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八十五章 嚴重錯誤

第兩百八十五章 嚴重錯誤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不得不說的是,顏九成犯了一個嚴重錯誤,他不應該就這麼完全把後背暴露出來,哪怕伸出手拉eidi,強大的下墜力的情況下,他也應該側著身子去拉。這自然違背本能的動作,一般人在這個時候很難側著救人,還顧及著後面。

可顏九成應該明白,自己不是一般人,要面對的也不是一般人,而是殺手。

這是他犯的第一個錯誤。

如果說第一個錯誤是可以避免的錯誤的話,那麼第二個錯誤就有些強求顏九成了:他在跑出去救人的瞬間,就應該掏出武器,以防後患。

當時情況緊急,瞬間發生的事情,單單衝過去拉住eidi就已經拼盡了全力,顏九成沒有這個能力瞬間掏武器。他不是顧覓清,沒有顧覓清那種隨手掏槍的本能,沒有她的槍氣,也沒有她在這方面的能力。

顏九成能快速成長也是靠了天賦,和前期非人的實戰訓練,說句不好聽的,他能活到現在,並發現瑞德這一波人,還讓他們這一波人和另外一波人打起來,已經超過了他對自己能力的想像了。

但,你要說他硬杠瑞德,別說要救eidi了,就算不要救eidi,就這麼面對面單挑瑞德,他贏的把握也很小。瑞德雖然在國際殺手界並不算鼎鼎大名,可也是有些名頭的,不是吃白飯的。多年的暗殺經驗不是白白來的,那可是一堆白骨堆出來的經驗。

就顏九成這樣的,一跑起來,瑞德就知道這人不是專業的。

一撅腚就知道你要放什麼屁。

可以說,瑞德相當輕鬆地舉起了手中的武器,他甚至連眉頭都沒鎖。要知道,在往日的任務中,每到危機緊要關頭,瑞德都會鎖著眉頭,甚至有時候眉頭中間的肌肉還會跳一下,就跟抽筋一樣。

可這一次,他眉頭都沒鎖,嘴角浮出微笑。雖然,瑞德原本以為eidi會引出其他人物,顏九成一行人之外的人物,有些可惜。而他交給eidi的那個紐扣也並不是想他跟eidi所說的那樣,只為了取顏九成的性命。

要取顏九成的性命有什麼難的?不值得需要花費他那麼多時間去脅迫一個女人。

那枚紐扣有兩種作用,第一,也是瑞德最需要的,這枚紐扣竊聽,且能收集到周圍環境下設備的指數,並直接傳輸到自己這邊黑客的電腦上。只要顏九成帶著這枚紐扣跟自己團隊的人匯合,瑞德就能掌握他們這一隊的武器大概數量。

這在戰場上,是很致命的信息,跟古代作戰的時候得到對方的地圖一個級別。

而第二個作用則是,長達兩個小時的毒藥釋放,能讓顏九成身邊的人都中毒並在約莫晚上的時候暈迷,第二天肌無力的情況。並不會死,卻失去了戰鬥力。

「可惜了。」瑞德心想。

可惜的不是顏九成或eidi的命,而是他這武器白安了,之前還花費那麼多時間脅迫eidi,可惜了自己的時間。

他按下了武器的開關。

按下的一瞬間,瑞德的臉瞬間變了。

他的手瞬間抖了下,不可控制地,並感覺到了一陣燙。發射的針頭瞬間偏離了方向,打到了牆壁上,而瑞德的右手則一下癱了下來,就跟一條麵條似的。

隨後,他的身體也如同麵條一般一下軟了下去,瞬間跪到了地上,只覺得呼吸變得十分急促,血液如同在體內沸騰一般,沒有疼痛的感覺,卻頭暈目眩。

這種感覺,很像血壓過高後導致的病態,中毒了。經驗豐富的瑞德做出了準確的判斷,只是為時已晚。誰?!誰在盯著我?!

瑞德萬分吃驚地看向了旁邊,看到了一個身影一閃而過。

紫色的衣服,紫色……

是服務員的衣服,是服務員嗎?不對,服務員不可能有這麼精準的槍法,能讓瑞德聽不到腳步聲並精準射擊,而且射擊後,深受敏捷的瑞德居然都沒有看到這個人的模樣,只看到了一閃而過的一截紫色衣服。

這個人絕對是專業的,跟這個傻逼顏記者絕對不是一個檔次的。

瑞德看了眼顏九成,見他終於把eidi給拉了上來,雖然前後也就十幾秒,可十幾秒對於一個殺手來說,簡直可以殺他十幾次了。

如果不是突然出現的這個神秘的紫衣人的話。

好在左手還能動,瑞德立刻按下了身上的求救按鈕,並盡最大努力地朝著窗戶邊爬去。

顏九成拉著eidi,eidi使勁掙扎。

「別動!」顏九成低聲怒吼了一句,隨後立刻聲音放柔:「他現在應該已經倒下了。」隨後,轉過頭看了一眼,果然,瑞德跪在了地上。

前後,也就幾秒的功夫。

聽到惡魔倒下的消息,eidi愣了愣,她難以置信地看著顏九成,顏九成堅定地點了點頭,滿眼的自信:「相信我,快!」

一用力,加上eidi不再掙扎,她配合著顏九成努力地用自己的腳往上瞪,很快就爬了上來,一爬上來,她第一時間看向了第二樓梯口。

只見瑞德在地上艱難地爬著,已經靠近了窗戶邊上,手伸到窗戶邊上做了個動作。

這個動作之後,立刻聽到了兩個人的尖叫聲刺耳而恐怖,隨後是落地的咚咚兩聲。有人墜樓了。這時,瑞德回過頭,惡狠狠地盯著eidi。

「你活不長。」瑞德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別說一個被脅迫的對象反水了,就算是殺手組織的人有異心,也難逃一死。

隨著兩人墜地的聲音,eidi的身體抖了抖,誰掉下去了?

「死到臨頭還這麼囂張。」顏九成從兜里掏出武器,跟瑞德的武器類似的那種,只要射中,瑞德在五分鐘內便會心肌梗塞而死。

哪怕是法醫都查不出毒。

瑞德緊緊地咬著牙,露出了極其兇殘的目光,這個目光看得eidi一陣心顫。

「不要怕,先結果了他。」顏九成輕輕地拍了拍eidi的後背,eidi緊緊地抓住顏九成另一隻胳膊,只聽得牙床咯咯咯地響。

噗……

一聲輕響。

瑞德只覺得咽喉處有些涼,有些痛,彷彿被蚊子咬了一口一般,隨後,他只覺得頭暈目眩的感覺愈發地重,臉部開始扭曲了起來。

eidi完全躲到了顏九成的身後。

「是……誰?」瑞德艱難地從嗓子里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他非常想知道到底是誰盯住了他,死也死個瞑目。而顏九成則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死不瞑目就死不瞑目吧,這種惡魔,應該不得好死,這麼死已經便宜他了。

瑞德暈了過去,藥劑發揮作用,沒有任何意外,他將在五分鐘內死亡。

顏九成犯了背對著敵人,並且沒有立刻掏出槍的知名錯誤,而瑞德也犯了一個極其知名的錯誤:

瑞德也犯了一個嚴重的,致命的錯誤:低估了顏九成。