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五十三章 靶子

第兩百五十三章 靶子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heidi的名字從老吊的嘴裡一說出來,顏九成頗為驚訝,他轉過頭看著老吊,見老吊眼裡的殺意中那濃濃的惋惜和擔憂,便知他肯定不會看走眼。

老吊是誰?他大盜出身,眼睛毒得很。

可是雖然甚至老吊不會弄錯,顏九成還是下意識地問了句:「heidi?」

「對。」老吊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腦門的手法,目光看著四周,因為常年吸煙而微微有些發黃的牙齒閃著光,如同狼一般,他咬著牙,聲線變得狠了起來:「我看得清清楚楚,是她,而且她鬼鬼祟祟,穿著別人的衣服。」

「往游泳池走?」

「對,往游泳池走。」

顏九成不再多問,他轉過頭看向窗戶,窗戶外有好多螞蟻爬啊爬,有可能是要下雨,也有可能是一些記者在窗戶那吃麵包,掉了麵包渣,引來了螞蟻抬食。

顏九成走到窗戶邊上,陽光灑落到他的身上,他就這麼看著這些螞蟻,一言不發,此前,他幾次懷疑heidi,卻都沒有找到heidi會為對手服務的證據,他從她的表情,眼神,也找不到會是敵人的感覺。

可眼下,事實擺在這。

且不說在寫車房的時候,顏九成已經暴露了一些身份,隨後居然在餐廳見到了前來工作的heidi,如果這是巧合,還可以理解。

她一個服務員為什麼會在戒備森嚴,階層森嚴的別墅區,居然前往游泳池?而且還是穿著別人的衣服,老吊的判斷不會錯,既然他說heidi鬼鬼祟祟,那勢必就是鬼鬼祟祟。

這個時間點前往游泳池,本身就是有問題。

「看來,之前我的判斷錯了。」顏九成伸出手,用手指頭堵住了一隻螞蟻的去路,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

對於知曉自己身份的對手,既然現在她的身份已明了,那麼越早清除越好。

他的手指頭抬起頭,再微微一用力按了下去。

螞蟻死了。

————————

吃完飯,heidi小心翼翼地跟著其他工作人員往後門走去,她知道,她通過了第一關,起碼這群記者在的這幾天,她會留下來幫忙。

至於以後能不能依舊留下,那就不知道了。畢竟她頂替的崗位的那個人並不是犯了事被罰走,而是拉肚子,她是臨時頂替。

桑達走到她的身邊,說道:「你跟著我們一起去房間休息,房間小,本就沒有你的床,你睡走廊上吧,一會去收拾一下。」

heidi連忙點頭,彎腰從門口拿起她帶過來的袋子,裡頭有一些破破爛爛的日用品,還有她剛剛織好的圍巾。

「怎麼這麼一大包?」桑達皺了皺眉頭,伸出手。在這裡,沒有什麼人權隱私權,她身為上司為了安全,隨時可以檢查底下人的任何行李。

heidi連忙遞了過去。

「圍巾?!這麼大熱天,你帶這個做什麼?」桑達的臉一下變了。

「我媽媽……媽媽的遺物。」heidi連忙說道,她連氣都不敢喘,更別說請桑達幫忙送一下圍巾給顏九成了,她將話咽了下去。

既然是遺物,桑達也不會多問。

跟在桑達的身後,左拐右拐,走入一條長廊,隨後進入一間房間,這是一間約莫110平的房間,裡面整齊地擺放著二十張小床,十分擁擠,留有一條走廊。桑達指了指走廊:「晚上你睡這,去隔壁房間領取生活用品吧,把你的東西放到這個桶里就好。」

heidi連忙照做,將袋子放到一旁的破破的桶里,轉身走出房間去隔壁領東西,一路上,她都在想到底怎麼才能把圍巾送出去,可想來想去,也想不出法子。

一來,對這裡不熟悉,不知道路。

二來,不認識人,找不到到底是誰來負責送餐。

回到大房間的時候,看到丹妮站在裡面,跟桑達在聊著什麼。

「heidi表現得怎麼樣?」丹妮問道。

「還行,挺漂亮的,這點佔優勢啊。」桑達似乎鬆了口氣,看到了進來的heidi,笑了笑,隨後走到門口:「你們先聊,我去沖個澡,晚上還得準備工作,heidi,你也沖個澡,身上要保持清爽,否則客人不喜歡。」

丹妮

吃完飯,heidi小心翼翼地跟著其他工作人員往後門走去,她知道,她通過了第一關,起碼這群記者在的這幾天,她會留下來幫忙。

至於以後能不能依舊留下,那就不知道了。畢竟她頂替的崗位的那個人並不是犯了事被罰走,而是拉肚子,她是臨時頂替。

桑達走到她的身邊,說道:「你跟著我們一起去房間休息,房間小,本就沒有你的床,你睡走廊上吧,一會去收拾一下。」

heidi連忙點頭,彎腰從門口拿起她帶過來的袋子,裡頭有一些破破爛爛的日用品,還有她剛剛織好的圍巾。

「怎麼這麼一大包?」桑達皺了皺眉頭,伸出手。在這裡,沒有什麼人權隱私權,她身為上司為了安全,隨時可以檢查底下人的任何行李。

heidi連忙遞了過去。

「圍巾?!這麼大熱天,你帶這個做什麼?」桑達的臉一下變了。

「我媽媽……媽媽的遺物。」heidi連忙說道,她連氣都不敢喘,更別說請桑達幫忙送一下圍巾給顏九成了,她將話咽了下去。

既然是遺物,桑達也不會多問。

跟在桑達的身後,左拐右拐,走入一條長廊,隨後進入一間房間,這是一間約莫110平的房間,裡面整齊地擺放著二十張小床,十分擁擠,留有一條走廊。桑達指了指走廊:「晚上你睡這,去隔壁房間領取生活用品吧,把你的東西放到這個桶里就好。」

heidi連忙照做,將袋子放到一旁的破破的桶里,轉身走出房間去隔壁領東西,一路上,她都在想到底怎麼才能把圍巾送出去,可想來想去,也想不出法子。

一來,對這裡不熟悉,不知道路。

二來,不認識人,找不到到底是誰來負責送餐。

回到大房間的時候,看到丹妮站在裡面,跟桑達在聊著什麼。

「heidi表現得怎麼樣?」丹妮問道。

「還行,挺漂亮的,這點佔優勢啊。」桑達似乎鬆了口氣,看到了進來的heidi,笑了笑,隨後走到門口:「你們先聊,我去沖個澡,晚上還得準備工作,heidi,你也沖個澡,身上要保持清爽,否則客人不喜歡。」

丹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