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一百七十章 各從其志

第一百七十章 各從其志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t顏九成和老吊對視一眼,顏九成能看到老吊眼裡的緊張,緊張是很正常的,進入這個組織這麼久以來,無論是訓練還是行動,每一次都會緊張。

\t電影里那種絕對不緊張的英雄,在現實中是不存在。

\t可老吊看向顏九成,卻發現在同樣緊張的目光之下,他的眸子里藏著興奮,那種嗜血的興奮。一時間,讓老吊打了個冷顫。

\t都說佛魔一線,這句話用在行當也很是恰當,不是妖孽不成活,能被選為頂級間諜或反間諜的都是某一方面特別傑出的天才。

\t「顏九成這種性格是難得一見的英雄型人格,但是他太不受控了,在行動的時候很容易變成惡魔,很棘手的惡魔。」老者不止一次對顏九成在整個培訓過程的表現給出這個評價。

\t這一些,老吊,顧覓清,宣林都是知道的。

\t甚至,顏九成不知道的是,在他進入地獄之門的時候,他們三人在一起受了一條令,一條顏九成不知道的令。

\t「鑒於顏九成這個性格,還有他基因里超乎常人的英雄基因,是很容易佛魔一瞬的,所以他的任何舉動,任何不按之前約定而擅自作主的舉動,都要第一時間彙報上來,而且,在必要的時候,一旦發現他異常,立刻擊斃!」

\t老者當時說的這一番話,讓老吊的心中狠狠地一驚,只覺得後脊梁骨發涼,那種感覺很不舒服,就好像你在前面衝鋒,而後面居然會藏著黑色的槍口偷偷地瞄準你一般。

\t可現在,老吊突然明白了為什麼組織會下這樣令。

\t此時顏九成的眼睛裡,緊張之外的興奮讓人膽顫心驚,彷彿接下來的他並不是要去殺一個人,而是要去赴宴,赴一場狂歡盛宴,顯得冷血而無情,甚至嗜血。

\t這種佛魔一線的感覺來得那麼強烈,又那麼明顯。

\t再一次,老吊慶幸自己跟他是隊友,而非對手。

\t顏九成打了個開工的手勢,將老吊從某種情緒中拉了出來,他連忙吸了口氣,朝著那兩人看了過去,按照方位,一人一邊,一人一個,誰也不能失手,必須一步到位。

\t兩人身上的肌肉瞬間繃緊,從這裡到那兩人的距離雖然不過五米,但要不發出聲音幹掉這兩個人,難度還是很大的。

\t速度,是最重要的。

\t顏九成的目光落到了貨架上的一個扳手上,突然想到了什麼,嘴角微微上揚笑了笑,隨後拿起那扳手,看了老吊一眼。

\t老吊看了眼他手中的扳手,不由地也露出了笑容,頗為欣賞地看著顏九成,點了點頭。

\t噠……

\t顏九成用力將扳手往自己的對面一丟,鋼釘發出了清脆的噠地一聲,丟到了貨架上,又掉到了地上。

\t突然來的聲音讓搬箱子的兩人本能地將頭朝向了聲音的方向,從側對著顏九成這邊變成了背對,就在這兩人的頭同時轉過去的瞬間,顏九成和老吊如同蟄伏已久的豹子,瞬間就沖貨架後面竄了出來。

\t嗖嗖幾聲。

動作之猛,速度之快,別說那抬著箱子的兩人沒反應過來了,連顏九成自己都覺得詫異,衝出去的瞬間,除了被他鎖定的這個人之外,彷彿其他事物全部消失了。

顏九成不知老吊衝出去的瞬間在想什麼,而他眼裡,只有目標。

這個右邊身高得一米九的灰色頭髮的壯漢,此時在顏九成的眼裡已不是一個人,僅僅是目標,他衝過去的瞬間,目標覺察到了後面的異動,頭快速地轉過了來。

不過,為時已晚。

顏九成手中的繩子已經甩到了他的脖頸,用力一拉,目標的手立刻本能地伸向脖子處,企圖扯開繩索。

這根能藏在套里的繩子在二戰期間被稱為高iiii潮繩,也有的叫它愛情繩,有著美好的名字。最初的設計便是給女間諜使用的。

什麼時候需要用到套呢?

