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四十二章 鴻飛冥冥,弋人何

第兩百四十二章 鴻飛冥冥,弋人何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第兩百四十二章鴻飛冥冥,弋人何慕

這條命令發布的時候,宣林剛剛將鏡子貼到了指定的地點,一路馬不停蹄,氣喘吁吁。每貼一塊鏡子,他都很疑惑地四處看看,實在找不到貼鏡子的理由。

也不宜久留,貼完就撤。

宣林回到採訪大廳的時候,正好趕上跟隨管家前往監控室看監控的時間點,前往自己房間替換設備的記者們紛紛朝著大廳走去,一時之間頗為嘈雜。

而老吊此時早就到了一樓的男廁所,因為這個時間點都前往採訪大廳,等待管家帶著去監控室,因為一樓的男廁所里並沒有一個人。

這是一間十分普通的男廁所,廁所並不大,約莫能容納十個人。從廁所的窗戶看過去,能看到採訪大樓的正面。

老吊陰了陰眼,宣林貼在那的鏡面在陽光下有些閃。

「貼鏡子,難道是因為我這裡能透過鏡子看到什麼?」老吊想到這個後,連忙將微型望遠鏡從包里拿出來,一看。

透過三面鏡子能看到的都只是普通的走廊而已,根本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顏九成究竟在下什麼棋?」老吊嘀咕了一句。

隨後立刻躲進其中一間廁所,將鋼筆拿到了手裡,又從皮帶里抽出了致幻劑,準備作戰。

這時,只聽到門口似乎有悉悉索索的聲音,他立刻把腳分開撐在廁所的牆壁上,這是他當偷兒時候積累的經驗:哪怕別人彎腰看裡頭有沒有人,也看不到你的腳。

一個腳步聲由遠至近。

老吊的耳朵動了動。

老吊這人有一點特牛,那就是聽聲辨人,他總是能聽到最細微的腳步聲,這一點,在他剛剛十二歲入這行的時候,就體現出來了。

那年,他死了爹,又死了媽。

哭得眼睛都模模糊糊地,村裡的人都說他得瞎了,才十二歲的少年沒了爹沒了媽,哭也正常,也不知怎的,那一陣子眼睛看不清,耳朵倒靈了不少。過了一個月,哭得少了,眼睛慢慢恢復了,耳朵還是這麼靈。

沒人管的孩子,就開始在街上溜達,認識了一群同樣沒人管教的娃。

老吊是八零後,他十二三歲的時候,古惑仔正流行,豎著大背頭,穿著一些兄弟給他的破褲子,混過幫派,打過劫,還幫人守過地下賭場的場子。

說實在的,在街上混,也是很現實的,像他這種沒爹沒媽家裡也沒背景沒錢的,只能靠自己賣命換點錢。最髒的最危險的活兒,他一個人包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賣命這種事兒吧,老吊能做,其他人也能做,這世間多的是命苦的娃,所以,賣命並不能凸顯出他什麼。

老吊之前只是覺得自己耳朵靈,並沒有想著耳朵靈能帶來什麼財運,頂多就是聽牆比較厲害。比如,他住的那破房子,能準確地聽出哪個兄弟時間長,哪個婆娘叫得騷,又有哪個婆娘在偷人,睡得不是同一人。

只是當時十二三歲的老吊對聽牆這種事不太喜歡,他還沒那想法呢,整天就想著弄點錢然後能去網吧玩幾個通宵,日子就這麼混著。

晚上守守賭場,白天混混網吧,沒爹沒媽的窮孩子能有什麼盼頭?有口飯吃,能活著就行。

很多人以為守地下賭場會在外面好好地守著,其實並不是,守場子的人哪裡熬得住漫漫長夜?再加上,那個年代地下賭場大多跟當地吃皇糧配槍的夥計有一腿,什麼時候查,什麼時候不查,大多知道的。

這守賭場的,也就是守守其他賭場的人,怕有人來砸場子。

直到有一天,他在給人守地下賭場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點什麼,從凳子上彈了起來。

