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四十一 狡兔(二)

第兩百四十一 狡兔(二)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狡兔。」老吊念了句,看了眼宣林。

「鏡子?」宣林則以為自己的眼睛出了錯,他連忙開始收拾東西,可又怕收拾東西的動作太快容易惹人懷疑,於是又放慢了點。

鏡子倒容易找,顧覓清狙擊的時候常用鏡子,在箱子里就有。可為什麼要在這幾個樓層指定的地方放鏡子?

「二層第五間房,三層第六間房,第八間房。」宣林低聲念道:「25368?」

很快,黑客頂尖高手的他本能地從這些信息里提取出了一組數字,可這一組數字提取出來後卻現毫無意義。

「他就是要你貼鏡子,別想太多。」老吊搖了搖頭,四處看了看後,低聲說道:「我去一樓了。」

顧覓清給老吊打任務是立刻前往一樓男廁所,準備捉狡兔。

這意味著,狡兔很快會出現在一樓男廁所嗎?不得而知,但單從命令來說,很有可能,所以老吊立刻將鋼筆拿到了手裡,準備作戰。

進別墅區的大門的時候,所有人的槍就都收走了,可老吊明白,他有反間諜的武器,其他殺手,間諜也會有他們的武器,面對面杠上,死亡難免。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面對即將到來的血雨腥風,老吊並不害怕,反而很是興奮。

頭兒終於把我放到了第一戰線了!他想。

前往一樓男廁所捉狡兔,這不是跟對方硬杠硬嗎?這就是第一戰線,也是最容易死亡的戰線,老吊自然明白這一點,也正是因為明白這一點,他才愈激動。

深深地吸了口氣,背著包快離開。

而宣林則前後腳走了出去,他得快回到房間拿幾面小鏡子,再趕到這棟採訪樓的二層第五間房,三層第六間房,第八間房的欄杆附近,正面朝外,貼上鏡子。

這到底是什麼路數?

宣林帶著疑惑,腳步匆匆。

———————

顏九成在浴室里抱著顧覓清親了一會兒,戀戀不捨地,又抱著她回到床上。

「得……得去……去監控室……」顧覓清的聲音帶著些許喘息,她是個女人,被人親了這麼久,有一些反應也實屬正常。

顏九成將被子一蓋,蓋住了。

「你到底做什麼?!」顧覓清見被子蓋住了,這才低聲在他耳邊說道,質問的口吻透著委屈。

「你放輕鬆,配合就好。」顏九成輕輕地咬著她的耳朵:「今天晚上,我要你,你放心,我不會在要你的時候,被人監聽,這一窩兔子,得打了。」

聲音自信,胸有成竹。

「你……你找到辦法了?」顧覓清的眼睛瞬間睜大,在黑暗的被子里,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驚喜不已。

他居然這麼快就找到辦法了?找到能打一窩的辦法了?!

想到這裡,她的目光里多了許多自豪。

那種自己男人怎麼會這麼厲害的自豪。

「想要了嗎?」顏九成的聲音大了些,他將被子掀開,看著身下臉通紅通紅,胸口一起一伏的顧覓清,他的口吻里沒有半點執行任務的應付,滿滿的都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渴望,和一個男人對一個屬於自己的女人的挑逗。

顧覓清紅著臉,點了點頭。

「嗯。」她輕輕答道。

不得不承認的是,顧覓清的聲音里雖然有執行任務,配合顏九成的意味在裡頭,但是更多的是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仰望,和一個女人對一個即將征服自己的男人的渴望。

他們不再是為了任務而假裝是情侶,而是真正處於熱戀中的情侶。

如果是在和平的國家,如果是在自己的國家,就沖著剛剛親了這麼久,顏九成面對顧覓清這種尤物,早就忍不住了。

這種對衝動的壓抑,讓他想征服的心,愈地濃,濃到帶了一股子狠勁。

他咬了咬牙根,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間,今天晚上,一定要辦了顧覓清!但在這之前,得解決掉居然進入到房間,還安插了設備的那一窩。

狡兔,往往狡猾。

之所以反間諜的課程里會把間諜形容為狡兔,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狡猾,如同狡兔三窟一般狡猾,另一方面,是間諜的習慣與兔子頗為相似:往往獨自一窩,可只要抓到一隻,絕對會在附近現其他兔窩。

顏九成相信,能這麼快的度安排李學而死,屏蔽別墅區視頻,還將設備安插到了廁所,絕非一人所為。

撤掉房間內的他們的監控,就等於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監控對於反間諜人員來說,是*,時時刻刻處於別人的監視之下,再小心也難免會出差錯,可反過來一想,這監控也是引子,順藤摸瓜找到這一窩狡兔的引子。

是危機,更是危中有機。

「要不然,我們去游泳池那邊?」顏九成將被子掀開,從顧覓清的身上爬了起來,無奈地低頭看著自己的小腹下方,只見撐起來如同傘一樣,有些無奈地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得去看監控了,等看完了監控,去游泳池那邊吧。」

顧覓清偷偷地瞟了他那一眼。

「好……」她的聲音有些弱弱的。

「褲子就別穿了吧。」顏九成將丟到地上的她的小褲子拿了起來,晃了晃,一股香香的味道透了出來。

顧覓清瞪大了眼睛,看著顏九成。

「你這衣服又不透,別穿了,走。」顏九成壞笑了一下,伸出手拉著顧覓清往外走。

「不要!」顧覓清的手猛地一甩,臉紅得不行,委屈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他怎麼這樣!一點都不珍惜我!哪有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會希望……這樣的……顧覓清心想,嘴巴一癟,控制著自己不要哭出來。

這委屈巴巴的模樣,很是可愛。

此時的顧覓清全然忘記了自己是在執行任務,愛情的本能突破了她職業的防線,讓她做出了一個初入愛河的少女應該有的反應。

沒有一絲一點執行任務的痕迹,單純地生氣,單純地委屈,單純地覺得顏九成不珍惜。

這就對了,這才是一個少女應該有的反應,顏九成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臉:「穿上吧。」

他說道。

隨後,他彎腰從箱子里拿褲子的同時,偷偷地按下手錶,布了一條一級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