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一百零六章 戰地記者【第四卷啟

第一百零六章 戰地記者【第四卷啟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第四卷於野白骨

\t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t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t曹操寫下了這首《蒿里行》,為身在戰爭中的民眾感傷。而讓人唏噓的是,他用慈悲的一面悲嗆,卻用兇殘的另一面,屠城。

\t第一百零六章戰地記者

\t「這是老吊和宣林目前踩過的點,我們繪製成了最新的地圖。」

\t隨著顧覓清冷靜的語言,屏幕上出現了一副地圖,地圖分地上地下兩層。地上顯得十分簡單,四條主幹道,有兩條成十字架形式,一些旁道。

\t「這中間是別墅群,這一片是科研基地,裡面有各國的黑科。」顧覓清伸出手畫了一個圈,又在圈中點了一個點:「我們要營救的科學家到了這後被安排住在這棟別墅的概率很大,不過暫時還沒確定。」

\t屏幕上出現了二十幾棟別墅的戶型,密密麻麻的數據從戶型里浮現了出來。

「這是地下的地圖,十分重要,目前老吊和宣林還只探了一半。」顧覓清的手在屏幕上點了點,一張如同蜘蛛網一般的地圖浮現了出來。

準確的說,是一百張蜘蛛網疊加一般。

「這麼複雜的地下城?!」顏九成瞪大了眼睛,比起地上看著普通的架構,這底下猶如高樓林立一般,最少的也有三層。

「不好記憶?」顧覓清問道。

顏九成點點頭,他對記憶人臉有著特殊的能力,可記憶地圖跟人臉畢竟不同,他鎖著眉頭表示艱難。

要知道顧覓清給他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一個小時記憶完所有地圖和其他細節,這對於他來說完全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一個小時我能記憶上萬張臉,沒有壓力,這個不行。」顏九成說道。

「如果是這樣呢?」顧覓清似乎早有準備,她微微一笑,用手點了點屏幕,顏九成驚訝地張開嘴,忍不住笑了起來。

只見屏幕上出現了近百人的臉,而所有的地圖都巧妙地融入臉上。

「果然專業。」顏九成豎起大拇指:「這樣就很容易了。」

說著,他站了起來,眼睛盯著屏幕飛速地記憶了起來,而顧覓清則再多話,而是退到一旁,盯著顏九成的表情。

「你這個法子好。」老者走了進來,看了看顏九成,鬆口氣。此時的顏九成一看就進入了高速記憶的狀態,目光里的專註讓人驚嘆。

彷彿整個世界都從他身邊消失,他的眼裡只有地圖。

突然,見顏九成的頭本能地抖了抖,而進入高速記憶的顏九成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出現了習慣性動作。

老者皺了皺眉頭。

「抖動的幅度和頻率遠遠比之前少,但是還是無法根除。」顧覓清在看到顏九成抖動頭部的瞬間,臉上浮現出了擔憂。

人總歸不是動物,無論多頂級的間諜或特工,都有露出馬腳的時候。反間諜人員的能力要高於間諜或特工,但總歸難逃人類宿命:人無完美。

「我貼身保護,降低被發現的可能性。」顧覓清說話間,手本能地摸了摸腰間的槍,而老者則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在培訓過程中,類似的情況十分多見,倒不稀奇。

「顏九成雖然拿到了喬治的引薦,那邊會有個地頭蛇幫我們打掩護,可是他並沒有獲得進入別墅的特權,這是個難點。」顧覓清伸出手在側邊的牆壁上點了點,別墅區的地圖浮現了出來。

「這底下的通道,宣林和老吊沒有辦法弄到,這是十年前的數據,你看,有三條地下通道能到營救人員的別墅,但是現在是什麼情況就不知道了。」顧覓清輕生說著,而老者則拿過資料,戴上老花眼鏡鎖著眉頭看著。

也就短短的幾天,原本只是頭髮髮鬢處花白的老者,現在頭髮白了一大半,眼袋也浮腫了起來,可見其操勞。

「我擔憂的是,顏九成對武器使用並不熟悉,這一片恐ii怖組織又多……」顧覓清伸出手在屏幕上指了指。

顏九成雖然經過了三次培訓,表現都很不錯,尤其是地獄之門,居然提前了兩天完成任務,爭取了寶貴的兩天的培訓時間,這期間能讓他摸一摸槍,已經熟悉那邊的資料。可是他畢竟不是特工出身,也沒有經歷過專業的打鬥培訓。

雖然在大學的時候軍訓,他打出了滿環的成績,教練也說他天生對槍支有種悟性,可顏九成自己都明白,搞不好是隔壁的眼鏡男瞄錯了靶,打他靶上了。再說了,大學的那種打靶跟這種實戰能一樣嗎?

比起顧覓清的擔心,老者卻顯得十分淡定。

他搖了搖頭,臉上甚至有一絲笑容:「這搞不好會是他的優勢,畢竟他身上沒有槍氣,容易迷惑敵人。」

說著,他指了指顧覓清的手腕部位:「你看你,雖然每天都保養手,讓手心盡量沒有繭子,看上去不會玩槍,可是你的氣質還有手腕出賣了你,高手仔細看的話,會看出你身上的槍氣。」

顧覓清連忙將袖子往下弄了弄,擋住手腕。

「地獄之門那麼多惡徒,他不也成功完成任務了?你要對顏九成有信心。」

顧覓清依舊面露憂色。

戰區,槍林彈雨的,這可不是說著玩的。

「將在謀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老者伸出手輕輕拍了拍顧覓清的後背:「他的第一身份是戰地記者,一個戰地記者不應該有槍氣,一個沒有槍氣的戰地記者對他來說是最好的保護罩,反而是你,一身槍氣,容易被人盯上,你要小心。」

顧覓清淡淡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