嗎?」這麼說的時候,語氣里卻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本來姜琦被疼得額頭上流下了很多汗水,腦袋也暈乎乎的。肚子上的疼痛感也依舊沒有消失,手指也緊緊的攥著地面上的泥漿。

接著她立馬就抬頭惡狠狠的看著王欣然,並且眼睛也一下子變得紅通通的。接著立馬就啟動嘴唇惡狠狠的說:「你這個賤人,你一定會得到報應的!」一邊說著就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

可是不管她怎麼惡語相向,王欣然臉上都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隨後就一把捏住姜琦的下巴,隨後嘴角划過一抹淡淡的笑容,並且冷冷的說:「報應?你現在是在跟我說報應嗎?但是我要告訴你,凡事我王欣然想要的東西,誰都不要想阻止我!」一邊這麼說著,目光冷冷的看著姜琦。

此時姜琦眼前漸漸變得模糊,並且肚子里的疼痛感也變得更加劇烈了。可是王欣然卻眯著眼睛看著她,然後目光往她的肚子上瞥了一眼,接著立馬就說:「對了!我還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了,如果你早點聽我的話,及時離開世成,那麼也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現在恐怕一切都晚了,等到你們一屍兩命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止我了,我想得到的一切自然都會是我。」說完就勾著眼睛看著她,臉上流露出滿滿的得意之情。

看著她這個樣子,姜琦立馬就一把抓住她的腳踝。並且立馬就慌張的說:「等等!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但是你救救我的孩子好不好?」一邊說著眼睛裡露出了滿滿的哀求。

這時王欣然慢慢的轉過身去,聽到她這麼一說,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並且笑著說:「真的嗎?倘若我要你的命呢?」這麼說的時候,眼睛卻一直死死的盯著姜琦。

看著她這個樣子,姜琦立馬就咬緊了自己的嘴唇,並且死死的抓地面上的泥漿。眼睛裡也流露出滿滿的恨意,可是接著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後就一臉妥協的說:「好!我成全你!」此時她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起來,看起來一副虛弱的樣子。

就在這時邱世成卻突然醒了過來,並且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目光開始到處不停的張望,周圍的雨卻還是很大。

可是就在這時,王欣然看到了邱世成,瞬間她的臉色就變得鐵青,接著目光快速從他身上移開,並且慌張的看了一眼姜琦。然後就一下子故意倒在了地上,並且裝出一副受傷的樣子,一臉可憐兮兮的往邱世成的方向看去,並且立馬就說:「世成!我們在這裡!快救我!」這麼說著臉上卻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神情。

聽到她的聲音之後,邱世成立馬就跑了過去。看到姜琦額頭上的血跡,還有一臉蒼白的樣子,他立馬就撲到了她面前,並且一臉慌張的說:「琦琦!琦琦!」一邊說著就把姜琦攬到懷裡,臉上掛滿了擔憂的神情。

可是姜琦卻淡淡的瞟了他一眼,然後伸手抓住他的手說:「我答應你!無論任何條件我都答應你,但是你必須得保護好我們的孩子!」此時她說話的聲音都開始變得微弱,目光開始慢慢的暗淡下來。

聽到她這麼說,邱世成現在腦海里充滿了悔恨。並且一臉心疼的看著姜琦,接著立馬就點了點頭。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王欣然靜靜地站在她旁邊。接著她的攥緊了自己的手指,臉上流露出了滿滿的不樂意,可是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此時看到姜琦身體上流出來的血,邱世成立馬就慌張的把姜琦抱起來。並且一臉慌張的說:「別說了!什麼都別說了!我立馬帶你去醫院。」

醫院了邱世成的手緊緊的攥在一起,並且不停的在周圍走來走去。眉頭一直都緊緊的皺著,臉上掛滿了擔憂。

可是王欣然坐在旁邊,臉上與其說是擔憂,還不如說是恐懼,並且死死的攥緊了自己的手指。

過了一會兒醫生剛就從裡面出來,邱世成立馬就跑了過去。並且一臉認真的看著醫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