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七十四章 危險的氣息

第七十四章 危險的氣息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瞪著我幹嘛?我這樣的要求很奇怪?」相比較顧覓清的有些羞澀和惱火,顏九成則坦蕩得不行,他將筷子放下,翹起二郎腿,吹出一口冷氣:「怎的,你這麼大基地,你們這麼能耐,就你一個娘們?」

說著,他邪笑著,上下打量顧覓清。

「你把我們這當什麼地方了!」陡然,顧覓清臉色變得冷咧,無比嚴厲:「提出這麼齷齪的要求!」

「你這就是飽漢不知餓漢飢了吧,你談過,我可沒談過。」顏九成拿起一根骨頭咬了一口,沒等顧覓清回答便說道:「犧牲了的那位反間諜人員是你男朋友吧?要不然就是被暗殺的那位科學家是你男朋友。」

一絲詫異和痛楚很明顯地在顧覓清白皙的臉上浮現。

這似乎是她最大的軟肋,提及便紅了眼眶。

「你看,我說准了。」顏九成將骨頭丟到桌子上,站了起來,拿過紙巾擦了擦手後,雙手插入口袋直面顧覓清:「我呢,是個男人,而且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男人,在上戰場前,你問我有什麼要求,我回答,嗯,我想要個女人,這很正常,談不上什麼齷齪不齷齪。」

顧覓清緊緊地抿著嘴。

「能給我提供嗎,一個女人,c罩杯,翹臀,膚白貌美大長腿,對了,我喜歡女人像你一樣,有個小酒窩的。」顏九成走向顧覓清,一字一頓,透著痞氣。

不止怎的,自打顏九成想明白了後,他身上就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息,痞中帶著狠。

褪去新來成員身上那種稚嫩和膽怯,本是培訓的一貫效果,也是他們需要的人擁有的性格:睿智地咬緊間諜,在適當的時候冷靜地出刀。

可是顏九成不同。

經過兩次野練,尤其是第二次因為他的失誤而血染沙場之後,他的確褪去了剛剛到來時候的那種稚嫩,可以說,現在的他跟之前的他截然不同。

可……

他卻比其他人多了一層東西。

這層東西,叫危險,不可控的危險。

老吊和宣林也都進步了許多,在最短的時間內成長為一位可以獨立作戰的鬥士,尤其是擁有豐富社會經驗老吊,在吃過虧後,想必行事會讓人不再操心。

他們的身上並沒有顏九成的那種危險。

顧覓清說不清楚顏九成身上的這種危險代表著什麼,她看著顏九成,很明顯地能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貪婪。

那麼地直接,那麼地濃烈,彷彿如果這裡沒有人,這個男人能直接撲過來一般。

這種不可控的危險讓顧覓清本能地後退了一步,隨後立住。她並非那種沒見過世面的女人,怎麼可能被顏九成這種眼神給震住?

她藏住心裡閃過的一絲畏懼,冷冷地笑了笑:「我們這裡不是間諜培訓中心,沒有那套慾望培訓的東西,所以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不能。」

說著,她從腰間抽出槍,直接頂到了顏九成的胸口,微微用力將他往後一頂。

「還有,在我面前,放尊重點。」顧覓清一手放在後背,一手拿著槍,面色如霜。

顏九成立刻抬起兩隻手做投降狀,往後退了兩步後坐到了飯桌上,拿起筷子,往桌子上啪地懟了懟,懟齊了後繼續夾菜。

顧覓清微微鬆了口氣。

她將槍收回腰間,目光閃爍了一下,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一天被一個學員的氣息震到她需要掏槍才壓得住。

而讓她心裡打鼓的是,顯然,顏九成根本就不怕她發飆,反而是覺得沒趣而已。

「你們吃。」顧覓清扭頭離開,她面色凝重,直奔老者的房間。

「我都看到了。」一進門,老者便開口,他指了指監控。

「這個人不可控,準備的時間也太短了,不知道他掌握得怎麼樣。」顧覓清鎖著眉頭,閉上眼睛深深地嘆了口氣,極其焦慮。

像老吊那種,直接告訴你他還有很多資料沒有記好,好辦,起碼進程是可控的;像宣林那種就更好辦了,他給了非常科學而準確的進程條。

而顏九成這種,則是最讓人心裡沒底的。

「情況不妙的話,就準備第二套方案。」老者摸了摸鼻子,眼裡閃過冰涼,扭過頭看著顧覓清。

這麼重要的項目,不可能把寶就壓一組人的身上,二套方案,甚至三套方案,都有。

「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上。」顧覓清很是肯定地點點頭,她的眼裡甚至透著興奮和期待,手摸到了腰間的槍。

顯然,若顏九成無法完成第一套方案,無法擔任第一套方案的靈魂人物的話,那麼顧覓清就是第二套方案的靈魂人物。

「最佳的方案是顏九成,也是成功率最高的方案,第二套方案是硬生生的血拚。」老者眼裡露出慈愛,他看著顧覓清。

二十幾歲的年華,多麼美的女人,戰死沙場是多麼令人惋惜的事。

「用我的生命換他人的生命,這是我的職責。」顧覓清的腰桿挺得筆直,眸子里沒有半絲畏懼,沒有女人的嬌弱,沒有她這個年齡女孩的一無所知。

唯有一團烈火,熊熊燃燒。

「嗯。」老者眼裡的慈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涼。

看透了生死的冰涼。

在這個特殊的項目里,任何人都早已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屏幕上,顏九成哈哈笑著,跟老吊暢談著,彷彿一個小時後要去的並不是號稱地獄之門的監獄,而是家裡。

他的臉上看不到畏懼,這本是好事。

他終於從譚一現的*,從犧牲的反間諜成員的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