「不對啊,這聲兒……」

老吊嘟囔著,哦不,當時不是老吊,是小吊。

小吊嘟囔了這一句,耳朵動了動。

「小吊你這個幾把!搞什麼飛機啊!」守場子的另一個人拿著遊戲機玩得正嗨,這可是從外頭進來的遊戲機,貴得很,要不是老大心情好,輪不到他玩,正玩得帶勁呢,老吊蹭地一下彈起來,嚇了他一跳。

「聲兒不對啊。」小吊才十二歲,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什麼不對?!」守場子的另一個人才二十歲,可二十歲,在混混中也不算小的了,他都守場子五年了,自然老道許多。

「車,車的聲音不對。」小吊一下趴到了地上,聽了聽後,聽不清楚,又跑出去五六步聽了聽。

這間地下賭場並沒有在很偏僻的地方,相反,是在鬧市區,一間洗頭房的底下,那個年代車雖然少,可鬧市區也會有一些車輛開來開去。

桑塔納居多,聲音有點大。

「今天條子不會來,難道其他幫派的?不對啊,昨天頭兒剛跟他們碰過面,不會有砸場子的,你別瞎咋乎。」

小吊聽了後,急得直蹦噠:「不對!不對!真的不對勁!不行,要他們快跑!」

說著,他直接衝到了場子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吼了一句:快跑!

地下賭場各色人都有,贏錢贏得再爽,也怕人抓,這一嗓子,好傢夥,人一下就散了,散的顧場子的老大一臉懵。

「你喊啥喊啊!」老大跑過來,沖著小吊就是一巴掌。

「不對啊,老大!不對啊!」小吊捂著臉跳了起來:「我聽到前街和后街同時響起剎車聲!起碼五輛車!不對啊!」

「你他媽的瞎幾把喊!」老大一聽,怒火中燒,伸出手又將小吊打得直接滾到了地上,再上前猛踹了兩腳。

沒爹沒媽沒背景的孩子,給你一口飯吃就不錯了,自然想打就打。

「前街和后街離這麼有你八輩祖宗那麼遠,你他娘的跟老子說啥子剎車聲?!」

小吊被打得嗡嗡的,他依舊站起來扯住頭兒的衣服:「不對勁,快走!頭兒!快走!」

沒爹沒媽沒背景的孩子,挨打是家常便飯,人能賞口飯吃,就是爹媽,他被打殘了都不怨,滿臉的焦急,伸出手扯著老大就往通道跑。

這老大吧,雖然氣得慌,這一晚上光抽水就不少,今兒個聲音特好,居然被人一嗓子喊沒了,可見小吊這麼急迫的表情,不由地心裡也泛起了嘀咕。

腳雖然不怎麼動,眼神卻也有些緊張了起來。

「條子那……」他朝著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

「今天他們應該不突擊啊,前幾天剛跟他們吃完飯呢。」旁邊的人摸了摸肥膩的肚子。

「那其他賭場不可能來踢館子,前幾天我們也剛碰了個頭。」頭兒抓了抓頭髮,腳跟著小吊跑了幾步。

這個時候,賭場里的客人都跑得差不多了。

突然,一個人沖了進來,太過著急,在下台階的時候,摔了個大跟頭,顧不得疼,鬼哭狼嚎的:「頭兒!快跑!條子……條子……好多條子!!!!」

就這事兒,小吊從此被人叫老吊了。

他這一嗓子,客人們都走了,警察雖然包圍了卻也沒抓到啥,成了大功臣了。

這一嗓子,讓老吊吃了好幾年飽飯,每次還能帶肉絲。

沒爹沒媽沒背景的孩子,有口飽飯吃,還有肉絲,真的是天底下最幸運的事情了。

——————

廁所里的老吊憋著氣,也不知道是習慣還是怎麼,他得憋著氣不呼吸,才聽得更清楚。

遠處,走廊的盡頭,傳來了腳步聲,不止一個人,有三個人。

老吊緊緊地握著手裡的鋼筆和致幻劑,他知道,如果來三個殺手,很難抵擋,畢竟他們搞不好經驗十分豐富。

偷兒,再頂尖,在殺人這方面也沒法跟殺手比。

老吊卻不怕。

沒爹沒媽沒背景的孩子,能當個英雄,死了也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