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三十五章 等風來

第兩百三十五章 等風來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這畫面不能公開。」一人說道。

管家鎖著眉頭點了點頭。

雖然這種畫面是鐵證,可這要是讓記者們知道連廁所都有監控,那可就太糟糕了。永遠不要質疑記者們掘地三尺的能力。

更何況這種事情跟他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

沒有人會喜歡被人24小時監控的,尤其是那群以前來採訪過的記者們,如果知道自己以前被這麼監控,估計能洋洋洒洒來個近萬字的稿子。

一個給記者召開布會的地點,居然24小時監控,這本身就是一則大新聞。

「只要這畫面不公開,他們是不會現房間有監控的。」

「嗯,自然了,這套設備費了那麼多心血,這麼些年都沒有人現,」

第一時間前來查看監控的,都是管家手裡值得信任的人了,他們是穿一條褲子,一個鼻孔出氣的。

隱藏在整個別墅區的監控不是外面的世界那種常見貨,這可是聚集了三個頂尖黑科研出來的,研出來後還實驗了很多次,特殊的系統極其隱蔽,這也是顧覓清這種受過訓練的高手居然也找不到監控在哪兒的原因。

「這一段掐了。」管家將廁所的位置畫了個圈:「放下一段。」

在廁所的時間並不長,也就十分鐘便看到那個男人從裡頭出來了,似乎神清氣爽走下了樓。而李學而在不多會也出來了,只見她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間。

「奇怪,她房間里的聲音搜不到。」調取視頻的工作人員頗為訝異。

「畫面也很模糊,這個人不簡單。」

「嗯,看來又是個有備而來的。」

能把他們裡頭的監控效果弱化,必然是帶了特殊的信息*進來,這年頭,在這裡當管家的老管家也見了不少,視頻雖然變得模糊,聲音也錄不到,可是還是能看到個影子,只見她似乎換了一條內褲,將這條臟褲丟到了床上。

「太好了,房間里有褲子。」管家鬆了口氣。

有褲子,褲子上有殘留物,也就不需要方才廁所的畫面,就足以證明那記者在李學而死之前見過,而且有過親密關係。

屏幕里的李學而沖了沖澡,換了條幹凈的,又走了出去。

這一次,她走向了做spa的地方,卻並沒有做spa,而是挑了一個獨立的房間關上門,低著頭在手機上了什麼,兩分鐘後,只見一個男人匆匆而來。

一進門,那男人便將李學而壓到了身子底下。

兩人輕車熟路,幾乎沒有什麼語言便開始了。

「這記者挺有名的,怎麼這麼騷?」一位工作人員喉結上下動了動,這裡的監控十分清楚,聲音也十分清楚,讓在場的任何一個人的呼吸都重了起來。

哪怕是年老了的管家,也不例外。

「她出了名的風情,是記者圈的交際花。」管家盯著屏幕,舌頭舔了舔唇。

「再風情,也不至於這樣吧?」

「是啊,她這一個接一個的,身體受得了嗎?」

「怎麼受不了,你沒看到這幾個男人的在她身上能扛住幾分鐘?這種尤物……」

說得也是,這一次這個人也不到八分鐘就完事兒了,那男人似乎有些尷尬,而李學而卻似乎並不在意,而是摸著他的臉,附在他耳朵旁說了什麼,男人笑了笑,轉身離開。

「說了什麼?調大。」管家指揮道。

隨著鍵盤噠噠噠的聲音,李學而的聲音被調大了,只聽得她輕聲說道:「不礙事,晚上你來我房間。」

「還約了晚上,真夠騷的。」

幾人笑了起來。

這一段的視頻也不能公開,spa的房間內也是隱私場所,是不允許有監控的。

跟上一次一樣,李學而返回了自己的房間,將裡面的髒了的褲子丟到床上,沖澡,換上乾淨的。隨後走向了頂層。

再一次,留下了證據。

此時,已經到了快要吃午飯的時間了。

頂層有一個大大的籃球場,空蕩蕩沒有一個人,一旁的機器人看到李學而進來後自動啟動,迎了上來,問她需要什麼服務,而她則立刻安排機器人離開。

拿出手機了個信息,依舊跟上次一樣,一個男人走了上來,是一個年輕的男人,金碧眼,頗帥,跟前面兩個男人的猴急所不同的是,他似乎有些害羞,跟李學而見了後,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走進來。

「前面兩個男人應該都是她老相好,這個不是。」老管家指著屏幕里上來的這個男人,這個白人很是年輕,也很是熱血,沒有見李學而之前,他四處拍照,看來很想做一出一份好新聞。

雖然,此時的他滿臉通紅,滿眼渴望,可卻站在那,並沒有直接撲過去,而是張嘴說了什麼。

「聲音被屏蔽了。」工作人員指著李學而手裡拿著的包:「她包里應該有*。」

聲音很小,夾雜著嘈雜的聲音,根本停不出這男人說了什麼。

李學而迎了上去,兩人聊了約莫一分鐘,隨後,李學而拉著男人的手,坐到了籃球場邊上的觀眾席,分開腿坐到了他的身上。

很顯然,在這一次里,李學而跟之前那兩個男人不同,她並沒有那麼地迫不及待,兩人甚至還笑著抱在一起晃啊晃,不知在聊著什麼。

這才更像是一次正常的男女餘歡。

「過去十幾分鐘了。」老管家只覺得額頭都冒了汗,連看三場如此這般的動作片,讓他這個老者都恨不得自己年輕三十歲,更別說身後一群年輕人了。

這一次,李學而似乎依依不捨,任由那人脫去所有衣服,連*都被關掉了,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