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五十二章 一曲,一飯

第兩百五十二章 一曲,一飯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精彩小說免費!

這個舉動讓桑達有些疑惑,顯然,她似乎隱藏了什麼。

「你很喜歡唱歌嗎?」一位高瘦的廚師饒有興趣地問道。

heidi點了點頭,隨後又搖了搖頭。

heidi想了想,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每次我餓得不行,就會伴著肚子嘟嚕的叫聲唱歌,這樣就不會覺得那麼餓。」

餓,對於heidi來說是常態了。

在極度的飢餓中,會找尋到讓自己活下去的法子,哪怕是精神上的法子,怎樣都行。咕嚕嚕的肚子的叫聲有時候吵得她睡不著覺。每當這個時候,媽媽就會開始唱歌,還會拍打著她的小肚子,告訴她,咕嚕嚕的聲音就是鼓聲。

震撼的,浩瀚的,如同交響樂一樣磅礴的鼓聲。

媽媽去世了後,heidi每次餓的時候,都會這樣。伴隨著歌聲,彷彿媽媽還在,似乎真的能抵擋一些飢餓。

她是喜歡唱歌的,可每次唱歌都是餓肚子的時候,所以,桑達問她是否喜歡唱歌的時候,她才會點點頭,又搖搖頭。

「這倒是苦中作樂,你媽真睿智。」桑達聽了後,頗為敬佩地笑了笑,身在深淵之中的人最能體會到這種堅強和樂觀是多麼不易。

heidi微微笑了笑,眼裡的剛毅與她母親一般無二。

「你很會唱歌嗎?」桑達問道。

heidi搖了搖頭:「就會幾句,就我媽唱的那幾句。」

「什麼歌?唱來聽聽。」

「對,唱來聽聽。」

幾個人開始饒有興趣地起鬨,而更多的人則低著頭吃著飯,並沒有那麼大的興緻,畢竟相比較聽歌,吃飽才是更重要的事。

heidi卻愈有些緊張,她張了張嘴,目光閃爍不已。這種躲閃讓桑達嗅到了一絲不安,她上前一步,嚴肅了起來:「什麼歌?」

heidi下意識地想往後退,可她已經靠著牆,退無可退。

「什麼親如一家,小碎花的。」靠heidi最近的一個人嘀咕了一句,她聽到了一點點。

「親如一家,小碎花?!」一位年紀頗大,約莫五十歲的男人上前一步,壓低了聲音看著heidi:「你在唱老民謠?!」

heidi愈驚恐,她擺了擺手:「我也不知道我唱的什麼歌,我……我……」

「你不知道你唱的什麼,你怎麼這麼怕?!你知不知道,在這裡唱這歌要是讓政府的那些人聽到了……??」

「到底是什麼歌?」

年紀大些的,都明白了heidi唱的什麼,而年紀小一點的則有些不明白。這裡連年戰了十年,他們除了炮聲,並沒有什麼機會聽到音樂,heidi也不知道她媽媽給她唱的什麼歌,只覺得其中幾句歌詞特別喜歡,旋律也好聽,便學了。

「是我們的民謠嗎?」

「這裡就我們幾個,你唱唱。」

「對,唱唱,多少年沒有聽到歌聲了。」

一聽這歌彷彿是禁曲,一些年輕人反而來了興趣,他們圍到了heidi的身邊,heidi小心翼翼地看著桑達,桑達琢磨了一下,點了點頭。

咕嚕嚕,肚子餓得又叫了起來。

heidi笑了笑,拍著肚子,跟著肚子里咕嚕嚕的叫聲唱了起來,只唱了幾句,她也只會唱那幾句,可一開嗓,聲音低低的。

「猶大族人和里奧祖人,還有一旁光著腳跳舞的米族人,我們親如一家啊,一起收麥穗,一起收麥穗。」

細細長長的聲音,彷彿帶著陽光,而陽光里都是回憶。

這是一古老的民謠,是屬於這片區域的民謠。在場的工作人員紛紛放下了碗筷,眼裡紛紛閃爍著什麼看向了heidi。

他們中間,有猶大族人,里奧祖人和米族人。

heidi的聲音太小了,站在後面的人聽不到,於是本能地往前擠了過來,人們把heidi圍在了中間,而heidi也微微將聲音提高了些。

「高高的麥穗,光的大理石地板,還有第五個街口那一汪老祖宗留下來的生命之泉,養育了我們啊,養育了我們猶大族人,里奧祖人和米族人。」

唱到這裡,heidi本能地微微眯眼,臉上綻放出笑容。

而一些人則跟著哼了起來,雖然很多人並不清楚歌詞,卻也聽爺爺輩的唱過,調子還記得一些。

有一些詞,heidi不記得,老人則沙啞著聲音補上了,一時間,整個廚房瀰漫開來低低的歌聲,歌聲中還藏著眾人的哽咽。

一曲畢。

嗚嗚嗚嗚……

一些人哭了起來。

「我家就住在那口井旁。」

「我家以前好多麥田,高高的麥穗……??」

「我家……??」

這古老的民謠唱的正是這裡的生活,民謠不像其他歌曲一般,歌詞十分樸素,描述了這裡樸素的生活,這種從生活里透出來的熱情,能感染外界的任何人,更能感染身處戰區,經歷家破人亡的這一群人。

尤其是heidi的聲音,雖然她唱得不是那麼好,甚至有些跑調,聲線也並非天籟,可是她的聲音透著倔強和不服輸,將這民謠的生命力傳達得堪稱完美。

在困境里,當無能為力的,歌聲能帶給人幸福,也只有歌聲會不會貴賤,帶給人幸福。

」這是媽媽留下來的歌,原來是一屬於我們大家民謠。太好了,這是我們的歌!」heidi睜開眼睛,肚子依舊嘟嚕嚕叫著,她笑了起來。

「對,這是我們的歌。」老人笑了笑,隨後變得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