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正道潛龍 >第四十四章 全員團滅

第四十四章 全員團滅

小說:正道潛龍| 作者:偽戒| 類別:都市娛樂

賀偉聽到彬彬的話後,頓時沒好氣的罵了一句:「這還用問嗎?我要不上去,那不等於現在就挑明立場了嗎?!現在這個情況,你明知道上面有刀,也得裝不知道!」

「……對,對!」彬彬立即點頭。

「下車,跟在沈天澤後面,他們怎麼干,咱們就怎麼干!」賀偉扔下一句後,就率先推門走了下去。

「快點,拿上東西!」彬彬將腦袋鑽出車窗喊了一句後,就伸手從車座子下面掏出了裝響兒的袋子,隨即揣在懷裡也跟了下去。

……

兩分鐘後。

沈天澤,蔣光楠,賀偉,彬彬等四人帶隊,領著家裡的兄弟就集合在了夜色巴黎KTV門口。

「一會要他媽動手,誰都別給我往後縮縮,有第一個跑的,不用對伙動手,我就先剁了你!」賀偉棱著眼珠子沖著身後的人招呼了一聲。

「知道了!」

「整吧,整吧!」

「……!」

彬彬等人立即回了一句。

「走了!」沈天澤招呼了一聲後,邁步就與賀偉一塊推門進了KTV大堂。

「歡迎光臨,先生……!」門口的迎賓剛要彎腰喊話,就看見進來了十幾個凶神惡煞的青年,並且雙手全都是背在後面的,所以她一時間有點懵的後退了一步。

「先生,幾位啊?」吧台內的男經理起身接話。

沈天澤與賀偉掃了對方一眼後,帶人根本就沒在大廳停留,而是直奔三樓趕去。因為段子宣的簡訊里是有包房號碼的,所以眾人犯不上跟KTV大廳里的人磨嘰。

「哎,哎,你們幹什麼的?」經理推開吧台小門就追了出來。

「艹你媽的,你再跟著我,我崩了你!」彬彬拖在人群後面,從懷中掏出包著報紙的鋸短*就罵了一句。

經理瞬間臉色煞白,往後連退兩步後,就沒敢再接話。

……

數十秒後,三樓。

「是這個包房嗎?!」賀偉指著01號包房問道。

「對!」沈天澤點頭。

「來,拿槍的在前面,快點的!」賀偉單手插兜催促了一句。

話音落,蔣光楠,彬彬,還有悶不吭聲的陳浩等五人,拎著槍就堵在了門口。

「嘭!」

賀偉抬腿一腳就踹開了木板門,隨即喊了一聲:「艹你媽的,都別動!」

「呼啦啦!」

喊聲剛起,彬彬和蔣光楠就第一個衝進了屋內,領著手裡有槍的小分隊,直接就撲向了沙發中間位置。

「別動!」

「我讓你別動!」

「……!」

曹猛等人緊隨其後的跟了進去,從身後亮出砍刀,第一時間就將大權等人薅著頭髮,按在了座位上。

「二哥,沒事兒吧?」賀偉站在走廊門口問道。

話音落,二哥掃了一眼賀偉,擺手示意自己沒事兒,隨即單手插兜看著馮源忠說道:「老四,我來這兒不是撅你面子的!但老九跟我說了,大權我要帶不回去,那我他媽的也別回去了!所以,今天我是被逼到這兒了,你千萬別多想,我不是沖你!人我領回去之後,馬上就再來錦州給你磕頭!你看行不行?!」

「你領著這些小B崽子過來跟我舞槍弄棒的,還讓我別多想?呵呵,你快嚇死我了!」馮源忠面對指著自己的四把槍,翹著二郎腿,臉色如常的說道:「你現在把錢留下,帶著你的人給我滾,今天我不難為你!」

「老四,我還是完事兒之後給你磕頭吧!」二哥毫不猶豫的回了一句後,就指著大權說道:「把他領走!」

「走!」曹猛點頭後,與陳浩等人一起,扯著大權的脖子就往外拽。

「等我完事之後,我一定親自賠罪!」二哥咬牙再沖馮源忠招呼了一聲,隨即擺手喊道:「走了!」

話音落,眾人也不敢再過多停留,所以邁步就沖著樓下跑去。而此刻沈天澤也沖著段子宣問了一句:「你沒事兒吧?」

「你們要再晚來一會,我們肯定就挨收拾了!」段子宣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皺眉催促道:「快點走,這是人家的地方,我看馮源忠可他媽不是啥善茬子……!」

說話間,將近二十個人就圍著大權來到了一樓,但人還沒走到大廳中央,一樓後門處的棉布帘子就被一把寒光四射的軍刺挑起來,隨即十幾個全部在三十歲往上的壯漢,一聲不吭的就走了過來。

與此同時,大堂正門泛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艹!」二哥喉結蠕動的看著正門罵了一句。

「完了!」段子宣也是瞬間臉色煞白。

「咣當!」

沈天澤等人剛本能的收住腳步,門口處的兩扇玻璃門就被推開,緊跟著三四十號人,呼啦啦的從台階上走進屋內,幾乎瞬間就堵死了門口,用人將大廳填滿。

樓梯口處,二哥臉色鐵青。

「媽了個B的,我他媽看看誰要把人領走?」門口處一中年,穿著黑色夾克衫,背手看著二哥罵道:「我艹,你拎幾把破槍來的,就敢上夜色巴黎來擺事兒啊?!」

「嘩啦!」

樓梯口處的人群中,陳浩一聲不吭的擼動了一下仿五四手槍的槍栓。

「別動!」沈天澤聞聲立即掐住了陳浩的手掌。

「你讓他壓住,今兒就全得折在這兒!」陳浩話語簡潔。

「咱有在前面扛事兒的,你別吭聲!」沈天澤囑咐了一句。

陳浩聽到這話後,就沒再動。

「把人放了,趕緊的!」門口處穿黑色夾克衫的中年,一邊往前走,一邊指著二哥呵斥了一句。

二哥額頭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