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十五章 九分

第三十五章 九分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是直升機嗎?」老吊站了起來。

t「好像是。」宣林眼裡迸發出光亮,他露出了笑容,半眯著眼睛看向遠處,遠處,螺旋槳夾雜著風聲越來越清晰,引得遠處一片嗷嗚嗷嗚的動物叫聲。

t一時間,越來越清晰的螺旋槳的聲音,風聲,和愈來愈恐慌或憤怒的各種動物的叫聲夾雜在一起。

t這是一個與平日里生活的社會截然不同的空間,野蠻,奇幻。

t三人知道,顧覓清來了,帶他們離開這片空間的人,來了。

t「這就結束了嗎?野外……」比起老吊和宣林的欣喜,顏九成卻覺得不舍,就這麼結束了?

t他抬起頭看向另一邊的天空,漫天的繁星,美到令人炫目,又看向了那一片沼澤,黑乎乎的,還透著一絲紫色的光芒,也不知是什麼植物或動物。

t一旁的篝火噼里啪啦地燃著,羊肉燒焦的氣味夾雜著鬼針草的氣味,充滿了野性,多少年沒有燒過這樣的大火了,這也是顏九成第一次自己在野外烤羊肉,剛剛三個人還談笑風生,感嘆著今晚活下來的幾率變大了。

t現在就要離開了嗎?

t「能回去太好了,難道你還想在這裡過夜啊?」老吊朝著直升機的方向揮舞著手臂:「嘿!這裡!」

t宣林拿起自己裝著筆記本的包背上,也揮舞著手臂,興奮極了。

t在這裡過夜是要冒很大風險的,雖然你有了火,也有了樹床,可這年頭能爬樹的野獸多了去了,真過來了,那就危險了。

t這個風險,是死亡的代價。

t誰也不想死,不是嗎?

t「如果能在這裡過夜,也是一種畢生難得的經歷。」顏九成輕聲說道,他看著越來越近的直升機,越來越對不能在這裡多留幾天感到惋惜。

t他感受感受在樹上膽顫心驚睡一覺後,活著醒來看到日出的感覺。

t那樣的日出,才真正地會讓人感覺到生命力吧。

t「你不要命啦?」宣林回過頭看了顏九成一眼得出,他看到直升機後心情很好,自雙腳落到這片土地上後,他第一次十分放鬆地露出了笑容:「這地方危險,越快走越好。」

t顏九成不再說話。

t就像見到獅子的那一刻,他是恐懼的,可他真正決定面對的那一刻,他卻笑了。

t來這裡,雖然恐懼,飢餓等情緒一直像一條蟒蛇一般纏繞,纏繞得他喘不過氣來,纏繞得他情緒失控,可現在的他已經能接受這種現狀,他的心便安靜了下來,就像舉起棍子面對獅子時候一樣。

t看著燃燒的篝火還有沒吃完的羊肉,又看了看這漫天的繁星。

t顏九成明白,這恐怕是他這輩子唯一一次能在這真正的野外擁有這番令人難忘的經歷,而這經歷還沒有盡興,就要結束了。他看著老吊和宣林歡喜的臉,意識到,或許只有他才會想留在危機四伏的這裡,享受這種危機四伏。

t享受命懸一線的感覺。

t或許只有他,加入到這個組織里,僅僅是為了實現自己的英雄夢。

t天空中盤旋著不知名的飛鳥,隨著直升飛機的到來,驚恐逃竄,這裡的一切野蠻地生長著,還沒來得及品味,就要說再見了。

t顏九成蹲了下來,在地上找了幾塊石頭,就著火仔仔細細地挑選著。

t「你做什麼?」宣林問道。

t「帶一塊石頭,留個紀念。」顏九成發現了一個圓圓的,黑得沒有一絲雜色的小石頭,放入了口袋。

t「要是有刀,你應該把那獅子的牙弄下來,留做紀念,一個破石頭有什麼好的。」老吊朝著獅子那邊那顆大樹看了過去,此時,夜深,看不清楚。

t顏九成點點頭,心裡愈發覺得惋惜,如果能第二天走,他真應該扒了獅子的牙齒帶走。

「我們算是順利通過,這下子,顧覓清肯定對我們刮目相看。」老吊口氣頗為得意,大聲說道,此時,直升機已經越來越近,聲音也越來越大。

獅口脫險,象旁險情,手撕羊腿,再加上鑽木取火和剛剛做好的樹床,對了,還有顏九成發現了幾個鏡頭,這坨坨的讓人沒話說的好。

「他們弄個獅子,這也太損了,你說,要是我們真有人死了,在培訓中就死了,有什麼意義?」顏九成對那頭獅子的事頗有微詞。

「你斗獅這一段,他們要是打分的話,你絕對的高分。」宣林朝著顏九成豎起大拇指,隨後有些遺憾地伸出手摸了摸背在自己背上的筆記本包。

如果加入環節,宣林的才華才能展現。

眼下,老吊的野外生存能力,大家都看在眼裡,而顏九成無論是獅口脫險所表現出來的英雄氣概,還是發現了隱秘鏡頭的專業素養,都讓人刮目相看。

相比之下,宣林顯得平淡無奇。

直升機靠近的時候,風的力量比想像中要大很多,聲音也要大很多,直升機飛到這片叢林的上方,垂下一個繩梯,只見顧覓清從天而降,動作乾淨利落,帥氣非凡。

————————

下直升機的,只有顧覓清一人。

她正好落在離顏九成他們不過三十米的地方,健步走來,穿著一身墨綠色迷彩服,英姿颯爽的,一隻手隨意擺動著,另一隻手一直放在腰間。

這是隨時準備掏槍射擊的動作。

「嘿,小顧!」顏九成笑嘻嘻地從地上拿起一個石頭鏡頭揮了揮。

「放尊重點。」顧覓清走到三人跟前,冷著臉一掃後,瞪著顏九成:「我再跟你說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