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六十四章 愛的本能

第兩百六十四章 愛的本能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說著顧覓清背過身去,她偷偷地看了眼鏡子里的自己,一臉羞澀的小女子姿態,讓她驚了一驚。

這是我嗎?

怎麼……這麼羞澀?

而且沒有原則……

在並不大的浴室里,她的心有些慌亂地跳著,內心很是迷茫,此時的自己讓她都不認識,而因為晚上不能那什麼,居然委屈了一路,更讓顧覓清羞愧難當。

民族大義忘了嗎?

顧覓清咬著嘴唇,紅了眼眶,一方面是羞愧,一方面是不知所措。

這也難怪,對她這麼一個一向民族大義放得非常重的人,能來加入組織,加入這次項目,就已經抱了必死的決心。

「我知道,做我們這一行,乾的是驚天動地的事,成為的卻是默默無聞的人,我都知道,但是總要有人去做這些事,總要有人為這些拋頭顱撒熱血,我願意以我身軀,護我國,護我民,絕不退縮!」在加入組織的時候,她就宣誓過。

明明這些她都知道,為什麼剛剛一路委屈,一路幽怨呢?

顧覓清緊緊地咬著唇,手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任務,任務是最要緊的,我沒事了。」隨後,她轉過頭看著顏九成,說得斬釘截鐵,可說完這句話,心裡還是閃過一絲委屈。

這絲委屈,依舊在那裡。

這讓顧覓清難以接受,不應該這樣的,自己就這麼沒有原則嗎?沒有民族大義嗎?自己的理想呢,誓言呢?難道這些都沒有睡一覺重要嗎?

委屈什麼?難過什麼?!

顧覓清拚命地想想壓下那絲委屈,她能讓自己立刻前往執行任務,也能讓自己絕對不會在任務中出任何情緒上的錯誤,可……

無論她怎麼壓,那絲委屈都壓不下去。

「怎麼了?」顏九成感覺到了顧覓清的不對勁,她的臉越來越紅,咬著唇都快把唇咬破了,手抓得緊緊的,於是連忙伸出手握住她的肩膀,問道。

「不要碰我。」顧覓清卻一下掙脫了,往前走了一步,跟面壁似的,躲避著顏九成,不要碰我這三個字顫抖得厲害,一聽就是壓抑著哭聲。

「怎麼了?」顏九成臉色一下就變了,他從未見過這樣的顧覓清,慌亂,委屈,自責,彷彿一隻受傷的兔子一般,窩到了牆角,於是上前一步將她的身體掰了過來,可她卻低著頭。

「什麼事?怎麼了?」

顧覓清不說話,眼淚簌簌地往下掉。

「你要是哭哭啼啼,不說緣由,耽誤的可是任務的時間。」顏九成一說這話,顧覓清的眼淚瞬間就收住了,抬起頭來。

他知道,這個是必殺技。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晚上……晚上……我……我就委屈……」顧覓清扁了扁嘴,又湧出一股委屈感讓她愈發地羞愧,差點嗷嗚一口哭出來,可一看顏九成,硬生生把眼淚憋了回去,委屈巴巴的樣子。

「我是怎麼了,任務是最重要的,我怎麼……我怎麼……會想著晚上沒法那什麼,就委屈呢?」

憋不住了。

真憋不住了。

顧覓清嗷嗚一聲哭了起來。

……

顏九成目瞪口呆,半晌才反應過來,反應過來後,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傻啊,你只是第一次談戀愛,第一次感受愛情,這是愛情里必然會有的感受,失落,委屈,期待,都是人之常情,跟你的民族大義不矛盾的。」顏九成的聲音放得很輕柔,此時的顧覓清懊惱自責,又自我否定得不行。

「嗯?」顧覓清抬起頭看著顏九成,隨後眨了眨眼:「你說什麼?」

「哎,我就不該逗你。」顏九成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也不知怎的,這委屈巴巴的模樣,真惹人憐愛,跟平時高冷英氣的模樣截然不同。

煞是可愛。

「嗯?」顧覓清似乎有些懵了。

看來,業務能力一流的顧覓清,在感情方面還是小學生,得好好疏導疏導,而且得降低難度,一點點給她分析才行。

這第一次談戀愛的妞,麻煩是麻煩點,可有什麼辦法呢?一點點教吧。

「你是不是覺得晚上本來我們說好的……嗯,那什麼,突然改成了要執行任務,覺得很失落,很委屈?」顏九成問道。

顧覓清足足等了十秒鐘,才很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一臉羞愧難當。

「你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失落,會委屈,覺得自己把任務丟到腦後,很羞愧?對不對。」顏九成又問。

顧覓清吸了吸鼻子,又點點頭。

顏九成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感覺,怎麼有點大人教育小娃娃的感覺呢?這種感覺太詭異了,他不喜歡,於是走進顧覓清,伸出手將她拉到了懷裡,感受到胸口的柔軟,這才是顏九成要的感覺。

是男人對女人的溝通,而不是大人對小孩。

「你這種心理,很正常,因為這是愛情發生的時候會產生的很自然的心理。」

「都這樣嗎?」顧覓清問道。

「嗯,都這樣。」

「可我不是一般人啊。」顧覓清抬起頭:「我不是一般能正常談戀愛的女生,我身上有任務,我不能有這些想法,我教你們的時候,就說了這些,怎麼到了自己……」

她語速很快,噼里啪啦跟豆子一樣,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傾訴出來,顏九成沒有打斷她,讓她說著。

他明白,雖然顧覓清在任務方面是老手,可是在感情方面,就是一個孩子,得讓她把這些捋清楚才能更好地執行任務。

當然,對於顏九成來說,也不僅僅是為了執行任務,而是單純地不願意看她可憐兮兮的模樣。

「你的確不是一般人,你有任務在身,得把民族大義,把任務放在最前面,放在家人的生命,我的生命,包括你自己的生命的前面。」顏九成點了點頭。

「可是我剛剛都把任務遺忘了。」

「你沒有遺忘。」顏九成反問道:「如果剛剛在那發生了對戰,你還會沉浸在個人情感里嗎?」

顧覓清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我會立刻作戰。」

說出這句話後的顧覓清,心裡一下就輕鬆了,她鬆了口氣:「嗯,對,我沒有遺忘任務,我……我……可我為什麼會委屈呢?」

這傻妞,真是對愛情一無所知啊,顏九成心想。

「因為,你愛上我了。」顏九成笑了起來:「真正地愛上我了,並不僅僅是想著自己要在死之前成為成為女人,而是想成為我的女人,想把自己給我,這是人類的本能,也是愛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