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一百九十三章 要受不了了

第一百九十三章 要受不了了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顏九成輕輕地吻著顧覓清,他的手很想重重的地抱住顧覓清,想她揉進自己身體一般,可他不敢,他怕他的手傷到了她的傷口。

怕她疼。

只有輕輕地吻著她,這是第一次能感覺到顧覓清不是完成任務,也不是為了掩護,而是真心地因為感情而相吻。

他能感覺到。

顧覓清的唇在抑制不住的顫抖,羞澀,緊張,身上傳來的香味夾雜著藥水的味道,胸口一起一伏。

月下女兒羞,如此最嬌。

只聽得一聲輕輕的響聲,顧覓清的手一松,手中的槍掉到了地上。

「等下。」顧覓清立刻推開顏九成,四處找槍,看到了後,立刻一彎腰。

「哎喲……」她叫了聲,背上的傷口扯到了。

「你別亂動!」顏九成眉頭一鎖,心疼地立刻按住她不許她亂動,彎腰把槍撿了起來並輕輕地放到了床頭。

「我得拿著。」顧覓清皺著眉頭,手朝著槍探了過去。

「放這裡就好,哪有這個時候拿著槍的?我看看你的後背傷口裂開了沒。」顏九成皺了皺眉頭,輕輕地將顧覓清抱離開自己的身體,放到了一旁,伸出手想要掀開她後背的衣服看看。

「呃。」顧覓清卻突然害羞了起來。

要說,剛剛在浴室裡衣服都脫了,也看了後背,怎麼就害羞了呢?

親過了,感覺彼此之間更親密了,自然也會更害羞。

「我看看。」顏九成這個糙漢子自然不明白女生這種小心思,在他看來,親過了,之前也看過了,應該不害羞才對,所以他直接掀開了她後背的衣服。

而顧覓清卻也沒反抗,只是咬著唇,臉紅紅的。

噗通噗通,心跳聲是如此之響,響到她聽不到其他聲音。

「還好。」顏九成鬆了一口氣,後背的傷口並沒有裂開,話音剛落,見顧覓清還是把槍拿在了手裡,不由地皺了皺眉頭。

「不礙事的。」顧覓清看出了顏九成的擔憂,她就這麼輕輕坐在他的腿上,把玩著槍,盈盈一笑:「藥效很好,這麼點皮肉傷而已,不會影響行動。」

看她這架勢,一旦打起來,她果然還是會衝鋒陷陣的。

不過,依著她的性格和現在這層關係,要她不參與接下來的行動是不可能的,顏九成閉上眼睛,只覺得心中一陣痛楚,自己的姑娘,傷著了心疼,而接下來還要看著她槍林彈雨的。

這份愛情,真的太殘忍了。

「你後悔了嗎?」顧覓清見顏九成一臉愁容,臉色微微變了變,有些緊張地問道。

「以前,我還想著會不會後悔參加這個行動,畢竟是要命的事,但是,自從愛上你,我再也沒有後悔過,我甚至後怕,如果那天我妹妹沒有給我報那個電視節目的名,我一輩子都不會遇見你,就那麼在一家報社當著小記者,認識一個女人,生一個孩子,過平凡的一生。」

顏九成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臉。

「平凡的日子,才是最好的,你還是後悔了。」顧覓清眼裡閃過一絲失望。

「不後悔。」顏九成靠近顧覓清,輕輕地抱住她:「能這麼抱著你,這一輩子都值了。」

沒有女人不喜歡聽甜言蜜語,顧覓清也是如此,更何況這是顏九成的真心話,她的頭靠上他的胸口,聽著心跳聲。

「男人的心跳聲,真有力。」她的手放到胸口,輕輕說道。

「有力嗎?」他問道。

「嗯,有力。」顧覓清手在他胸口畫了幾個圈圈,這個舉動讓顏九成的心跳愈發加快。

幾近瘋狂。

「抬起頭來。」顏九成的聲音有些沙啞。

「做什麼?」顧覓清抬起頭,眼睛裡亮晶晶的,她正靠在胸口靠著覺得很舒服,挺捨不得離開的,嘟起小嘴道。

「繼續。」顏九成的眼裡全是渴望,伸出手再一次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而顧覓清也很自然地分開腿盤住他的腰,相擁著坐著。

倒不是顧覓清多放得開,而是如果併攏腿側著坐的話,扭得傷口疼。她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姿勢會帶給男人多大的幻想,只是覺得這樣面對面抱著好舒服。

顏九成的喉結上下動了動,低頭再一次吻了上去。

這一次,顏九成明顯比之前要衝動,呼吸加重了許多,顧覓清很明顯地感覺到了男人荷爾蒙激增的時候那種沉重的呼吸聲。

「我愛你。」顏九成沉沉地說著。

「我也……喜歡你。」顧覓清似乎對那個『愛』字有些說不出口的羞澀,她有些被動地配合著,不知不覺,她的手挽上了他的脖子。

只是,手裡依舊拿著槍。

也不知吻了多久,顏九成只覺得後背上有個硬硬的東西划過,他忍不住微微睜開眼睛看了看顧覓清,只見顧覓清閉著眼睛,一臉陶醉。

槍掉了,她渾然不知。

伸出手將背後的槍輕輕放到一旁,繼續親吻懷中的美人兒。

這是最美的夜晚,雖然外面殺機四伏,可是,這是顏九成活到現在以來經歷過的最美的夜晚。也不知吻了多久,兩人倒到了床上,顏九成躺著攬過趴著的顧覓清。

「原來接吻這麼舒服。」顧覓清抿著嘴偷笑道。

顏九成不由地笑了起來,他摸了摸她的頭,這女人說話可真直接,不過想想,直接好,直接得可愛。

怎麼看她,都可愛,還有點傻乎乎的感覺。

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無論那個女人多麼優秀,能力多麼強,本能會讓這個男人覺得這個女人傻乎乎的,笨笨的,可愛。

「我是不是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