自然是在床上的時候,男女雙方情難自抑,激動不已的時候。

那什麼時候用這根索命繩呢?

自然是當男人衝刺結束,一身疲軟搭在女人的身上的時候,這個時候,女間諜只需摸到一個套,輕輕地撕開,從裡面抽出這根索命繩趁人不備套上男人的脖子。

一個女人要勒死一個男人,哪怕是勒死一個身體有些疲憊的男人也頗有難度,畢竟很多*間諜並不是都像顧覓清有這般功夫。而這個愛情繩的優勢就出來了:順手。

也不知是用什麼材質做成的,特別適合上手,一旦套中了脖子,彷彿有吸力一般,對方很難逃脫。

而改良到現在索命繩則更是厲害,套上對方的脖子了後,顏九成立刻感覺到了高科技之下的繩子與普通繩子之間的區別。彷彿有彈力,又彷彿有記憶能力一般,勒起來有種事半功倍的感覺。

那男人發出一絲沉悶的聲音,自然不會就這麼乖乖地被勒死,無論是求生的本能還是本就具備的打鬥能力,都讓他瞬間爆發出最強大的反擊力度,他雙手瘋狂地在脖子試圖抓住繩子,發現這繩子跟其他繩子不同之後,快速地往後退。

砰……

一聲悶響。

顏九成的背撞到了身後的貨架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倒了下去。

這往後一退,手似乎鬆了松,那人立刻嗅到了活著的氣息,猛地抓住了顏九成的頭髮,彷彿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了,瘋狂地拉扯。

只見大把頭髮生生地拔了出來,露出了一塊頭皮。

再一次抓住,又一大把頭髮拔了出來。

而顏九成則一聲不吭,此時的他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也感受不到周圍的任何動靜,包括老吊那邊的殊死搏鬥,他也看不到,聽不到。

整個人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咚咚咚,咚咚咚。

默默地數著數字:一,二,三,四……

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不管那人伸出手摸到了什麼東西往頭上砸,也不躲不閃,就這麼悶著頭將手中的繩子死死地拉著。

一個一米九的人的決死掙扎力度難以形容,而可惜的是,他面對的這個比他矮的東方男人卻有著常人沒有的冷酷和堅定,你再高再壯,掙扎得再厲害,彷彿都入不了顏九成的心。

他只有一個目標:拉緊手中的繩。

顏九成不是沒有殺過人,在地獄之門殺過,來戰區也殺過,可是這是他第一次活生生地勒死這個人,哪怕這個人是十惡不赦的黑組織成員,可也是一條命。

或許,這個人曾經這麼處死過很多無辜的人,可是卻沒有想到會在須臾之間被人卡住命喉,朝著死亡走去。

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四……

顏九成數著自己的心跳聲,眼睛死死地盯著目標。

這個男人的額頭青筋爆起,連從紅色變成了紫色,而身體的掙扎在顏九成數到三十幾的時候劇烈地爆發了起來,而數到五十六的時候,掙扎不再劇烈。

慢慢地,不動了。

手垂了下去。

而顏九成依舊沒有鬆開手中的繩子,他的目光冷血而殘酷,抬起頭看了老吊一眼,見老吊正死死地拉著繩子,只是臉朝向了另一邊,不去看手下掙扎的人。

見顏九成看了過來,老吊與之對視。

一時之間,兩人都想起了在培訓的時候,老者念過的一段話:

《反間諜:1942柏林血戰》反間諜神一般的人物摩羅留給隊友的一句話:目標,就是用來殺死的。記住了,在面對敵人的時候,他們是目標,不管對方是看上去多麼貌美的女人,抑或看上去多麼和善的老人,你都要保持清醒的頭腦,他們是目標,不是你殺了他,就是他殺了你。

各從其志,道不同唯有廝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