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三十九章 秋在黃花羞澀處

第兩百三十九章 秋在黃花羞澀處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顏九成的手從她的背部慢慢滑到了腰間,緩緩地摩挲,她穿著的旗袍是絲綢的,用手摸起來很是棉滑,似乎能透過衣服最能感受到女人的肌膚。

女人穿這種衣服,好看。

而男人的手摸上去,舒服。

這種撩撥讓顧覓清的身體一麻,就好像顏九成的手帶了電一樣的,微微的電流透過衣服,隨著他的手指瞬間瀰漫開來。

顧覓清瞪大了眼睛。

從未有過的感覺讓她有些陌生,陌生到覺得不真實。

而顏九成隨後就讓她感受到了這種真實:他的手慢慢下滑,落到了她的臀部上方,卻並不往下,只是停留在那。

「你……」顧覓清漲紅了臉,她停下腳步,扭動了一下,想躲開那雙溫熱的大手。

可她越扭動,顏九成的手卻跟著移動,並將她往胸口一拖,愈發抱緊了些。

這個動作極其曖昧,讓顧覓清很不好意思,剛要伸出手想打開他的手,卻看到後面走過來幾個記者,於是連忙順從地靠著他往前走。

一往前走,扭動的身體伴隨著手的撫摸,一陣陣地酥麻讓顧覓清的耳朵都紅透了。

走過來的記者看到了這一幕後,同時放慢了腳步,相互看了眼後頗為曖昧地笑了笑,露出了很是羨慕的表情。

顏九成的手就停留在她臀的上方,卻也不往下,邊走,邊在那輕輕地撫摸著。

「他們還有這閑心呢。」

「正常,我要是有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天天不下床。」

「嘖嘖,看來,他們一會兒進去得……。」

幾人從顏九成他們身邊走過去後,低聲議論著,其中一個記者忍不住回過頭看了顧覓清一眼,狠狠地咬了咬牙,說道:「摸了一路,一進去就得狠狠地……」

說到這裡,幾個人紛紛吞了吞口水。

聲音雖然不大,顧覓清卻聽了個分,臉愈發紅,她抬起眸子又看了看高冷,見他滿眼的情ii欲。

搞什麼啊?顧覓清微微皺了皺眉頭,不知顏九成究竟要幹嘛,如果剛剛只是演演戲,也就算了,怎麼他的眼睛裡迸發出來的,那麼真實呢?

她第一次發現,當顏九成以充滿了挑逗的動作和神態攻佔她的時候,她居然毫無抵抗力,不知道如何反應,除了渾身發麻和羞澀之外,她竟然毫無其他招架之力。

甚至,身體還會覺得有些發軟。

這讓顧覓清覺得自己很沒出息。

走到門口,顏九成的手從她的後面離開了,這讓顧覓清鬆了口氣。

她抬起眸子看向虹膜識別器,咔嚓一聲,門開了,按照管家的說法,這扇門除了她們兩個人的瞳孔識別之外,沒有任何人能打開。

可實際上真是如此嗎?

顧覓清自然要留一手,在出門的時候在門把上抹上了特殊的無色透明的油,如果門有人進入,哪怕對方戴了手套也會留下一個手的痕迹,而這種痕迹是可以通過特殊的如霜一樣的東西印出來的。

顧覓清快速地將手伸到口袋裡,從口袋裡捏碎一個膠囊,膠囊里流出來的乳白色的如同霜一樣的東西瞬間布滿了她的手心。

「擋著。」顧覓清打了個手勢。

顏九成嗯了一聲,這個聲音很奇怪,是顧覓清聽過的聲音,那種從嗓子里壓抑著某種痛苦的聲音,那種等待著瞬間有某種東西爆發出來的聲音。

晚上的床上,顏九成差點跟她發生關係的時候,他就發出了這種聲音。

這個聲音讓顧覓清的心,瞬間快速地跳了起來,而沒等她再多想什麼,顏九成從後背抱住了她,緊緊地。

嗯……

他的頭靠在她的頭髮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走廊上,又走過來一名戴著眼鏡的記者,看到這一幕後本能地停下腳步,隨後又連忙加快腳步。在房間門口,一對情侶這麼抱著意味著什麼,成年人都懂。

他只是在掩護我,他只是在掩護我,他只是在掩護我!

顧覓清的心裡瘋狂地想著這句話,手快速地抓住門把手,這一抓,如果有人曾經抓住門把手進來過,她手心擦著的霜就會浮現出淡淡地紫色,將對方握著部位的形狀印出來。

抓住後,顧覓清吸了一口氣。

這不僅僅是掩護。

她感覺到了一個溫熱的東西,緊緊地貼著她的後面。她知道這是什麼,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能很明顯地感覺到從背後抱著她的顏九成呼吸重重的。

透著濃濃的男人的,十分野蠻,毫不掩飾。

手從她的腹部往下滑,讓顧覓清本能地緊緊地閉上了腿,她很是羞澀地偷偷地看向剛剛走過去的那位戴眼鏡的記者,只見那個記者轉過頭來,看了一眼後,露出了曖昧的笑容。

這讓顧覓清羞得恨不得鑽到地上。

奇怪,我怎麼會害羞呢?他只是在掩護我啊!顧覓清心想。

她的羞澀是那麼地自然,出自本能,完完全全是一個戀愛中的女人在面對自己心愛的人的挑撥的時候,才會出現的羞澀,緊張,和期待。

這讓顧覓清徹底地不知如何是好,要知道她是一個受過嚴苛經驗的反間諜人員,而且是高級反間諜人員,在與顏九成第一次親吻的時候,她是那麼地自然,別說羞澀了,她的心跳都沒有加快半分。

那種狀態才是高級反間諜人員應該有的狀態。

可現在……

她覺得顏九成的手似乎有火,又似乎有電,讓她的身體本能地發軟,又讓她的心本能地瘋狂。

嗡嗡嗡……

她的腦袋居然嗡嗡地叫了起來。

他肯定是為了掩護,或者為了什麼,刻意在那群人走過去的時候跟我曖昧,這是任務,是任務!顧覓清僅存的一絲絲理智瘋狂地提醒著自己。

你……顧覓清想說點什麼,可隨後,她的身體被顏九成一把推了進去,一下推進了房門,只聽得咔嚓一聲,門關了。

呼……

顧覓清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可算進門了,不用裝……

這口氣還沒松完,一個男人的身體一下將她壓到了門上,隨後,她感覺到一隻手伸到了胸前。

「你……你……你做什麼?」顧覓清有些疑惑,更多的是羞澀,這都進門了,他到底在幹嘛?

「你說我做什麼?」顏九成的聲音充滿了磁性,他的嘴角一邊往上樣子,笑容是那麼地壞,透著貪婪和佔有,彷彿看著一頓美餐一般,看著她。

用腰頂了頂。

顧覓清感受到了他的衝動。

這是真的衝動,不是假裝,不是掩護,是男人真真實實的衝動。

「你放輕鬆就好。」顏九成說著,低頭吻了上去。

放輕鬆,這是顏九成第二次跟她說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