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六十五章 風雲莫測

第六十五章 風雲莫測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你去盯著譚一現。」顧覓清的聲音十分冷靜:「我就在畫廊的隔壁,盯著前院。」

顏九成往下面看了一眼,只見老人低著頭弄了弄帽子,煙只抽了一半就丟到了地上,伸出腳踩了踩,一抬腳上了餿水車。

車開走了。

只要誰靠近欄杆並取下空心螺絲,拍下的這一幕就是證據。

而這個人會是譚一現嗎?

顏九成快步走出衛生間,正好在外面看到從女衛生間走出來的譚一現,她應該補了補妝,看上去動人無比,一副喝得微醺的模樣,讓旁邊的男人忍不住將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

回到畫廊待客間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後,點了水果,跟譚一現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沒有問高鐵的事,也沒有任何異常的舉動。

他舉起酒杯喝了一口,餘光看了看後院的側門,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從懷裡掏出煙,拉開側門走了出去。在這個瞬間,他立刻看了看譚一現,見譚一現似乎絲毫不關注側門外面的情況,而是自顧自喝著酒。

不到兩分鐘,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進來了。

譚一現站了起來,笑了笑:「我見個朋友,許記者,您慢喝。」

說著,朝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揮了揮手:「李總,好久不見。」

顏九成側過身子,伸出手扶了扶架在鼻樑上的眼鏡,輕輕一按,眼睛上方一個小孔悄無聲息地打開,朝著譚一現的方向錄製了起來。

一位服務人員舉著托盤走到顏九成這一桌,將一盤水果拼盤放到了桌子上,顏九成的餘光看了看,這個工作人員的食指包了創可貼。

這時,黑西裝男人邊笑著,邊分開雙臂,顏九成一下就看到了他藏在手指縫裡的一個小東西,他立刻伸出手按了按眼鏡,拉近焦距力求拍得更清楚,譚一現與他擁抱了下,這個男人手指縫裡的小東西在擁抱的這一瞬間,插到了她的肩膀處。

這一幕,被拍攝了下來。

證據確鑿,起碼能證明譚一現在從事非法情報工作,只是程度如何,就要看信息傳遞的是什麼了。

隨後,兩人寒暄了幾句後,譚一現轉過身回到了顏九成這邊的座位上。

顏九成在她轉過身的瞬間關閉了拍攝器。

不急,高鐵才是大頭,譚一現跑不了。

「這位李總以前也是日報的呢。」不知自己已被盯梢的譚一現坐了下來,拿起叉子叉起一塊黃桃丟到了嘴裡,隨後看向了顏九成:「對了,九哥,你是不是明天要去高鐵採訪呀?」

跟譚一現聊了快一個小時了,她絲毫不提高鐵的事,在與這位黑西裝寒暄之後立刻問起了高鐵,看來剛剛他們交換了信息估計跟顏九成的身份有關。這句話聽上去似乎是確定了顏九成的確是贛省日報的記者後,才放心地進行下一步的感覺。

「是啊,報社派我來採訪,要寫一篇大稿。」顏九成順水推舟引譚一現上鉤,餘光盯著那位在不遠處談笑風生的黑色西裝男,不用說,這個男人暴露了。

環衛工人,黑色西裝男,加上之前在酒店裡的那個男人和女人,目前已經四位間諜被掌控,這一網撒下去,魚還挺多。

出師順利,讓顏九成心裡輕鬆了許多。

還有多少魚,就看明天他們還會有誰出現配合譚一現了,按照目前的局面,這一局穩贏。

只要從今天到明天盯死譚一現,一網打盡並不是難事。

譚一現趴到桌子上側著頭,以仰望的姿態看著顏九成:「我最佩服你們這種能寫稿子的記者了,好好奇啊,這採訪是怎麼回事呀?你帶著的相機能給我看看嗎?」

得到了情報的譚一現,變得主動了起來。

「好啊。」顏九成從桌子底下拿出相機,打開,譚一現靠近他的身體,頭湊到了他的頭旁邊,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顏九成的肘部傳來了柔軟的觸覺。

很是撩人。

顏九成忍不住吸了口氣,穩了穩自己的情緒。

照相機里沒有藏其他武器。為了防止譚一現發現設備,顏九成只帶了鋼筆和眼鏡這兩個武器,對講機也只有在譚一現不在的時候才開啟。當她離顏九成這麼近的時候,所有的設備都不能啟動,以防暴露。

「要不,我給你拍一張?」顏九成笑著,舉起相機,譚一現歪著頭,手舉著一個叉子,叉子上叉著一瓣黃桃,雙頰緋紅笑著。

咔嚓一聲,拍了下來。

「我看看。」譚一現湊了過來,隨後十分高興帶了點崇拜地看著顏九成:「哇,你拍得真好!「眼睛裡如同星星一般閃啊閃的。

如果她不是間諜,恐怕自己會被擄獲吧,顏九成心想。

圓臉,大眼睛,長睫毛,白皙的皮膚還有這身段,都是顏九成喜歡的類型,這麼美好的女人,為什麼要當間諜呢?

顏九成心裡閃過一絲遺憾。

過了明天,這具美好的身體將在監獄裡漸漸老去,不見天日。

譚一現一副喝醉了的嬌媚,她伸出手解開了兩顆扣子:「這酒後勁兒真大,有點熱。」

看一眼,都能感覺到無比的柔軟。

他偷偷地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控制著什麼。

譚一現吃著水果,突然她的眼睛裡閃過一絲什麼,眸子微微抬起,?胸口起伏了兩下,似乎隱藏著什麼情緒。

她拿出化妝品打開後,照了照鏡子。

鏡子里照出來的後面的吧台,有一個帶著帽子的服務員站在那,一個包了創可貼的食指,在桌子上輕輕畫了兩下。

譚一現合上化妝盒,眼裡的陰狠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