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七十六章 這本就不是人間

第七十六章 這本就不是人間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吼!吼!吼!

周圍的聲音愈來愈聚攏,齊唰唰的很有節奏的叫聲讓人有種此處是異域而非人間的錯覺。哦不,恐怕這不是錯覺。

這本就不是人間。

顏九成抬起頭往四周一望,映入眼的是一動四方高立的鐵質的八層大樓,每一層都有鐵質的欄杆,欄杆後密密麻麻的房間,而欄杆旁擠著的全是人。這些身穿著跟顏九成一樣囚服的人,擁擠不堪,人數多到顏九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好像掛著的一串串螻蟻似的。

而顏九成他們這群新人就站在這個四方八層大樓的中間,一塊圓形空地上,無處可逃,任人宰割。

囚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污濁,惡臭,還透著血腥,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興奮無比。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記得第一次在動物園看到動物雜技,原本號稱林中之王的老虎溫順中透著畏懼地爬上圓球。按照設定,老虎應該從這個球跳到另外一個球,可是它猶豫了一下。身邊的馴獸師高高地揚起了皮鞭。

啪,一聲脆響。

看客人歡呼了起來。

嗷!老虎的那一聲長叫讓當時年幼的顏九成記了一輩子,以至於他再也不看動物雜技表演。那叫聲是那麼地悲傷,所謂叢林之王任人宰割的悲鏘。

老虎聽到皮鞭的啪地這一聲脆響,立刻跳到了另一個球上。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從高空傳來,瘮人的悲涼叫聲像極了那隻老虎。

啪!

一聲悶響。

那聲叫聲驟然消失。

顏九成只覺得眼前有個黑色的東西一晃而過,隨後地都震了一下。

「啊!!」站在身邊的另一輛車被吐了口水的囚犯瞬間尖叫,一下就癱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周圍人歡呼了起來。

那個一晃而過從天而降的黑影是一個人,一個被脫光了的男人,就這麼被生生地從高空拋落了下來,血從他的眼睛鼻子耳朵里湧出來。

此時正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方向,死不瞑目。

「我的上帝……上帝啊……」身後幾個新人低聲禱告了起來,聲音細細長長顫顫悠悠地透著絕望。顏九成餘光看了看,那個在其他監獄呆過的藍衣服白人此時獃獃地站著,在其他監獄裡可不會遇到這麼直接的血腥。

有獄警干預和沒有獄警干預,是兩碼事。

尤其是這個被丟下來的男人下身後面插著一根長長的鐵棍子,顯然是先折磨,後丟下。

再惡的虎都有它畏懼的馴獸師,而再惡的惡人,到了這地獄之門也有嚇破膽的一天。一陣尿騷味傳了過來,尋氣味看過去,兩個人嚇尿了。

「新人們!洗了屁i股嗎?!像個娘們一樣趴著吧!」一個人高聲喊道。

「脫!脫!脫!」眾人齊聲叫道。

「按照我們地獄之門的規矩,大戲開始之前得先上小菜,新人們,你們自己選兩三個讓我們開開葷!我們等了一個季度啊!飢i渴i難耐!」那人又高聲叫到。

一時間,剛剛進來的新人們都慌了,他們的目光立刻看向了顏九成和另一個同樣被吐了口水的新人,至於倒在地上的那個吐了口水的新人,此時癱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顏九成快速地再一次仔細地看了看周圍,他發現了規律:一共八層,雖然八層的格局都是一樣,可每層的人數卻截然不同。頭四層人擠人,第五層人便少了許多,第六層第七層的人站得稀疏不已。

而頂層,只有三個人往下面看著。

看來這裡住在越高層的人越有實力,顏九成心想。他抬起頭看向八層的那三個人,卻被陽光照得睜不開眼睛,有些看不清。

「他!」藍衣服白人立刻伸出手指著顏九成:「我們獻上他!」

而其他兩輛車的人則也指向之前被吐了口水的兩人。

一陣口哨聲中,幾個黑人咧開嘴露著牙朝著新人們走了過來,他們的手上居然都拿著匕首,那種很短的跟麵包一樣長的匕首。

顏九成在之前的資料中看到過,雖然每一位新人進來的時候全身搜身,但是擋不住監獄裡的人跟一些獄警相勾結,在每日送菜的食材里夾雜一些外來東西。比如夾在麵包里的匕首,能割破喉嚨的刀片等等。

獄警只要沒有人越獄,是很樂意效勞的,死了不關他們的事,又何必得罪監獄裡的大佬了?這裡面有一些大佬在外面頗有勢力,惹毛了他們,獄警們沒有好果子吃。

就像這裡的老大,喬治。

家產萬貫,外面勢力驚人,若不是聯合國聯手一定要壓著他不讓他出來攪動局勢,獄警們是很樂意把他弄出去的。替這麼一個人運點東西進來防身而已,還能得到大筆金錢回饋且不得罪下手狠的人物,何樂而不為?

只要沒有槍之類的殺傷性極大,有可能導致越獄的武器,其他的能帶也就帶進來了。

黑人們走過來的步子慢慢悠悠,他們似乎刻意地慢騰騰,享受獵物最後時候的驚恐所帶來的快i感,

走過來的黑人人高馬大,手上又有武器,身後還有幾百上千的兄弟。

逃?地獄無門你往哪逃?

「你!」兩個黑人直接拖走了站在顏九成身邊的那個人,那人絲毫不敢掙扎,腿也一下軟了,渾身抖得跟篩子一樣就這麼被拖到了一層的其中一間房子。

隨後,一些走路娘里娘氣的男人涌到了房間里,這時,原本嘈雜的空間竟然突然安靜了下來,上千名囚犯同時閉了嘴,一個個眼裡冒著興奮的光。

他們似乎在等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