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一百六十三章 初見Heidi

第一百六十三章 初見Heidi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車往大門裡開了過去,遠處卧在樹上的顧覓清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在灰瞳操控那生命探測儀的時候,她就知道顏九成他們能混過去。灰瞳臉上的自信和傲慢,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沒有人會喜歡被人鄙視的感覺。

國家也是。

而一個國家被鄙視,被人以傲慢和偏見對待的時候,這個國家的民眾便很難直起腰桿,而當一個國家被人肆意踐踏的時候,這個國家的民眾便會如同這裡的民眾一般,不如螻蟻。

畢竟,螻蟻尚且有窩,而難民居無定所。

顧覓清咬了咬牙,見車輛再一次啟動後,果斷收槍,快速地爬下樹,繼續往山頂更好的位置跑去。

「這車如果開到中心的位置就好了。」老吊低頭整理腰包里的武器,把頭上的防水帽取了下來,又將掛在耳朵上的一些污垢弄掉,看了看頂蓋。

「估計不會進去,我們得快點早機會出去,否則困這裡面也不是個事。」顏九成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糞池是封閉的狀態,臭氣難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氧氣也不夠,這太陽越升越高了,溫度一旦上來,這裡面熬不了多久的。

正說著,只覺著車停了,隨後聽到了乒乒乓乓的聲音,一個人似乎爬到了頂蓋,隨後打開了一個什麼東西。

噗噗噗……

一些新的糞水開始從一個隨後打開的小孔中湧入,翻滾著的臭氣和不斷上漲的屎尿,讓人越發難受。

「會被淹死。」老吊罵了句,眼睜睜看著屎尿蠻過了他的脖子,於是連忙踮起腳尖,看著從小孔那不斷的湧入屎尿,又看了看頂蓋。

不一會兒,糞池不再湧入新的糞水,在脖子那塊停住了。

「再挺挺?」老弔問道,聽這動靜,車輛還得往裡開,也不知能不能到別墅群的內部,越進去一些肯定越好。

顏九成沒說話,將手錶上的燈打開後,看了看四周,隨後慢慢地朝著新湧進的糞水那一塊走了兩步,伸出手撈了撈,撈出個衛生棉,拿過來細細看了看。

顏九成轉過頭看了老吊一眼:「我們雖然進了別墅區,可是這糞車開過來開過去,還是在外圍,估計不會到核心地段,我們在下一站就撤。」

「你怎麼知道我們沒有開向核心地段?」老弔問道。

他舉起手中的衛生棉,指了指:「這個牌子是最廉價的。」

來這裡之前,這一片的資源需了如指掌,這一塊的內容老吊也得掌握,他就著燈光看了眼,只見上頭的商標卻是是最廉價的品牌。

車輛再一次啟動,估摸著,再抽一些糞水,這車都滿了。

「準備撤。」顏九成下了命令。

老吊點了點頭,從腰包里拿出一把非常小的鑽子,扭開開關後,鑽子飛速地轉了起來。

「照著點。」老吊指了指鎖的大概位置,顏九成用手錶的燈給他照著,只見他一隻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分開,比划了一下後,果斷地將鑽頭按在了一處,只見一陣火花四射,頂多三秒鐘,厚厚的壁便被鑿出了一個一兩毫米的小孔。

「顧覓清能給我改裝的金剛鑽比我自己做的厲害多了。」老吊眯著眼,朝著鑽頭吹了口氣,很是滿意地摸了摸那個一兩毫米的小孔,孔太小了,小到連投進來的陽光都極細極細。

老吊再一次拿出一根細細的鋼絲,掰了掰,掰了好幾道彎,隨後從這個小孔里伸了出去,這麼細的空,正好也只能容鐵絲穿過去。

「這樣能打開鎖嗎?」顏九成有些擔憂,就這麼一個小孔,就這麼一個小鐵絲,這要怎麼才能打開外面的鎖?只見老吊把耳朵靠在壁上,一隻眼睛閉著一隻眼睛睜著,一隻手拿著鐵絲動了動。

只聽得一聲細細的咚咚聲,是鎖砸到壁上發出的輕微的聲音。

「勾住鎖了。」老吊朝著顏九成自信地一挑眉,咧開嘴笑了笑:「勾住了,我就能打開。」

顏九成頗為好奇地湊了過去,也將耳朵貼到壁上,可車一直在晃動,耳朵貼在壁上只會聽到一陣轟轟轟的聲音,其他的什麼都聽不到。

老吊一手拿著鐵絲,耳朵緊緊地靠著壁,似乎在等一個機會。

「能使上力嗎?這看不見摸不……」

「開了。」

顏九成的話還沒問完,老吊笑了起來,將鐵絲抽回掰了掰,隨後插到了自己的耳朵上,就像平時他喜歡把煙夾到耳朵上一般。

「開了?!」顏九成難以置信地看著老吊,耳朵離開了壁,說實話,他剛剛沒有聽出半點名堂,還沒回過神來呢,老吊這就完工啦?

老吊伸出手將上頭的鐵蓋輕輕地往上推了推,鐵蓋微微地往上打開了一點點。

「果真開了!」顏九成眼珠子都快掉出來,這要不是他親眼所見,簡直難以相信。

「這算啥?你這瓜娃子,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老吊斜著眼睛看著顏九成,似乎很享受他如此驚訝的表情。

不得不承認的是,雖然老吊身處昏暗的糞坑裡,周圍的氣味也是極其難聞,就著手錶的燈光,他卻如此迷人,斜著眼睛的那一抹笑,有些滄桑,這是屬於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過的男人才會有的笑容,眼尾的一些魚尾紋更是增添幾分男人氣概。

痞帥痞帥的。

「就是鎖掉了,有點麻煩。」老吊本能地伸出手在胸口摸了摸,隨後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個時候抽根煙才好,以前啊,我每次都是完工之後來根煙,趕走晦氣的,我們這一行啊,最怕晦氣。」

以前老吊是個賊,無論他做得多麼牛逼,終究是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