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一百一十二章 真相

第一百一十二章 真相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相

\t「外面短時間交火,聽上去頂多三個人,沒有爆發大衝突。」顧覓清仔細聽了聽後,不再關注外面的動靜,坐到了宣林的旁邊。

\t「這裡幾層網,搞得定嗎?」顧覓清問道。

\t「當然。」宣林自信地笑了笑,打開筆記本後,手快速地在鍵盤上輸入指令:「這一片我和老吊把通信基站都摸了一遍,還有幾個隱蔽基站,我也捕捉到了。」

\t很快,他指了指屏幕:「記者站的網路搞定了。」

咔咔。

宣林敲了兩下鍵盤,屏幕上出現了一串藍色的代號。

「記者站目前七個人,開著的筆記本有三本,其中兩本都沒有使用記者站的網路,而是自帶的隱蔽基站網路,不過我都潛入進去了,你要看哪本?」宣林說道。

速度之快,讓顧覓清都有些難以相信,雖然她知道黑客帝國赫赫有名零號老大宣林在這方面獨步天下,可當她真正第一次見識到的時候,還是覺得讓人難以置信。

顧覓清的臉色浮現笑容,下大力氣請宣林加入組織,果然沒錯。

「隔壁那個肖爾克開機了嗎?」顧覓清頭一個鎖定肖爾克,她雖然沒有跟肖爾克握手,並沒有感覺到他滿手心常玩槍才會有的厚厚的繭子,可這個記者身上硬漢的氣息太重了,重到不像一個記者。

宣林的手在鍵盤上敲打一番後,皺起眉頭:「他現在沒有聯網。」

「等他睡了,我進去摸一番,放心,我的手法就算是脫了他內褲,他都醒不了。」老吊捂著肚子走出來,雖然滿臉疲倦,口氣倒不小。

不多會,顏九成也走了進來,老吊那邊的房間都排查完了。

「分一下工。」顏九成做到桌子上:「今晚我們的任務是在每一間房間都安插上竊聽器,並且摸清楚現在在記者站的每一個人的情況。所有房間,無論有人沒人,都要掃一遍。」

說著,顏九成指了指窗外:「沿著記者站外圍,尤其是前門和後門,也得掃一次。」

如果有間諜,對方肯定會在這些地方布局。

幾人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準備開工,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了輕輕的開門聲,顏九成立刻將透視器貼到木門上,往外一看,隱隱約約地能到看到一個穿著黑色夾克,戴著鋼盔的男人往樓下跑去。

「肖爾克。」顏九成說著,從腰間掏出剛剛得到的手槍拿在手裡,手放在門把上看著老吊:「趁著他不在,你先去他房間摸底,記住了,竊聽器要藏好。」

老吊沒言語,只是伸出手掰扯了一下手筋。別說房間沒人了,就算有人,對於大盜老吊來說也不會是難

「一起去。」顧覓清緊隨其後,伸出手想要從顏九成的手裡拿過槍,在她的概念里,自己無論是打鬥還是槍法都是這幾人中最強的,她拿槍是最自然不過。

誰知顏九成將手一舉,後退一步,他人本來就高,顧覓清一下就撲了空。

「不行,我去。」顧覓清聲音雖然壓得很低,卻透著倔強,她伸出手:「槍給我。」

「這是命令。」顏九成看也不看她。

「你打鬥,槍法遠不如我!」顧覓清毫不退讓,上前一步一把奪過顏九成手裡的槍,隨後十分帥氣地彎腰從箱子里拿出帽子戴到了自己頭上:「戴上帽子,誰看得出我是女人?」

只聽得底下鐵門打開的聲音傳來。

記者站是一棟老樓,大門口上來是有一扇鐵門的,白天一般是開著的,只有晚上會關上鐵門,而且會用鎖鎖上。

「這是命令。」顏九成突然一變,他就這麼看著顧覓清,語調不高,語速也很慢,但是非常嚴肅地重申了一句:「顧覓清,你是不是忘記了,我是隊長?」

這句話讓顧覓清的臉一下就憋得通紅,她還想說什麼。

「我有這個,你有嗎?你跟過去頂多打死他,我跟過去能端一窩。」顏九成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隨後掃了幾人一眼:「都幹活吧,掃樓的時間控制在十五分鐘內,隨後各回各房。」

說完,顏九成拉開房門,緊隨其後。

顧覓清雖然焦急,可卻無力反駁,第一,他的確是隊長;第二,顏九成的大腦里儲存了他人沒有的海量間諜,特工信息,尾隨肖爾克,看他跟誰接觸,都有可能判斷出這個人背後屬於哪波實力。

這也是為什麼組織需要顏九成的原因,他這個天賦無人能敵。

只是太危險了,一個打鬥不怎樣的人,一旦被肖爾克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別擔心了,他既然能從地獄之門那麼惡劣的地方出來,可見這一行,腦子比打鬥厲害。」老吊倒沒那麼緊張,他隨後閃出房門,帶著他以前戴的黑色皮手套,這皮手套有些舊了,可跟隨老吊多年,老吊戴著心裡舒坦。

顧覓清收了下心神,看了宣林一眼:「我去布監視器,你注意搜索。」

宣林點了點頭。

顧覓清將匕首拿在手裡,快速地閃了出去。

月亮出來了,加入了顧覓清的隊伍第一次集體合作,這也是他們第一次在戰區分開行動,一切都是未知的,這一切也都讓尾隨在肖爾克身後的顏九成感覺到了興奮。

沒有害怕,沒有擔憂,顏九成非常明確自己要做什麼,他這人就是這樣,只要確定了的事情便無畏懼,勇敢直前。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手裡拿著這把槍的主人,那位少年剛剛死亡,這裡的兇險超過了初來乍到的顏九成的想像。

——————

老吊嚼著口香糖,走到肖爾克的房門卻沒有停下來,他徑直走到對面,吐出口香糖擋住了貓眼,隨後才轉身回到肖爾克的房間門口。

就好像打開自己的房門一般。

甚至比肖爾克自己拿鑰匙開門還要快,他只是用一根小鐵絲放進去,隨後就扭開了房門閃身而入。

進門的時候,老吊看了眼門把,門把上並沒有間諜常用的指紋收集藥水。

看向窗帘,按下掃描器,也並沒有看到任何間諜使用的設備。

牆壁上掛著很多戰區的照片,大多數是戰爭現場的照片,有孩子的,有傷員的,還寫了密密麻麻一些名字和地名,老吊拿出手機拍了下來。

在這些照片的上方,寫著一行字:如果你沒法阻止戰爭,那你就把戰爭的真相告訴世界。

看上去,這是一名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戰地記者的房間,而且非常有信仰。

突然,老吊愣了愣,他發現另一個側面牆壁上有一張照片特別地眼熟,一個戴著鋼盔,打開的護目鏡露齒了一雙笑得彎彎的眼睛。

老吊努力地想著,這少年怎麼這麼眼熟呢?

他連忙拍了下來,在拍下來的一瞬間,他突然認出來了:這不就是剛剛借給我們槍的少年嗎?怎麼……

怎麼這個少年的照片被重點地放在中間,在密密麻麻的寫滿了人名和關係的老吊看不懂的英文的正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