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五十章 肥而不膩

第兩百五十章 肥而不膩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怎麼又是她?」老吊眉頭緊鎖。

比起剛剛那個帶著帽子快跑過去,一閃而過的黑衣人,heidi的面容清清楚楚,只見她四處張望,正好整個正面被老吊捕捉到了。

別說看到正面了,就這身形,也能讓老吊認出她來。

此時的她,身上穿著的不再穿著那身服務員的紫色工作服,而是一身粉色的工作服,工作服顯然有些小,尤其是上身,崩得緊緊的。

這不是她的衣服。

這一片區域也不是她應該來的區域。

她卻出現在了這裡。

「就覺得這人有問題,這下沒跑了!」老吊愈肯定自己先前的判斷,他搖了搖牙根,眼裡有興奮,卻也流露出些許唏噓。

heidi漂亮,年紀又小,老吊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大,看她的身材覺得得二十了,育的極其好,尤其穿著這身過於小的衣服,上衣將她上身美好的形狀勒得原形畢露。加上東方人喜歡膚色白皙的,她這白皙從裡到外透著光,邁動的腿讓老吊這個老江湖都心中一陣悸動。

老吊可不是那麼容易心裡悸動的人。

他是老江湖了。

他這個人吧,臉蛋漂亮的人不足以讓他心潮澎湃,小青年覺得臉蛋好看就夠用了,可老江湖不是,那得身材好才行。

這身材啊,也不是小年輕喜歡的那一種,老吊喜歡有肉的。

最好是圓臉,錐子臉那種,老吊看了要吐的,還得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胸是胸的,走起路來,得顛兒顛兒的。

不能太胖,也不能太瘦,得,肥而不膩。

講究吧?老江湖,不講究點,能行么?更別說老吊這樣的,在沒有被抓到監獄裡之前,他可是行內馳騁風雲的神偷手,還愁沒有妹子主動送上門?

就這點,可比他師傅強多了。

畢竟,這也靠本事吃飯么不是?

要說這外頭混,千般不好萬般不好,有一點對於老吊來說,還挺好的:出來混的妞,長得漂亮的多。

這可真不是瞎說,讀書的漂亮姑娘能有多少?漂亮姑娘大多有人追,被追得也就不喜歡讀書了,大街上的混混身邊總不缺美女。

老吊也不缺。

早些年,在他二十齣頭的歲月里,談了不少女友,有軟萌的,可愛的,清純。等他上了25歲了,也不知是談多了,還是胃口吃得變了,他開始迷戀上那種肥而不膩的女人了。

這種女人,少婦居多。

有一陣子,老吊瘋狂地迷戀上一位叫阿花的少婦,迷戀上那種在你身上渾身的肉震動得顛兒顛兒的感覺,軟軟的,純身體的舒服。

迷戀到程度呢?

你別看阿花只是一個在開小飯館的房東,論臉,比不上老吊以前交往的那一水兒的妹子,可她那肥而不膩的身段。

嘖嘖。

這麼說吧,認識阿花兩個月,老吊整整兩個月都沒有開工,整天想著叫那離了婚的少婦出來,什麼車裡,車庫,泳池裡,哪哪都試過了。說來也奇怪,哪哪都不如床上帶勁。

真到了這程度,不需要外頭哪些刺激,光床上,就足夠讓男人瘋狂了。

當聽到那阿花少婦打算跟前夫復婚的時候,老吊傷心,那是真傷心,傷心得都要掉淚了,但也沒法子,他也沒打算娶她的。

分開那一晚上,整宿沒睡,不浪費任何一分鐘,全搖床了。咯吱咯吱咯吱的,伴隨著阿花的聲音和她那顛兒顛兒的肉,刻入了老吊的腦海里。

後來躺了兩天兩夜,這才把身體回過勁。

整晚上,都聽到老吊不舍地喊著阿花的名字,而阿花則關了飯館,讓那一夜,小小的飯館關著門,只招待老吊一人。

飯館的後面有個樓梯,樓梯上去便是阿花住的房間,房間不大,床也不大,差點讓老吊折騰散架了,整個空間都漂浮著阿花飯館當家菜系炖五花肉的氣味。

以至於老吊到現在,一聞到五花肉的氣味,心就跳個不停。

肥而不膩,那種說不出來的風情,難找。這可不是老吊一個人覺得,瞅瞅來阿花店裡吃飯的男人吧,隨著她扭動的腰肢,誰不會吞吞口水?

那美妙滋味,別提了。小年輕哪懂?

吃過的,才知道。

吃過了,真惦記,惦記一輩子。

後來的老吊再也沒有碰到過像阿花一樣能瞬間點燃男人的原始火焰的女人了。哪怕是顧覓請,也沒有。

顧覓請是漂亮。

當他看到顧覓清的時候,第一時間覺得這女人真是漂亮,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漂亮,可這女人自帶一股子威嚴和高傲,這是老吊不喜歡,也是他知道自己駕馭不了的。

最重要的是,顧覓清沒有那種肥而不膩的風情,情感經歷一看就太少了,風情這東西,玄乎。

「奇怪,這妞年紀這麼小,怎麼讓人……」老吊下意識地將口水吞了下去,百思不得其解。

要知道,雖然heidi身材育得很不錯,可卻不是老吊想要的那種肥而不膩,長期在戰區營養不良,雖然她凹凸有致,育得比東方的女人要好多了,可是胳膊大腿還是比較纖細。

達不到老吊喜歡的那種在身上的時候,渾身的肉都有點顛兒顛兒的快樂。

最重要的是,heidi雖然育得好,可一看臉蛋還是孩子,有嬰兒肥,這跟老吊喜歡的那種少婦差遠了。

可heidi穿上這身偏小偏緊的衣服,居然讓老吊萌生了久違的那種反應。

這著實奇怪。

老吊心裡泛著嘀咕,又深覺可惜,這種妞難得啊,才十六歲居然就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