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零四章 一槍魂飛,乘風去

第兩百零四章 一槍魂飛,乘風去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第兩百零四章一槍魂飛,乘風去

一聲槍響。

聲音悶悶的。

一群鳥飛了起來。

顏九成站在宣林的身後,而顧覓清則握著槍,透過窗帘的縫隙看著外面,早上五點多的清晨,這麼一聲槍響而已,並不會帶給這個常年在戰爭的硝煙中生存的人們過多的驚恐。

一聲槍響沒什麼,死人也是見怪不怪了。

可這聲槍響,讓房間里的幾人臉色瞬間凝固了。

董命並沒有被一槍斃命,倒下去後的他還在地上抽搐著,吊著一口氣。

「哪裡來的子彈?!」

「是不是起衝突了?!」

兩位年輕的記者爬進來附近的廢樓,現手軟到不行,整個人哆嗦得不得了,別說抓拍了,連鏡頭都舉不起來。之前在國際記者站計劃好的壯舉,那些壯志,在槍聲和血肉模糊里,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幾乎任何一個直面戰場的記者,都會如此,並非他們懦弱,而是真實的戰場比想像中更讓人懼怕。

筆記本屏幕上,一個粉紅色衣服的男人應聲倒地,手裡的照相機摔到了地上,他的身邊還有兩個同行的記者,轉身一看,董命居然中槍倒地,嚇得連忙匍匐在地,往附近的房間爬去。

看上去,很是殘忍。

沒有人有能力去顧及這個被子彈打中,倒在地上的男人是不是還有得救,是不是應該在他臨死之前扶一把。

子彈打過來,求生是本能。

兩位同行驚慌失措地離開,留董命一人在地上抽搐。

「切換鏡頭。」顏九成的眼底紅了紅,下達了命令。

對不起了,董命,我們也不能陪著你走最後一程,甚至連看你都不能看,顏九成在心裡默默地致歉,隨著鏡頭的切換,緊緊地盯著屏幕。

他的命,得換幾個人的現形,才值得。

「這個。」宣林紅著眼,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

「還有這個。」在拐角處,一個男人在拍攝,可是時不時,目光朝著董命這邊看過來。

「找一下狙擊點。」顏九成看著顧覓清:「你覺得,除了這個狙擊點,還有哪裡?」

屏幕上的畫面不斷地切換,這個點出來拍攝的記者頗多,路過許願街的也不少,而在許願街四周拍攝的,則更多。

這些人,哪一些是有問題的,哪一些是只是巧合路過。

顏九成微微眯著眼睛,腦袋抖了抖,其他幾人只能靜靜地看著屏幕,等他的判斷。

腦海里,從昨天到今天,任何人說的任何話,浮現出來的人物關係網密密麻麻,這一次不能出錯,也不能遺漏任何一個細節。

這是董命用他的命換來的信息,不能錯過一絲絲一毫毫。

「切換。」顏九成指了指畫面。

宣林立刻進行了切換。

又過了十幾秒,顏九成的頭抖了頭,再一次說道:「切換。」

宣林再一次進行了切換。

過去了整整三十秒,在董命倒下去的這三十秒,前後切換了三次,而這三次似乎耗費了顏九成所有的精力,額頭上的汗水如同酷暑時分一般嘩嘩地淌了下來。

劇烈的腦力勞動快地消耗著他的體力,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他的竭盡全力。

顧覓清很想幫忙,可她沒有這能力,幫不上忙,只能拿過本子想給他扇扇風,又怕扇風反而會影響到顏九成的揮,拿著本子的手垂了下去。

宣林將鏡頭切到了董命那。

董命不再劇烈地抽搐,而是倒在地上時不時動一下。

顏九成睜開眼,伸出手,老吊連忙把筆遞了過去,他看著屏幕上的董命,嘴唇微微抖,道:「兄弟,我又找出了三個棋子,你的命沒白丟。」

說著,他快地在本子上寫上了三個人的名字。

說來也奇怪,顏九成寫下這三個人的名字後,董命突然不動了,一陣冷風吹了過來,涼颼颼的。

董命的命,就這麼在涼風中,不再痛苦,乘風而去。

「嗚……」顧覓清低聲哭了起來,將頭轉到了一邊,怕哭得太狠了,眼睛紅引人懷疑,只流下兩三滴眼淚後,她就抬起頭,強忍著。

老吊則看著本子上三個名字,一把將這一頁撕了下來,捏在手裡,緊緊地,隨後往嘴裡一丟,嚼了起來,吞進了肚子,低沉地罵了一句:「等老子等著!」

宣林則靜靜地看著屏幕,依舊鎖定著其他人的行蹤,只是手抖得不停。

「他們往回走了。」宣林說道,指了指屏幕,被顏九成現破綻的三個人紛紛往回走,他皺了皺眉頭看著顏九成:「這三個人是一波的,還是各自為陣?」

「這兩個是一波的,這一個應該是另一個組織的。」顏九成伸出手指了指,隨手拍了拍顧覓清的肩膀:「穩定情緒,現在,他們是明牌,我們的局面勝算很大。」

「真想馬上就宰了他們。」老吊的聲音透著兇狠。

「不行。」顏九成立刻看向老吊,隨後他走到門口微微拉開門看了看外面,再關上後壓低了聲音:「聽令!」

顧覓清,老吊,宣林立刻站了起來,站成一排,等候命令。

「第一,明牌不能動。」顏九成咬著牙根,聲音雖然憤恨,卻理智。

把潛伏的揪出來,目的不是殺了他們,而是在最後營救的時候,能避開危險。現在如果動手殺了他們,反而會打草驚蛇,畢竟,很可能還有棋子沒有被揪出來。

「是。」三人舉起手,做了一個『是』的手勢。

「第二,今天誰都不許過去送董命。」

這句話出來後,幾人都沒有說話。

顧覓清將頭轉到一邊,紅了眼眶。而老吊則伸出手揉了揉鼻子,隨後,拳頭握得緊緊的,而宣林則依舊不言語,只是表情有些獃滯。

如果過去,容易暴露。作為棋子,當一個懦弱的戰地記者更容易掩護自己,而一個懦弱的戰地記者是不會冒著危險去看熱鬧的。

為了保險起見,不去現場,而是靜靜地在記者站等待接大家進別墅區的大巴,更為穩妥。

聽上去殘忍,可這才是最理智最正確的選擇。

「最多半小時後,就會有人拖走他的屍體。」顏九成強忍著悲痛,似乎說給他們聽,又似乎說給自己聽。

隨後,他抬起眸子,眼裡全是嚴厲:「聽到沒有!」

「是!」三人再次舉起手,做了一個『是』的手勢。

一陣風吹了進來,涼颼颼的。

一槍魂飛,乘風歸去的董命,若有靈魂,此時也不知到了哪裡,是還在戰區盤旋,還是魂歸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