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冰冷的武器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冰冷的武器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顏九成捂住老吊的嘴巴那一瞬間便感覺到了老吊鎮定了下來,隨後,他鬆開了手。果然,老吊雖然面色如同豬肝色,肉眼可見他脖子上和額頭的青筋似乎快要爆裂開來。

\t鬆開手的瞬間,老吊再一次彎腰,嘴裡湧出一些污水。

\t在摔倒在糞池裡的那一個瞬間,老吊就吞下去了一些東西,爬起來的瞬間,胃本能地做出了反應:對突如其來的異物進行排斥。這種本能讓老吊一時沒有控制住自己。

\t可顏九成捂住了他的嘴,瞬間讓他清醒了過來。

\t清醒過來的老吊表現出了常人無法匹及忍耐度,在他的身體做出嘔吐的本能反應時,只見他死死地閉著嘴巴。要在一個糞池裡忍住不嘔吐,已經非常困難,而當你摔進去吃下去幾口,還要忍住不嘔吐,這只能靠意志力。

\t「怎麼樣?」顏九成的聲音壓得極低,伸出手放到老吊的肩膀上。

\t別說老吊了,在這個密閉的空間內,充斥著讓人難以忍受的臭氣,而氧氣明顯不足,讓人胸悶難忍,顏九成的臉也開始變得通紅,嗓子眼裡一陣接一陣的癢。

\t老吊一手撐著鐵壁,一手在自己嘴巴那擦了擦,甩了甩後往顏九成這邊走了走,吧唧了下嘴,隨後咧嘴一笑。

\t老吊身上那種說不上來的豪邁,像極了他喜歡的武俠中的飽經滄桑的人物,功夫蓋世卻不貪戀繁華,手執一把破劍,腰佩一個酒壺,一副窮困潦倒的模樣,卻上不羨王權貴族,下不欺窮苦小兒。

\t剛剛的老吊明明在這糞池之中甩了個四腳朝天,明明狼狽不堪,卻微微昂著頭咧開嘴笑著;明明犯噁心得不行,強忍得臉都成了豬肝色,卻用舌頭在嘴巴里打了個轉,彷彿剛剛吃了一頓美餐一般,再吐出了寫白色的絲狀物。

\t他冷笑一聲不以為然地低聲說道:「老子從小就是底層,是蛆,吃社會的屎都吃習慣了,不就是口屎嗎?算個屁!」

\t兩人在裡面憋了約莫幾分鐘,這糞車外面的十幾天還在嘀嘀咕咕地說著什麼,隔著鐵制的封閉糞車聽不大清楚。

\t隨後,只聽得咚地一聲,從鎖那傳來了咚的一聲,隨後,是一個人高聲地喊了起來:「怎麼回事?怎麼鎖被打開了?!」

\t顏九成和老吊的臉色瞬間變了,老吊雖然很順利地開鎖,可兩個人進入糞車後卻不可能把鎖鎖上。

\t「開了?」

\t「怎麼可能開了?我明明都鎖好的。」

\t隨後,幾個人的聲音清晰地傳來,隨後,只聽到有人從糞車旁邊的梯子爬上的聲音,其中一人伸出手拉向了糞車的蓋子,用力一拉。

\t往下一看。

\t只見糞車裡除了大便,並無其他,一陣惡臭傳來,他微微皺了皺眉頭。

\t「這裡頭怎麼可能藏人?肯定是你忘記鎖了。」站在車旁邊的一人說道。

\t「就是,上個月你就忘記鎖了,害我們過關的時候被罰了一天的工錢。」另一人附和道。

\t「我明明鎖了啊。」那人看了看手裡的鎖,從鎖的外面看來毫無損傷,可他確實記得切切實實,的確上鎖了,自從上個月那次忘記鎖蓋拖累全隊都被罰,他每一次都要檢查好幾次的。

\t「下來吧,怎麼可能有人藏裡頭?」一人擺了擺手,走到了旁邊的糞車,開門坐到了副駕駛。

\t蓋子重新被蓋上了,只聽得咔嚓一聲,門鎖上了。

\t糞車的池面蕩漾了起來,車輛啟動了,路面凹凸不平的,裡頭的東西晃蕩得厲害,顏九成和老吊猛地一下站了起來。

\t原來,在聽到那人爬上糞池頂的瞬間,顏九成和老吊對視一眼,隨後兩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毫無猶豫地猛地下沉。

\t幾乎是以趴在糞車底部的姿態,這個姿態在水裡尚且有些苦難,更別說是糞池裡了。

\t糞池底部的滋味不好受,而頂上拉開蓋子的這個人遲遲不關閉蓋子,外面的人還囉里八嗦地說著什麼,這對潛伏在糞池底部的兩個人是一種煎熬。

\t人最長的憋氣時間有多久,顏九成並不知道準確數字,但是在糞池裡能憋多久,真的全靠意志力,應該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顏九成只覺得聽外面的聲音都開始模模糊糊,身體求生的本能讓他產生強烈的想要站起來呼吸的衝動。

\t而他的手,則一下摸到了旁邊老吊的手。

\t兩手相握,瞬間抓得死死的。

\t兩人都明白對方的煎熬和痛苦,跟自己的求生本能做著最大努力的抵抗,這種不知對方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蓋上蓋子的不確定,增大了煎熬程度。

\t顏九成甚至感覺到老吊的指甲都嵌入了自己的手皮,握著的兩隻手顫抖了起來。

\t突然,感覺到周圍黑了,蓋子終於蓋上了。

\t一下浮出糞池的兩個人冒出頭來的瞬間瘋狂地呼吸著,雖然吸進去的都是臭氣卻也覺得甘甜無比,足足呼吸了幾十秒後,兩人這才緩過氣來。

\t四目相對,相視一笑。

\t「別人的兄弟是患難與共,一起吃槍子兒,我們是一起吃屎。」顏九成的聲音有些沙啞,許是剛剛憋得。

\t老吊露齒一笑,伸出手拍了拍顏九成的肩膀:「吃屎兄弟,好頭銜,我喜歡。」

\t度過了這一關,接下來就只需要在糞池裡靜靜地呆著,等待時機出去了,只聽得車輛轟隆隆地往前開著,起先是一段十分不平的道路,走了約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