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四十四章 包夜不限流量

第兩百四十四章 包夜不限流量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老吊伸出手將自己領口的扣子解開些,他覺得有些悶熱,也不知怎的,他的眼前老浮現出過往的事兒。

湖邊守湖人的架子,師傅夾給他的肉丸子,第一次出手偷的那個女人的包。

還有師傅李鴻冥那塊碑,享年十九歲,這幾個字如同刻入了老吊的腦海里一樣。在老吊每次危險行動的時候,就會浮現出來。

尤其是師傅走了後,老吊開始一個人面對生活,那塊碑,師傅的臉,師傅的那句「鴻飛冥冥,弋人何慕」,還有師傅的十九歲。

雖然師傅死的時候,圍著他的人有些惋惜,畢竟年輕,可一知道他是個偷,因為逃跑才掉下來,便紛紛鄙視,甚至還來了媒體拍拍拍。

這可是個教育全民的好機會,在那個年代,什麼人權什麼隱私權很是單薄,賊,人人喊打,是極其正常的,師傅的遭遇由同情變成活該,只用了一個字:賊。

「一個賊啊,那該死。」

「好手好腳,這麼年輕,做什麼不好,當偷兒?該!」

「哎,這麼小就死了,不做偷兒不就好了?父母怎麼教的?」

「哎,也可憐的,這頂多2o歲吧?你說他怎麼不去做點別的,非做這個呢?」

雖然每個人都唾棄師傅,可老吊不唾棄,都說他師傅是個賊,可老吊也是個小賊,他跪在師傅的墳前哭得不行。

那個時候的老吊其實並沒有意識到當賊有多無恥,只是覺得這是個謀生的手段,而十九歲的師傅在他的眼裡也並不小,是大人。

現在想來,十九歲真的還是個孩子。

日子真快,師傅十九歲走的,如今,老吊都33歲了。

「吊子,她來了,你看她,今天很好看吧。」師傅指了指從學校里出來的一排學生,舔了舔唇,那個時候,師傅十九歲,青春期熱血沸騰的,這個年歲,正是滋生愛情的年歲。

抬起眼瞅了一眼:「啊?」

那個時候老吊才十三歲,對女人還沒啥想法,張著嘴一臉懵。

「你啊,不懂。」師傅躲到樹後,臉紅紅的,指了指其中一個女生:「以前住我隔壁,我父母還在的時候,跟我玩得可好了。」

「那去打個招呼。」

「哎!」師傅笑了笑,拿手在臉上搓了搓,隨後搖了搖頭:「走吧,我配不上這樣的。」

「那你得配啥樣的?我覺得你挺好的。」

師傅沒說話,遠遠地看著那個校服妹,似乎有些紅了眼眶,他吸了吸鼻子,隨後笑了笑,那笑容很奇怪。

「晚上幫我守門,我告訴你我得配啥樣的。」他說道。

說完這句話後,他扭過頭深深地看了那校服妹一眼,隨後擺了擺手,走了。

晚上,在一排小紅燈的洗頭房外,師傅帶著老吊,指了指:「嘍,我就只能配這種,包夜不限流量的。」

那個時候,手機話費流量貴得很,還沒有出現過什麼包月不限流量的卡,更別說這包夜不限流量了,老吊不懂,抬起眼看了過去,玻璃後面一群女的歪歪斜斜地躺在沙上,看著不怎麼好看,也沒什麼氣質,甚至有點老。

「不懂?」師傅嘿嘿笑了笑:「叫你多吃肉,雞兒大些了,你就懂了,行了,門口等我吧。」

說著,他還有些難為情,四處看了看,最後,一咬牙,進去了。

那是師傅的第一次。

老吊知道,這絕對是他的第一次。

因為他說過很多次,第一次要給愛情,要給自己最愛的姑娘,所以雖然師傅帶他來這個掛著紅燈的地方好多次,每次都嘻嘻哈哈地瞅著裡面的妞,甚至還會開點葷玩笑,可從來沒有真正地說要進去。

可這一次,師傅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背影有些膽怯,有些稚嫩,有些菜鳥,可是卻沒有回頭。

夜色闌珊,十三歲的老吊守在一個小旅館下面,他知道師傅上去幹啥了,這隔音也不怎麼好,四處能聽到女人嗷嗚嗷嗚叫。

有的叫得慘,跟很疼似得。

有的叫得喘,跟跑了一萬米似得。

那個時候老吊能想像他們在幹啥,卻也沒見過,不過也沒什麼衝動,他蹲在旅館門口拿著一個遊戲機,帶著耳機打得比裡頭那些娘們激烈多了。

梆梆梆,啪啪啪的。

凌晨五點的樣子,師傅從樓上下來了,一臉疲倦腿肚子就跟要打顫似的,老吊連忙跑過去,笑得那叫一個曖昧,問道:「你不是說早上才出來嗎?怎麼這就出來了?」

「六點,我得看著去。」師傅臉色似乎不太好。

這包夜不限流量,好像不太好啊,老吊心想。

「你還去看嗎?」老吊有些吃驚。

「嗯。」師傅點點頭:「天兒太早了,怕

有人欺負她。」

她,說的是那個校服妹,在老吊眼裡,算不得漂亮的一個校服妹,可這個校服妹是師傅心頭愛,在老吊還不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天天早上六點守在路口,一路守著那校服妹路過。

那會子,早上要上早自習,校服妹讀的是通學,冬天的早上天特別黑,師傅總害怕有混混盯上她,所以每天早上六點雷打不動都會默默在後頭跟著,一路保護。

從來沒有露過面。

「我以為你睡了那個女的,就不會惦記校服美女了呢。」老吊跟在他身後嘀咕著。

「不是一碼事。」師傅搖了搖頭,背影都似乎有些苦澀,他吸了吸鼻子:「她跟那種賣的,不是一種人,你別這麼比,比髒了她。」

「那你追啊,這麼喜歡的話。」

師傅愣了愣,笑了笑:「她好多人喜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